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16章辣手摧花(第一更,求票!)

第016章辣手摧花(第一更,求票!)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301

魏霸在書房呆了半個時辰,就趕到了作坊里。陳管事挑出來的那幾個石匠手藝的確不錯,只用了兩個時辰就雕好了兩塊石版,已經開始試印表格,就連魏霸開始沒有估計到的一些困難,也被他們用很巧妙的方法解決了。

看著剛剛印出來的表格,魏霸非常滿意。

「陳管事,你看如何?」

「好。」陳管事眉開眼笑,額頭上的皺紋都淡了不少。「沒想到還能這麼做,以後我們魏家又多了一個生財之道啊。」

「生財之道?」魏霸一時沒反應過來。

「少主,你想啊,這石版可以印表格,也就可以印其他的東西,比如過年的時候可以印桃符,平時還可以印一些書,以這樣的速度,還有哪家書肆能競爭得過我們?嘿嘿,我們不僅可以獨霸漢中的市場,還可以把書肆開到成都去。少主,這個辦法可不能告訴別人,別人也學了去,我們就沒錢賺啦。」

魏霸嚇了一跳,這陳管事看起來相貌平常,可是腦子轉得很快嘛,一下子就發現了這石版印刷術潛藏的商機,還有專利保護意識,連保密的事都想到了。

「嗯,你說得有理。不過石版畢竟太脆,我還要改進一下,等改成木版的,到時候就更經久耐用了,也能輕便許多。」魏霸看著那些動作越來越熟練的印刷工,「陳管事,你看到明天晚上,能印出多少?」

陳管事捻著稀疏的鼠須,沉吟了片刻:「他們都是第一次做,熟練程度還不太夠,經常有紙被他們擦破的,就算是那幾塊石版全部雕出來,一起開工,到明天晚上,大概也只能出來一萬四五千張。」

魏霸皺起了眉:「那可怎麼辦?」

「無妨。」陳管事胸有成竹:「少主儘管放心,你沒說明天到晚就交貨,而是後天早上,再加一夜,我想兩萬頁是綽綽有餘的。如果少主覺得不保險,我可以讓他們再多雕幾塊石版,反正人手多的是,肯定能保證如期交貨。」

魏霸放了心,伸手拍拍陳管事的肩膀:「這件事如果能做成了,你是大功,到時候我會向父親和夫人為你們請功的。」

陳管事笑得越發開心:「多謝少主,多謝少主。」

見印刷的事進展順利,魏霸離開了印坊,又去了鐵作。跟來的那三個鐵匠師傅指揮著一群魏家的鐵匠,正在按沔陽鐵作中摸索出的經驗改造工具和煉爐,他們雖然忙得滿頭是汗,可是從發亮的眼睛和洪亮的聲音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對魏家的條件非常滿意。這倒也是實情,這些部曲雖說和家奴沒什麼太大的區別,畢竟沾親帶故的,而且大部分人都有子弟在軍中作戰,魏延還要靠他們立功,對他們當然要比官府對官奴婢要好一些。

見魏家配套設施齊全,魏霸非常高興,有了這些人的配合,以後有什麼新想法,安排人試製也方便多了。他叫過鐵作的管事,吩咐道:「大家加把勁,跟著老師傅好好學,多準備些鐵,先打造一些鐵臿出來……」

「先打鐵臿,那武器豈不是要拖延了?」環兒提著裙角,小心的避開地上的積水和鐵渣,踮著腳尖走了過來,見魏霸看著他,臉一紅,連忙放下裙角,雙手掩在小腹前,正色道:「大戰在即,武器當然是最重要的,鐵臿之類的農具應該緩緩才是正理,不知道霸少主以為如何?」

魏霸惋惜的嘆了口氣,這個環兒人長得不賴,也夠聰明,可是一天到晚綳著臉,實在看得令人生厭。他淡淡一笑:「話是如此,可是具體安排上卻還有文章可做。眼下正在春耕,新農具打造出來,立刻就能發揮作用,武器卻不急在一時。雖說是大戰在即,但三五個月之內根本打不起來,就算有些零星的戰事,家裡想必也有儲備的武器可用,又何必急著打造新的。」

環兒眼珠一轉,正待再說,魏霸一直盯著她,見她嘴一張,立刻又道:「更何況我們剛剛找到了更好的辦法,如果按新的辦法來打造武器,武器將更加鋒利,性能會有進一步的提升。到時候用更好的武器,豈不是更好?」

環兒硬生生的被魏霸打斷了話,情緒有些挫折感。本想等魏霸說完再反駁他,可是一聽魏霸說他可以打造出更好的武器,她連忙又把想好的話咽了回去。魏家以武立家,上等武器的意義有多重要,她也一清二楚,如果在這件事上干擾魏霸的安排,只怕不僅家主魏延會發火,就連夫人都會不高興。

她怔怔的看了魏霸半晌,越看越覺得眼前的這個魏霸和她印象中的魏霸不像一個人。以前的魏霸軟弱,看到她時連話都說不周全,隨著年歲見長,眼神中多了幾分貪婪,可是卻礙於夫人的威勢,從來不敢在她面前表露出來。現在的魏霸不僅敢於平靜的看著她,眼神中也少了那分怯懦的貪婪,更多的卻是一種帶有……惋惜的意味。這個感覺讓環兒非常不舒服,更何況剛剛還被他把話堵在了嘴裡。

環兒想反駁他,卻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張了幾次嘴,最後還是放棄了。就在她絞盡腦汁的想辦法要佔點上風,挽回一點面子的時候,魏霸沖著已經準備妥當的老鐵匠使了個眼色。老鐵匠不虞有他,從炭火中抽出燒得通紅的鐵條,高高的舉起鐵錘,猛的咂了下去。

「當」的一聲巨響,鐵匠們渾不在意,環兒卻很少到鐵作來,被嚇得花容失色,像安了彈簧似的一躍而起,向後連退兩步,一腳踩在地上的積水中,錦衣的衣角頓時沾上了暗褐色的鐵水。她瞪圓了眼睛,怒視著手足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