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11章非常不靠譜

第011章非常不靠譜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471

魏霸一驚,剛要習慣性的起身還禮,突然又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身份不同,不需要起來還禮,剛抬起的屁股又坐了回來。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敦武是魏家部曲中年輕一代的佼佼者,武技精湛,特別是精通偵察刺殺。從孩童起,就接受各種訓練,不到二十歲,已經是斥候中的精英,曾經多次執行任務都圓滿完成。安排他來負責保護魏霸,大概是魏霸有生以來得到的最好的一個禮物。

「警戒已經安排好了。」敦武低著頭,看著魏霸的腳尖,輕聲提醒道:「不過,為了安全計,還是請少將軍到船艙中去吧。」

魏霸雖然留戀月色,可為了小命著想,他還是答應了。他站起身,敦武剛要去抱已經睡熟的魏武,魏霸搖搖手:「我自己來吧,你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

「喏。」敦武也不堅持,退後一步,魏霸彎腰抱起魏武,小心翼翼的進了艙,把魏武放到榻上,蓋上了薄被。這才轉身坐定,對敦武招了招手:「你也進來坐。」

敦武進了艙,規規矩矩的坐在魏霸側前方,雙手撫膝,腰桿挺得筆直,頭卻微微的低著,神態恭敬而謙卑。

「聽說你多次出過任務?都去過哪些地方?」

敦武詫異的看了魏霸一眼。

魏霸有些意外,又笑道:「如果是軍事秘密,你不說也沒關係。」

敦武連忙搖頭道:「將軍既然讓我來保護少將軍,我就沒什麼不能對少將軍說的。我只是……有些意外,少將軍對軍旅中的事也感興趣?」

魏霸掩飾的笑了笑,看來原來的魏霸對軍旅是反感到了極點,連部曲都知道這一點。「長夜漫漫,閑來無事,聽著消消遣,長長見識也好。」

敦武沒有再問什麼,開口便道:「去的最多的地方,一是東三郡,二是關中。」

「東三郡?到那裡幹什麼?」

「打探孟達的動靜,以防他有西進的動作。」

魏霸前幾天聽魏延講述漢中的地理時,就聽說過東三郡和孟達的名字,只是當時魏延主要是在說地理,對孟達的情況沒有作太多的介紹,他自己心裡有鬼,又不敢多問,生怕露出破綻。現在問敦武就沒這些心理壓力了,當下直接問道:「孟達的實力很強嗎?」

敦武沉默了片刻:「比魏家強,他有部曲四五千家,都是當年的東州兵,這十幾年一直在征戰,實力不可小覷。不過他最近形勢不好,又有申家兄弟牽制,西進的可能性並不大。」

「形勢怎麼不好?」

「他是個降將,以前之所以過得舒心,一是因為魏帝曹丕欣賞他,二是因為魏國的征南大將軍夏侯尚和他相從過密,所以他在東三郡就是個土霸王。將軍雖然一直想收復東三郡,朝廷卻一直不允,就是忌憚孟達的實力強勁。不過好景不長,前年夏侯尚死了,去年曹丕又死了,他沒有靠山,又和新任的撫軍大將軍司馬懿不太親近,哪裡能有好日子過。」

魏霸聽敦武講解東三郡和孟達的情況,心裡卻開了鍋。司馬懿在宛城?不錯,他雖然是撫軍大將軍,可是他還沒有提得上嘴的戰績,所以敦武提起司馬懿時有些不以為然,可是他卻知道司馬懿的狠辣,多智近乎妖的諸葛卧龍最後就是被這位司馬冢虎給拖死的,別看三國演義上把諸葛亮說得神乎其神,司馬懿連連中計,狼狽不堪,可是最後諸葛亮累死在五丈原,司馬懿卻奠定了晉朝代魏的根基,兩人的能力即可見一斑。

這是一個不容小視的對手。

他在宛城?魏霸開始懷疑起老爹三策中的上策究竟有多少可行性了。如果司馬懿在宛城,他可是隨時可以由武關道入長安的。更重要的是,幾乎所有人都沒有把司馬懿當成對手,老爹講他的三個對策時,提到了孟達,提到了夏侯懋,提到了張郃,偏偏沒有提到司馬懿,似乎在他的眼中司馬懿根本毋須考慮。

怎麼是毋須考慮呢?不管司馬懿在後世人眼中的印象如何壞,他的才能卻是毋庸置疑的,要不然也不會把諸葛亮活活累死。

難道諸葛亮之所以要先取隴西,就是為了避開他生命中的這個宿敵?

敦武見魏霸眉頭緊鎖,似乎在考慮什麼重大的事情,很自然的閉上了嘴巴,靜靜的等待著。

過了很久,魏霸才發現自己的出神,他尷尬的笑笑:「那長安的情況又如何?夏侯懋這人怎麼樣?」

敦武笑了一聲:「夏侯懋這個人很有趣。他最喜歡的事情只有兩件,一是養生,他招攬了許多道人方士,在府中煉丹,想要長生不老。因為煉丹要花很多錢,所以他還喜歡另外一件事:賺錢。他利用安西將軍的身份做生意,關中的人哪能不給他讓道,所以他賺了好多錢,也煉了很多丹,只是可惜,他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登仙,反倒讓他的公主夫人非常生氣。」

魏霸有些不解。敦武見了,連忙收起笑容解釋道:「夏侯尚的夫人是曹丕的姊姊,清河公主。」

「哦。」魏霸恍然大悟,他知道有這麼一個清河公主,是曹昂的同胞姊妹,不過他卻不知道清河公主嫁給了夏侯懋,而且也在長安。看來夏侯懋還真是得寵,連老婆都可以帶到任上。

「你去長安,通常走哪條路?」

敦武咬了咬嘴唇,遲疑了片刻:「以前最常走的是褒斜谷,現在最常走的是子午谷。」

魏霸心中一動,看來老爹籌劃著由子午谷奔襲長安不是一天兩天了。只是可惜,這終究只是一場夢,諸葛丞相屆時會潑他一頭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