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19章細節決定成敗

第019章細節決定成敗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329

算盤並不複雜,就是做那些算珠費了點時間,沒到下半夜,第一個算盤就做好了。憨厚的木匠看著魏霸,緊張的搓著手:「少主,還能看嗎?」

魏霸看了他一眼,哈哈一笑:「豈止能看,你做得簡直是太漂亮了。如果再給你點時間,你是不是打算把整個框都雕上花?」

「嘿嘿,少主說得對,確實是時間不夠,要不是應該雕上花的。」木匠真夠老實的,居然沒聽出魏霸的意思,一本正經的問道:「少主,魏家是將門,按理說應該雕獅虎熊羆之類的猛獸以襯威武,可是這算盤應該賬房先生用得多,換個花花草草的是不是好一些?那些窮酸最喜歡這些了。」

魏霸險些沒有一口水噴出來,陳管事眼睛一瞪:「你聽誰說管賬的就是窮酸的?閉上你的臭嘴,滾!」

「唉。」木匠見得罪了陳管事,連屁都不敢放一個,轉身就要走。魏霸叫住了他,晃了晃算盤,問陳管事道:「陳管事,依你的眼光,你看有必要雕這些嗎?」

「當然要雕。」陳管事心情舒暢,雖然忙了一整天,還是精神亢奮。「這豎奴雖然說得難聽,卻也有些道理。雖是家常物件,終究還是案上一個擺件,能做得漂亮些,那當然是好的。」

魏霸沒有作聲。他本來覺得算盤就是個工具,結實耐用就行,花時間雕花實在沒什麼必要,不過陳管事這麼說,自有他的道理,自己也沒有必要一定要扭轉他們的看法。他看了一眼那個局促的木匠:「辛苦你了,稍息片刻,馬上夜餐就好了,去吃幾塊肉,喝一碗酒,好好的睡一覺。明天抓緊時間,做上十來個算盤出來備用,來得及不?」

聽說有肉吃,有酒喝,木匠的臉上終於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他連連點頭,險些將束髮的木釵甩下來。時間不長,有個胖乎乎的廚子來報,夜餐準備好了,隨時可以開飯。魏霸沖著陳管事點了點頭,陳管事站了起來,拍了拍手,大聲說道:「大伙兒停一停。」

看到那個廚子進來,正在忙碌的工匠們就知道要開飯了,手裡雖然沒停,耳朵卻豎了起來,就等著開飯的消息。今天霸少主主事,有酒有肉,可是難得的大餐,他們早就盼著了。一聽陳管事的話,所有人都放下了手裡的活計,眼巴巴的盯著陳管事。

「少主今天開恩,置辦了酒肉,給你們打牙祭。不過,我可把醜話說在前頭。少主優待你們,是他的恩德,你們卻不要得意忘形,忘了自己的正事。飯可以多吃一點,肉也大可多吃兩塊,可是酒卻要管住,誰要是喝醉了,耽誤下半夜的活計,不要怪老子翻臉不認人,把你們打得半個月起不了床。聽見了沒有?」

那些人聽了陳管事的話,自然想起了上午剛剛被魏霸打得半月起不了床的張大管事。夫人身邊的大管事都能被打成這樣,他們這些卑賤的工匠更是不在話下。有幾個本想趁機大喝一場、不醉不歸的工匠咽了咽口水,打消了這個念頭,七嘴八舌的答應著。

「去吧,一刻鐘。」陳管事威嚴的一揮手,眾人哄然而散,你推我攘的向廚房奔去。

魏霸看著一個個還沒有到廚房就已經饞涎欲滴的工匠,不知道說什麼才好。魏家對部曲、工匠都算是不錯的,從那三個新來的鐵匠的滿意就可以知道,可即使是他們,一年也難得吃幾次肉,對於後世吃肉吃得厭煩,總想來點素菜減減肥的他來說,這再一次讓他感受到了兩個世界的不同。

陳管事恭敬的說道:「少主,你累了一天了,也去吃點吧。喝點酒,便去睡,這裡有我盯著,絕對不會誤事的。」

「不用了。」魏霸擺擺手:「這件事雖然不複雜,但是干係卻很大。我不是信不過你,可是還得自己在一旁看著才能心安。現在就算我去睡,只怕也是睡不著的。」他笑了笑,又道:「你看我現在這個樣子,能睡得安嗎?」

陳管事也笑了起來,撥弄著剛剛送來的那個算盤,感慨的說道:「少主真是難得的大才,一轉眼就是一個主意。這個算盤用起來可比算籌方便多了,看起來很簡單,可是精妙之處,卻實在不少。」

魏霸沒有在意,他覺得算盤沒什麼好得意的,陳管事這麼說,無非是今天得了他的好處,這才想著法子來拍他的馬屁。人人都愛戴高帽,不過如果陳管事是個諂媚討好的人,那今天把他帶到張夫人那兒去可就有些冒失了。

「特別是這個珠子。」陳管事沒有覺察到魏霸心情的不快,依然沉浸在算盤的玩賞中。他點了點上欄那個表示五的黑珠:「以一代五,多了一道橫樑,卻減少了四個珠子,節省了成本不說,也讓數目一目了然,無須再去細數。嘖嘖,真是妙不可言啊。」

魏霸聽著陳管事自言自語的誇讚算盤,這才明白過來他以為很簡單的算盤其實並不簡單。正如陳管事所說,以上方的一個黑珠表示五,不僅是減少了四個珠子這麼簡單,而且讓每一柱上的數字更加清晰。不知是誰說過,人通常最多只能照顧到七,七以內,可以一眼看出來,超過七,就要去數。如果不用這個黑珠來表示五,那每柱上的就要用九個珠子,七八九三個數就很難一眼分清,有了這個黑珠,珠子的總數就不過超過五,又分成兩種顏色,相對就容易多了。

算籌里有以一代十,以一代百,但是沒有以一代五,而這個以一代五,卻蘊含著一個常人很難注意到的優點,他司空見慣,沒有注意到,可陳管事卻經常和算籌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