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06章女人是老虎

第006章女人是老虎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421

得到了魏延的允許,魏霸除了每天早上繼續自虐式的鍛煉之外,其他的時間就鑽到鐵作里,和那些匠師混在一起。他雖然不是主修冶金專業,可對基本的理論還是清楚的,在那些打了一輩子鐵的匠師的幫助下,他很快搞清楚了這個時代冶鐵技術的現狀,也清楚了自己該往哪方面努力。

一蹴而就不太可能,但是只要找准了關鍵點,接下來需要的不過是一些具體周密的試驗,再就是工藝定型,擴大生產的相關設施配套,對於曾經經歷過現代企業生產的魏霸來說,這些都不是什麼大問題。而以前他最痛恨的加班加點,現在也被他當成了一種磨練,不再那麼無法忍受。

當那口長刀在老匠師的鐵錘下被敲得丁當作響的時候,魏霸的眼睛也越來越亮,像是爐膛里的火,腰背也越來越直,像是那口漸漸成型的環刀。

他自己沉浸在技術改造之中,沒有注意到這些,可是再次來到鐵作的魏風一下子發現了他的變化。

「阿霸,精神不錯啊。」魏風拍拍魏霸的肩膀:「父親還擔心你受不了呢,現在看來,你果然不一樣了。唉,這麼多年了,你終於能像個漢子了。」

魏霸微微一笑,看看魏風:「你那鐵……鐵臿試得怎麼樣了?」

魏風哈哈一笑,用力摟了摟魏霸的肩膀:「效果非常好,你知道嗎,用這個鐵臿翻地,效率是用木臿的三倍。父親已經下令從南鄭撥付鐵料,準備再打兩千把呢。」

「兩千把?」魏霸皺了皺眉:「既然好用,為什麼不多打一些,每戶一把?」

魏風愣了一下,忍俊不禁的笑了:「傻小子,你懂什麼。鐵是多麼貴重的東西,怎麼能全用來打造農具,當然要先用來打造武器了。唉,對了,你們進展如何,父親還等著你的寶刀呢。」

「快了。」魏霸努了努嘴:「遲則三天,快則兩天,樣品肯定能出來。」

「那就好。」魏風兩眼放光,盯著那口刀看了片刻,把魏霸拉到一邊,悄悄的說道:「阿霸,幫父親打完刀之後,能不能幫我也打一口?」

魏霸愣了一下,笑道:「當然有你的,刀打出來,當然是所有人都有,怎麼可能沒你的。」

「所有人都有?」魏風吃驚的看著魏霸:「你開什麼玩笑?」

魏霸無奈的苦笑。他明白了魏風的意思,魏風——以及老爹魏延都把這當成了煉神兵利器,天下獨此一口,想不到他要做的卻是工業化產品,不是一口兩口,而是幾千口,幾萬口。如果可能,那蜀國的兵人手一把,才叫好呢。

「不跟你開玩笑,真的。」魏霸又頓了片刻,又正色說道:「那個鐵臿的事,如果可能,還是多打一點吧。武器當然重要,可是糧食更重要,皇帝還不差餓兵呢。在漢中多產一石糧,就可以少從成都運三五石糧,還節省了大量的時間,就是多下點本錢,也是值得的。」

魏風驚訝的看著魏霸,半晌才失笑道:「好小子,有長進啊,居然知道幫父親分憂了。嗯,父親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他頓了頓,又苦笑道:「你這想法當然有道理,不過,又要打造武器,又要打造農具,這鐵的用量必然很大,一時半會的哪來得及。兩者相權,當然還是武器為先了。」

「不然。」魏霸搖搖頭,打斷了魏風的話。「農具急著用,春耕在即,現在把鐵臿打出來分到農夫手中,就可以多種一些地,秋天就能多收一些糧。而武器卻不急在這一時,丞相還沒到,拖上兩三個月沒問題。再說了,新式武器還沒有成型,與其匆匆忙忙的打造,不如等我有了把握再做。」

魏風眉心輕鎖,看著侃侃而談的魏霸,一聲不吭,直到魏霸說完了,他才沉思半晌:「你說的有道理,我倒是沒想到這裡面的輕重緩急。這樣吧,你跟我來,當面對父親說去。」

一聽到老爹魏延,魏霸心裡有些發憷,不過轉念一想,要想改變魏家的命運,恐怕就跨不過老爹這道關,時間緊迫,不能再拖三阻四了。

「好,我去對父親說。」魏霸下定決心,跟著魏風出了鐵作。

鐵作和縣寺相隔不遠,不過是幾步路的事。剛到縣寺門口,魏霸就覺得有些不對勁,院子里似乎有噼噼啪啪的聲音。他看了一眼魏風,正好魏風也扭頭來看他,兄弟倆不約同而的加快了腳步。

一進門,他們便嚇了一跳,堂上,老爹魏延坐在案後,臉色鐵青。沔陽令跪在階下,戰慄不已,兩個掾吏模樣的人正在階下受刑,其中一個已經被打得皮開肉綻,奄奄一息。

不過,讓魏霸最吃驚的還不是這些受刑的人,他一眼就看到了堂上坐著兩個人,一個中年男子,一個卻是那天在陽平山遇到的白衣少女。看到魏霸進來,那少女瞥了他一眼,眼神一如既往的冷冽。

魏霸有些意外,不過卻沒有像上次那樣緊張。他跟著魏風趕到堂上,向魏延行禮。魏延劍眉一挑,伸手一指旁邊那個中年男子:「這位是平北校尉馬岱馬大人,奉丞相之命前來檢查沔陽大營的籌備情況,你們還不上前行禮。」

原來他就是馬岱。魏霸一邊想著,一邊上前行禮。馬岱溫和的笑著,欠身還禮。目光在魏風的臉上掃過,最後落在了魏霸的臉上。

魏霸心中一凜,又瞟了一眼那白衣少女,見她嘴角微微挑起,知道這姑娘余恨未消,今天大概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了。

果不其然,馬岱撫撫鬍鬚,微笑道:「鎮北將軍,久聞你不僅用兵頗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