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15章魏家武卒

第015章魏家武卒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617

士卒們開始繞著演武場急行軍的時候,魏霸也開始了每天的晨練。不過他很快就後悔了。他空著手跑了三圈就開始大喘氣,七八圈就開始腳步沉重,拼了老命,總算跑完了十二圈,已經累得像條死狗了。而那些全副武裝,還扛著一大袋子米的士卒卻還是步履輕鬆,眼神堅定,甚至……跑得比開始還快一些。

魏霸大受打擊,很沒形象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魏武一溜小跑的跑了過來,雙手遞過來一大碗水:「阿兄,快喝了,阿母特地給你準備的,冷熱剛剛好。」

魏霸接過漆碗,水溫不冷不熱,果然剛剛好。他扭頭看看遠處拉著蘭兒小丫頭的阿母,舉了舉手中的碗,咕咚咕咚喝得精光,將碗還給魏武,氣喘吁吁的說道:「阿武,扶我到一邊去,跟這些屬驢的一比,我太丟人了。」

魏武笑了,一手拿著碗,一手扶起魏霸:「你怎麼能跟他們比,他們從小就這麼練,你才練了幾天。能跑這麼遠,已經算是不容易啦。」

「你這是誇我還是損我?」魏霸佯怒,半靠在魏武的肩上,走到場邊的小屋裡坐下。鄧氏和小丫頭蘭兒走了過來,看著汗流浹背的魏霸,又是心疼又是欣慰,卻不怎麼說話,見魏霸除了氣息粗一些之外,沒有什麼問題,這才放心的走了。

「阿武,你以後也要這麼練?」魏霸看著演武場上還在奔跑的士卒,有些心虛的問道。

「當然,大兄就是這麼練出來的,如果你不是體弱多病,也要這麼練。我以後當然也會一樣。就算是阿爹,閑暇有空的時候,也要每天鍛煉的。」魏武理所當然的說道:「為將的平時不苦練身體武技,到了戰場上哪裡還有立功的機會。」

「可是……也沒必要這麼大的負重吧?」

「這個負重大嗎?」魏武很詫異,眨眨眼睛道:「我們都習慣了,大家都是這麼練的。」他想了想,又道:「我記得阿爹說過,這好像是一個很古老的練兵方法,是名將吳起傳下來的。」

「吳起?」魏霸一聽這個名字,沒有再吭聲。吳起是戰國時代最傑出的名將之一,在後世兵家的眼中和孫子齊名,不過名聲不太好,下場也不好,到了以道德取人的後世,吳起就慢慢的湮沒了。現在離戰國時代還不算太遠,有他的兵書傳下來也是有可能的。一想到有可能看到已經失傳的吳起兵法,魏霸有些見獵心喜。「這兵法在哪兒,能看到嗎?」

「在阿爹的書房,你要想看,當然可以。」

「那好,趁著現在還有點空閑,我們去看看。」魏霸來了精神,站起身來,扯了扯魏武。魏武卻皺了皺眉:「現在就去啊?能不能等一會兒?」

「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一提到書就渾身腦仁疼。」魏霸洞若觀火,知道魏武練武不怕苦,可是看到書就兩眼發獃,甚至是深惡痛絕。他用力拽起魏武:「我可告訴你,要想成為名將,光有一身好武藝是不夠的,那充其量也只是個斗將。你不是敬佩關侯嗎?關侯還要讀春秋呢,你怎麼不讀書?」

魏武無奈,苦著臉被魏霸拉著走,一邊走一邊嘀嘀咕咕的埋怨道:「以前你不也是不肯去,現在倒好,反倒說上我了。」

兄弟倆一邊鬥嘴,一邊進了內院,來到後院的書房。書房並不大,裡面也不像魏霸以為的那樣擺滿了書,除了一張帛制的地圖掛在牆上外,只在角落裡有一張書架,上面擺了幾堆簡牘和帛書。南窗下擺了一張黑紋紅地的漆案,案上整整齊齊的擺著筆墨文具。在北牆角還有一張行軍榻,應該是平時看書累了時小憩用的。

魏武一進門,不等魏霸說話,就衝到小榻上躺下,用手臂遮住眼睛,唉聲怨氣。「昨天沒睡好,我有點困,先補個覺,你想看書就看吧,全在架子上。」

魏霸也沒心情理他,先打開窗透透氣,然後走到書架上,仔細的翻檢著。架上看起來一大堆,其實沒幾部書,除了一部《春秋》,一部《論語》,就是各種兵書。魏霸很快找到了掛有《吳子兵法》骨簽的那捲竹簡,小心的抽了出來,打開包裝用的青囊,取出裡面的竹簡。

竹簡很光滑,看來魏延平時沒少翻看,上面密密麻麻的寫著蠅頭小字,天頭地腳還有硃色的小字,正是魏延那長槍大戟般的筆跡,應該是他寫的心得。

魏霸找到了魏武卒的那一段,細細看了一眼,不禁嘆為觀止。原來古代真有這麼強悍的戰士啊,怪不得這個吳起能夠稱雄天下,僅看他的戰績就知道了,大戰七十六,全勝六十四,居然是一戰未敗。更離譜的是,他的對手中還有後來統一天下的秦軍。連秦軍都被他打得沒脾氣,這廝實在是太強悍了,怪不得魏延會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要按魏武卒的標準來訓練魏家部曲。

如果真如敦武所說,魏家三千部曲都有這樣的實力,那將是一支令人生畏的力量,橫掃天下也許不夠,但是在地狹兵寡的蜀國,這絕對是一個讓任何人都無法漠視的存在。要知道吳起倚仗的不過是五萬魏武卒而已。

可是,吳起有五萬魏武卒,從無一敗,最後依然死得凄慘,而魏國最後也被秦國所滅。魏家就算有三千武卒又怎麼樣,能橫掃天下嗎?肯定不能。因為歷史上魏延很快就死了,與吳起一樣,沒有死在戰場上,而是死在自己人的刀下。

魏霸輕輕的掩上了竹簡,輕嘆一聲,心頭沉甸甸的。他現在有些相信三國演義的說法了,諸葛亮有這樣的自信控制住魏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