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09章記賬法與印刷術

第009章記賬法與印刷術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390

魏延帶著三個兒子離開郡治南鄭,來到沔陽,不僅僅是為了巡視各縣,最重要的任務還是為即將到來的諸葛丞相率領的大軍準備宿營地。諸葛丞相這次要帶十餘萬大軍進駐漢中,大舉北伐,沒有一個足夠大的地方紮營是不行的。沔陽位於沔水北岸,陽平山東麓,漢中平原的最西邊,向北可以直通陳倉故道,進入關中,或者向西進入隴右,向南就是直通成都的金牛道,可謂是漢中西部的要害所在,在這裡紮營實在是最合適不過。

跟著老爹白天走行於山間平原,查看地形,聽老爹講解各種地形地勢,如何安排警戒、紮營,晚上再看著地圖溫習白天學到的那些知識點,惡補軍事基礎,魏霸接下來的日子過得緊張而充實。關於毛筆字和公文的相關擔心也在不知不覺中煙消雲散。老爹魏延和大哥魏風也不是什麼有學問的人,一手臭字除了熟練一些之外,比他好不了多少,公文更是寫得簡單直白,毫無文采可言。在對比從成都發來的公文後,連魏霸自己都覺得有些自慚形穢。看看人家寫的公文,那才叫文言文嘛,魏家父子被人看作粗鄙無文的武夫,也不算冤枉了他們。

魏霸不敢對老爹指手劃腳,但是他可以提建議。在一次飯後父子幾個閑談時,魏霸委婉的提出要求。

「阿爹,我想要點錢。」

「要錢幹什麼?」魏延一手舉著酒杯,一手翻看著賬簿,劍眉微皺,看起來心情不太好。聽到魏霸的話,他也沒回頭,只是順口問了一句。

「我想買些書來看。」

「書?什麼書?」

「《孫子兵法》,還有《孝經》《春秋》什麼的,如果有餘,再買點《詩》之類的。」

「《孫子兵法》《孝經》南鄭就有,回去之後我就拿給你。」魏延哼了一聲,重重的將賬簿合上,順手扔到地上,厲聲喝道:「這都記得什麼亂七八糟的帳,拿過去,讓他們重新謄寫清楚再送來。」

魏風連忙上前拾起賬簿,面露苦笑。魏延扭過頭,看著魏霸:「《春秋》讀了可以知古今,有時間讀讀也不錯,《詩經》有什麼用,買來作甚?」

「讀《詩》可以增長見識,還能增加文采。夫子不是說嘛,言而無文,行而不遠。」

「狗屁!」魏延咄了一口:「寫文章就是為了說事,光是寫得漂亮有什麼用?就像這些賬簿,記清楚有哪些物事,還有多少庫存,才是正理,如果不能,便是狗屁,縱使說出花來兒,又有什麼用?」

魏霸沉默。他知道老爹這是借題發揮,表示對楊儀的不屑。楊家是襄陽大族,寫文章當然是沒話說。從成都丞相府發來的公文中,有不少就是楊儀執筆的。楊儀大概是故意要羞辱魏家父子,經常在裡面夾一些很偏僻的典故,搞得老爹很火大。

「特別是我們為將的,能打勝仗才是立身之本,文章寫得再好有什麼用?你老子我還能讀寫公文,像有些人連字都不認識,還不一樣帶兵?」

魏霸低下了頭,不敢再看老爹魏延,他知道自己今天算是說錯話了。前兩天看公文時,他看到了牂牁太守馬忠立功的邸報,便問了一些馬忠的情況,這才知道馬忠識字有限,算是半文盲,而另一位眼下還沒有成大名的禆將軍王平則根本就是個文盲,所謂斗大的字識不到一籮筐。言下之意,魏家父子能自如的讀寫公文,已經算得上有學問了。

比我差的,當然是不行,可是比我好的,也未必有用。這就是魏延此刻的心理。

魏風用胳膊肘捅了捅魏霸,示意他不要再說了。「最近用度緊張,買書又不急在一時,以後再說吧。」

魏霸會意的點點頭,看了一眼魏風手中的賬簿:「這是什麼?」

魏風苦笑一聲:「沔陽令剛剛送來的帳,記得繁複混雜,一時很難查清,著實讓人頭疼。」他瞥了一眼一臉怒容的老爹魏延,低聲道:「丞相很快就要來了,楊儀肯定要來查帳,如果不能及時把賬目搞清楚,屆時免不了要被他折辱。」

魏霸眼角一顫,接過賬簿,翻開看了幾頁,頓時也覺得頭大。這些賬簿全是流水賬,按照時間日期,一筆筆的記下來,最後寫個結果,這個結果對不對,只有天知道,要想查對,就必須把整本帳從頭再算一遍,而且中間不能有任何差錯,否則就得從頭再來。

這些帳別說魏延看著不高興,就連魏霸看著都有些暈。一想到沔陽令剛剛送到的那一厚摞賬本,魏霸的太陽穴開始嘭嘭亂跳。要想在楊儀來之前把這些帳全部查清,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換句話說,這次鐵定要被楊儀那個宿敵嘲笑了。

難怪老爹心情不好。

魏霸想了半晌,忽然說道:「這個賬目很難查,我們可以重新設計一個表格,讓他們重填,也許可以方便一些。」

「表格?」魏風愣了一下,詫異的看著魏霸。正在喝悶酒的魏延也瞟了魏霸一眼。魏霸笑了,拿起筷子,蘸著酒水在案上畫了一個示意圖,把記憶中的賬簿的格式說了一遍。魏延聽了,眼睛一亮,連連點頭。魏風卻有些擔心的說道:「你說的這個辦法是好,可是一時半會的,哪來這麼多表格?我看你說的這些表格好像挺複雜的,要是讓人一張張的去畫,恐怕沒人願意這麼干。」

魏霸覺得有道理,如果要把這些賬簿重新謄抄一遍,大概需要好幾千頁的賬頁,靠手工來畫,是一個足以讓人昏厥的任務。唉,要是有台複印機,哪怕是台油印機也好啊,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