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12章好大一個家

第012章好大一個家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482

敦武眨了眨眼睛:「是啊,有什麼問題嗎,還是少將軍以為屬下是隨口亂說?」

「廢話!你覺得呢?」如果不是相信敦武不會信口開河,魏霸一腳就想把敦武踹河裡去。就算你們個個是重慶棒棒軍的精英,那也不可能每個人都背著九十公斤重的東西每天走三四十公里吧。

魏霸嗤之以鼻,可是轉念一想,又覺得自己有些冒失。等等,別是度量衡的問題吧,好像漢代的斤沒有五百克來著?

「敦武,你說的這壺水有多重?」魏霸提起旁邊的一隻銅水壺問道。

敦武接過去試了試:「估計在四斤上下。」

魏霸一下子明白了,以他的感覺,這隻水壺並不大,最多一公斤,也就是說兩斤左右,敦武說是四斤,那一漢斤應該只有二百五十克,半市斤。可是即使這樣,那也不可小覷啊。每個人背著近四五十公斤的東西還能每天趕幾十公里的山路?至少在魏霸看來,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我還是覺得你們做不到。」魏霸連連搖頭。

敦武笑了笑:「能不能做到,多說無益。明天到了莊裡,少將軍隨便選十個人,讓他們給少將軍演示一下,你就相信了。」

魏霸連連點頭:「要得,要得。」不親眼看看,他的確不能相信敦武說的情況。

一夜無話,魏霸在槳櫓聲中睡去,第二天陽光照進船艙的時候,船已經停在南鄭魏家莊園的門口。魏武已經起床了,剛在船頭練完了刀,精神抖擻,額頭上一層細密的汗珠,稚嫩的小臉紅撲撲的,熱氣騰騰。

「阿兄,起來了?」

「這麼早?」魏霸睜著惺忪的睡眼,看了看波光粼粼的江面,伸了個懶腰。今天的功課好像要耽誤了。這個念頭剛一冒出來,魏霸忽然警覺,這是在給自己找借口,如果這個口子一開,好容易才堅持了半個月的好習慣只怕又要付之東流。他隨即決定,無論如何,不管有多重要的事,今天的任務也先要完成。

「敦武,莊裡有可以鍛煉身體的地方嗎?」

敦武恭敬的答道:「有演武場,少將軍需要什麼器械都有。」

魏霸有些不好意思,還器械呢,我能堅持跑步已經不簡單了。他沒有多說什麼,在敦武的帶領下上了岸,直奔魏家莊園。

魏家莊園不小,佔地足有近百畝,外面還有一道一人高的圍牆,外面還有一條河,簡直就是一座城。不過話又說回來,能容納三四千戶人家的地方不就是一座城嗎。

進了庄門,魏霸看到了一條寬約五步,長約百步的大道,直通往一座氣勢與眾不同的封閉小院,越過小院的院牆,可以看到一座兩層小樓的檐角。他意識到了,這可能就是魏家的內宅,而旁邊那一間間草屋則是附從部曲的家。他不禁輕輕的吁了一口氣,這就是我的家了,這裡有我的親人,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值得珍惜的寶。

「怎麼了,阿兄?我們先回家看看阿母,她這兩天一定急壞了。」魏武有些急不可耐的拉著魏霸向前走去。他們還沒有走到小院門口,裡面就傳出一陣嘰嘰喳喳的叫嚷聲,緊接著,幾十個大不過七八歲,小不過三四歲的孩子從裡面涌了出來,他們七嘴八舌的叫道,有的奔過來拉著魏武的手,有的繞著魏霸又笑又跳,更多的則恭敬的站在一旁,一副小大人似的拱手行禮。

「拜見少將軍。」

魏霸愣了一下就明白過來了,這些都是魏家部曲的子弟,看他們一身長衫,應該是在院里讀書,也許學不到什麼高深的學問,但知文斷字應該是沒問題的。看來老爹魏延不僅對部下好,對附從他的部曲家人也不錯。話又說回來了,如果不是對部曲的家人這麼好,部曲又怎麼可能那麼忠心。

魏霸不敢多說話,簡單的打了招呼,進了小院,直上正堂。時間不長,一個中年陳姓管事來到堂上。魏霸開門見山的把要求說了一遍,那陳管事話也不說,點頭應了,便轉身去準備。魏霸轉身跟著已經有些不耐煩的魏武進了後堂,兩個五六歲的小孩子飛快的進了門,脆生生的叫道:「鄧家阿姨,鄧家阿姨,阿霸和阿武兄長回來啦。」

「知道了,知道了。」隨著屋裡的一聲答應,一個四十多歲的婦人快步走了出來,一看到魏霸,臉上的笑容一僵,愣在門口,直勾勾的看著魏霸。魏霸不明所以,也愣在那裡。那婦人看了他半晌,這才怯生生的問道:「霸兒,是……你嗎?」

沒等魏霸回答,魏武迎了上去,拉著婦人的手臂搖了搖,大笑道:「阿母,你這是怎麼了,看到自己的兒子都不認識了?也難怪,我可告訴你啊,兄長這幾天變化可大了,天天起來跑步,鍛煉身體,比以前強壯了不少,再也不是以前能被風吹跑的樣子了,你認不來也是正常。」

魏霸這才明白,這是自己的生母鄧氏。之前他就轉彎抹角的打聽到,老爹魏延不僅打仗有一套,生娃更有一套,他娶了一個正妻,納了四房妾,總共生了十一個兒子,九個女兒,未成年夭折的有五個兒子,兩個女兒。魏風是正妻所生,他和魏武就是眼前的這個婦人所生,他原本還有一個小妹妹,不過剛出生沒多久就死了。

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生母」,魏霸有些不自然,上前行禮:「阿母,我回來了。」好在鄧氏喜悅於他的改變,倒也沒有注意到他的拘謹,一邊抹著淚,一邊將他拉到堂上。「唉呀,霸兒,你可讓阿母擔心壞了,聽說你在沔陽病了,阿母這心就一直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