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14章霸氣的亮相

第014章霸氣的亮相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327

魏家的作坊不小,種類也齊全,說是閉門為市也不誇張,一個兩三千戶、萬餘人的莊園,可不就是個自給自足的小社會。僅是作坊里的工人就有三四百號人,不少人正在幹活,突然被叫到廣場上來,看到平時作威作福的張管事抱著一隻手,疼得面色慘白,瑟瑟發抖。夫人身邊的貼身侍女環兒冷著臉站在一旁,而平時走路都低著頭的魏霸卻反握著一根施刑用的木杖,悠然自得的邁著步,大家都有些茫然,覺得眼前的場景非常詭異。

見人來得差不多了,魏霸這才停住了腳步,清了清嗓子,朗聲道:「我奉父親之命,連夜從沔陽趕回南鄭,要處理一件要緊事。這件事干係重大,關係到我魏家的前途,也對諸位將來的生活有很大的影響。張管事知事不明,耽誤了我的時間,夫人震怒,要施以懲戒。請諸位來參觀,便是要借張管事的事警戒諸位,請諸位用心做事,儘力配合我,不要耽誤大事。」

眾人恍然大悟,原來這是夫人的意思,那便也說得過去了。張管事是夫人的陪嫁家奴,這個莊園里,只有家主魏延和夫人張氏才能處罰他,僅憑魏霸一個庶子肯定是不夠格的。由魏霸來行刑,應該也是夫人的意思,魏霸一向軟弱,由他來執刑,他肯定不敢下重手,正如魏霸所說,象徵的意義大於實際意義,張管事也就是丟一些面子罷了。

「諸位聽明白了?」

「聽明白了。」工匠們稀稀拉拉的應道,他們對這個殺雞儆猴式的表演沒什麼興趣。誰都知道,張管事這隻雞不會有事,他們這些猴才是真正要提醒的對象。

「聽明白了就好,接下來,就請諸位看明白了。」魏霸對張管事笑了笑:「請張管事亮出尊臀吧。」

張管事又羞又惱,可是錦衣少女寒著臉站在一旁不吭聲,他也不敢違抗,只得老老實實的解下褲帶,褪下褲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他的手指疼得利害,一動就鑽心的痛,好容易解下了褲子,他的額頭已經又冒出了一層細汗。

等張管事在席上趴好。魏霸這才慢騰騰的走過去,晃了晃手裡的木杖,呲牙一笑:「張管事,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你來吧。」張管事咬牙切齒的應道,後面一句話很低,可是魏霸卻聽得清楚。「你等著,今天的一切,我會如數還給你的。」

魏霸嘴一撇,不屑一顧。你就是個家奴,沒有張氏的命令,你又能拿我怎麼樣?他二話不說,高高的舉起木杖,照準張管事的大白屁股就掄了下去。

「啪」的一聲脆響,似乎響在每一個人的耳邊,隨之而來的便是張管事殺豬般的嚎叫。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愣住了,瞪大眼睛看著魏霸和猛地跳起來,捂著屁肥,像個螞蚱似的亂蹦的張管事。腦海里不約而同的掠過一個想法:裝得真像啊。

張管事卻一點這樣的感覺也沒有,他覺得自己的屁股火辣辣的,幾乎要失去知覺了。魏霸這哪裡是施刑,這是往死里打啊。他怒視著魏霸,還沒等他說話,魏霸臉一沉:「還敢抗刑,來人,給我摁住他。」

「喏。」一旁的敦武和另一個侍衛應聲沖了上去,不由分說,將張管事摁在地上,一個摁住他的肩,一個摁住了他的兩條腿,他們都是精通擒拿之術的高手,對付張管事那簡直和抓雞沒什麼區別。不管張管事如何掙扎,再也難動分毫。

魏霸贊了一聲,上前搶起木杖繼續施刑,他打得並不快,可是卻非常用心,每一杖都打得實實在在。張管事開始還能掙扎著吼兩嗓子,十杖過後,他的嗓子便嗓了,叫聲也弱了。

「……十八!十九!二十!」魏霸停住了手,將木杖交到魏武的手裡,氣喘吁吁的抬起袖子擦額頭的汗。這打人也是個力量活啊。虧得這些天鍛煉有些成果,要不然沒等打完二十杖,自己先脫力了,那多沒意思啊。

他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張管事,聳聳肩,轉身去錦衣少女環兒說道:「施刑完畢,你把夫人的指示對他們說一遍吧。我時間緊張,不能再耽誤了。」

錦衣少女用冰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移步上前,脆聲道:「夫人有令,凡是霸少主需要的人手,都必須放下手中的事宜,一切聽他指揮,凡是霸少主需要的東西,一切優先供應。有違反者,張管事便是前鑒。大家聽明白了沒有?」

眾人看著張管事那已經染滿了血的尊臀,噤若寒蟬,哪裡還敢有反抗的勇氣,聽了錦衣少女這句話立刻答應,聲音大得嚇人,好像聲音不大,下一個挨打的就是他們似的。

錦衣少女轉頭看著魏霸:「霸少主,你現在滿意了?」

「滿意。」魏霸微微一笑。

「那好,希望你能如期完成家主交待的任務,否則,家主怪罪下來,可沒有人能替你遮掩。」錦衣少女說完,伸出纖纖玉指,在人群中指了兩下:「你們把張管事抬到藥房去。」

兩個漢子連忙出列,取來一個擔架,小心的抬起不知死活的張管事,匆匆的走了。錦衣少女隨即去向夫人彙報,只留下魏霸等人。

魏霸也無所謂,他對陳管事說道:「現在你可以去選人了,選手藝最好的。選好之後,帶來見我。」

陳管事剛剛見識了魏霸的手段,還沒回過神來,聽了魏霸的吩咐,這才想起自己的任務,連忙上前叫了幾個人的名字,這才揮揮手:「其他人都散了吧。」

眾人唯唯諾諾的應了,紛紛散去,誰也不敢回頭再看一眼。雖然他們都以為這是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