|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24章卿本佳人

第024章卿本佳人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445

心裡有事,一夜沒睡塌實,第二天魏霸的精神便有些萎靡。程安見他這副模樣,也沒說什麼,請魏霸上車,一起去丞相大營。魏霸很謙虛,堅請程安先上。論職務,程安是主簿,他是白身;論年齡,程安比他父親魏延還要年長,在他看來,對程安尊敬一點也是應該的。

程安也沒有堅持,先上了車,等魏霸也上車之後,兩人一起向丞相的中軍大營趕去。

諸葛亮駐軍在陽平山下,背山面水,營壘分明,旌旗飄揚,自有一股堂堂正正,不可侵犯的氣勢。魏霸原本對諸葛亮就非常崇拜,看到這副情景,更是讚歎有加。他從老爹魏延那兒得知,諸葛亮可不像是三國演義上那樣從隆中一出山便做軍師,指揮作戰,談笑間,揮揮羽毛扇,百萬曹軍就灰飛煙滅。他其實一直在做後勤,很少親臨前線,當然也沒有什麼帶兵的經驗。他第一次以統帥的身份出現在世人面前就是前年的南中之戰,他以丞相之尊率兵南征,只用了半年時間就平定了南中的叛亂,可謂是一鳴驚人。

以一個剛剛領兵不過兩三年的書生,能把大營紮成這麼規整,不得不說,這人實在聰明得有些不像話。之前不久,魏霸跟著老爹魏延在這裡選址的時候,可是費了好大的精力,才勉強弄懂了那些複雜的講究。

馬車在大營前被攔了下來,軍中有令,像程安和魏霸這樣身份的人不能坐車,只能步行。於是魏霸把馬車停在營外,陪著程安步行入營。他一直落後程安半步,以示尊敬。程安也不謙虛,昂首挺胸的進了大營。

進了大營,來到了一個偏帳。程安停住了腳步,指著帳前排了很長的隊伍對魏霸說道:「你看,這些都是來向楊參軍請示的,十多萬大軍,每天消耗的糧草就非常可觀,涉及的帳目也是驚人。通常都要配備多人協同處理,可是楊參軍精於計算,一個人便能處理得妥妥噹噹。到時候你親眼一見,便知端的。」

魏霸看著不斷從帳里走出來的人,應了一聲。他離得還遠,聽不到大帳裡面說話的聲音,不過他注意到每過片刻,便有人捧著賬本從裡面走出來,神情或如釋重負,或沮喪嘆氣,卻沒有一個面露不服的,可以想像,這些人的賬目要麼是過了,要麼是被楊儀發現了問題,但這些問題卻讓他們心服口服,無語可說。

僅從這一點便可看出,這個楊儀的確有一套。這隊伍雖長,大概也用不了多久便能輪到他們進帳了。

魏霸一邊觀察著四周,一邊和程安一起隨著隊伍慢慢的向前挪。排在他們面前的人魚貫入帳,又魚貫而出,眼看著便要輪到他們入帳。魏霸招手讓敦武把賬簿送過來,又翻看了一遍,見賬面清晰無誤,這才鬆了口氣。

就在這裡,四五個錦衣少年騎著馬,從遠處賓士而來,直到大帳前才勒住馬韁,馬蹄踢起的泥屑飛濺到等候的人身上,激起一陣驚叫。那幾個少年也不在意,為首的一個唇紅齒白,相貌英俊,一身錦衣頗為合身,看起來自有別樣風流。他端坐在馬背上,一手支在馬鞍上,托著下巴,目光居高臨下的在人群中掃了一遍,沒有發現目標,不禁皺了皺眉頭。

見他這副表情,緊靠他左邊的一個濃眉大眼的錦衣少年輕催戰馬,上前半步,朗聲喝道:「哪位是鎮北將軍次子魏霸,請出來說話。」

魏霸暗自嘆氣。從這些人出現,他就覺得有種不祥的感覺,估計可能和自己有關,果不其然,這些紈絝子的目標正是自己。

退是沒法退的,且不說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就算是老爹那一關,他也過不去。他給程安使了個眼色,將賬簿送到程安的手中,輕聲說道:「只好有勞老先生了。」

程安點點頭:「少將軍小心些,能忍自安。」

「多謝老先生提醒,我會注意的。」魏霸躬身施禮,轉過身,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同時不忘給敦武遞個眼神。雖說是在丞相的大營里,這些小子不太可能動粗,可是萬一要動手,有敦武這樣的高手在身邊,總是能心安些。

敦武不動聲色的站了起來,跨出兩步,緊緊的跟在魏霸的身後。他一個字也沒說,但是殺人無數的鐵血味道卻無聲的瀰漫開來。馬上的錦衣少年還沒感覺出什麼,戰馬卻首先感應到了危險,不由自的向後退了兩步。

錦衣少年們的氣勢為之一滯,特別是那個為首的粉面少年,他原本是半伏在馬鞍上擺造型,戰馬突然向後一退,他措手不及,險些從馬背上滑下來,虧得旁邊一個壯實少年伸手拉了他一把,總算是沒有出洋相。可儘管如此,他還是惱羞成怒,原本白晳的臉龐一下子紅了起來。

「我就是魏霸,不知你是哪位,找我有什麼事?」魏霸站定,不卑不亢的看著那群少年。他知道,就算是丞相來了,老爹魏延不再是漢中的土霸王,可是在軍中,魏延的地位還是屈指可數,不管是誰,即使是諸葛丞相本人,也要多少給幾分面子。他只要不主動惹事,不把話柄落到別人手中即可,別人要主動惹事,他根本不用擔心。這些少年既然當著這麼多人來找他,想必不會是想打他悶棍。

那個錦衣少年瞅了他一眼,面露詫異之色。剛才他就看到了魏霸,不過魏霸衣著普通,只是一套布衣,又捧著一摞賬本,恭敬的站在一個老吏身邊,他根本沒想到會是魏延的兒子,只當是一個小吏,或者是老吏的子弟,陪著老吏來回差事的,是以看到了他,卻沒在意,即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