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03章丞相要北伐

第003章丞相要北伐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443

陽平關在漢中平原的西部,正是平原和山區的交接處,漢水——這裡還叫沔水——從山間穿過,滋潤著肥沃的漢中平原。有山有水,滿眼芳草,還有著真得不能再真的景點——五虎大將錦馬超的墓,對於兩世資深宅男魏霸來說,這是上輩子想都不敢想的世外桃源。

當然了,對他來說,錦馬超的墓名氣雖大,還遠遠趕不上另外一個名氣大。就在東南方十多里外,有一座雖不高大,卻地勢險峻的山,在後世的三國迷心中簡直是聖地,它不僅是另一個五虎上將黃忠一戰成名的地方,更是一代聖相諸葛亮埋骨的地方,它的名字叫定軍山。

作為習慣於從電腦屏幕上了解祖國大好河山的資深宅男,能親身站在這裡眺望定軍山,便是一個奇蹟,更何況還是在一千八百年前,黃忠陣斬夏侯淵的鼓聲雖然已經遠去,可那位多智近乎妖的諸葛丞相卻還在一心籌劃著北伐。他現在不是遠望歷史,而是在旁觀歷史,甚至可能要參與歷史,這其中微妙的滋味著實有些奇妙。

經過幾天自虐式的鍛煉,魏霸在感到極度疲勞的同時,也領略到了親近大自然的妙處。他有些明白了前世那些自稱為驢友的人為什麼一有時間就往外面跑了,原來相比於大自然,城市果然就是一個座鋼筋混凝土的叢林。

魏霸樂而忘返,直到太陽落山,才和魏武一起趕回到沔陽城。一進縣寺的大門,就聞到了濃郁的飯菜香味。玩了一天,餓得肚子咕咕叫的兄弟倆互相看了一眼,不約而同的挑了挑眉毛,邁開步子向堂上搶去。魏武雖然小,可是步子卻邁得又大又快,只用了兩步,就搶在魏霸前面衝進了中庭。魏霸有些鬱悶,不過還是加快步伐沖了過去。不料他剛剛進門,魏武卻突然停住了,魏霸來不及收住,嘭的一聲撞在魏武的後背上,鼻子正好撞在魏武的後腦勺,酸痛難忍,眼淚鼻涕一下子全涌了出來。

「唉喲喂,你不要急剎好不好,很容易追尾的。」魏霸惱怒的叫著,伸手去推魏武,魏武卻沒理他,怯怯的叫了一聲:「爹!」

爹?魏霸吃了一驚,立刻放下手,本能的拱在胸前,低下了頭,乖巧無比,恭敬之極。這純粹是肌肉記憶,真要讓他有意識的去做出這種姿勢,絕對沒有這麼標準。由此可見,原本那貨對老爹魏延是怕到了骨子裡,連乍刺的想法都沒有。

魏霸的動作雖然出乎本能,非常迅速,可是鼻涕眼淚卻不會自己收回去,頭一低,便順著鼻尖流了下來,滴在身前的地上。透過朦朧的淚眼,他看到了一雙穿著戰靴的大腳。那雙腳在他面前停了一下,很快又轉向魏武。

「你還知道回來,我還以為你死在外面了呢?」老爹魏延的聲音是很渾厚的男中音,還有點磁性,不過語氣太冷淡,讓人聽起來很不是滋味。魏霸知道,弟弟魏武一看就是猛將的好苗子,比大哥魏風還要受寵,老爹是捨不得他死的,身體孱弱的自己才是老爹最希望死在外面的那個人。

「那個……我陪兄長去跑步,鍛煉身體。」魏武聲音雖然低,卻不慌張。

「跑步?」魏延冷笑了一聲:「跑步也叫鍛煉身體?難道是為了逃跑的時候跑得快一點?」

魏武張口結舌,不知道是不知如何回答,還是聞到了馬鞭的味道,不敢再多嘴了。

「哼!」魏延寒著臉,橫了一眼低著頭的魏霸,再看看他腳前的那幾滴不知來源的水跡,失望的一甩手走了,聲音遠遠的傳來:「我不吃了。」

聽得老爹沉重的腳步聲遠去,魏霸彷彿卸下了一座大山,抬起頭,看著堂上滿地都是的飯菜,他這才明白為什麼飯菜的香氣是那麼濃郁,以至於傳到了前院。

一直站在一旁不吭聲的大哥魏風走了過來,一手攬著一個弟弟的肩膀,溫和的說道:「好啦,爹不是怪你們,他是被那些掾吏氣壞了,你們不要放在心上。快吃吧,玩了一天,肚子肯定餓了。」

「多謝兄長。」魏武老老實實的應了一聲,踮著腳尖,避開地上的那些飯菜,找了個位置坐下,端起碗,埋頭大嚼。魏霸也找個地方坐下,一邊吃飯,一邊看著大哥魏風,見魏風愁眉不展,看著案上的飯菜卻沒心思吃,便問了一聲:「大兄,爹為什麼又和那些掾……吏生氣?」

魏風瞅了他一眼,強笑道:「還能有什麼事,不就是春耕的事。」

魏霸眉頭一挑:「春耕怎麼了?」清明之後是穀雨,是一年一季的春播的開始。魏延兼領漢中太守,這些事也在他的管轄範圍之內,他之所以這些天到沔陽來,就是來查看春耕的準備情況的。

「也沒什麼,丞相府來文,要漢中多準備一些糧食,至少要提升五成。父親去年就要各縣加大墾田力度,準備今年能多生產一些糧食,可是那些掾吏卻抱怨說,地倒是有,人力卻是不夠,要增加五成是根本不可能的。父親這才跟他們發了火,還……還打了人。」

「哦。」魏霸應了一聲,重新端起飯碗吃飯。他問這些並不是有什麼想法,只是出於禮貌關心一下而已。可是吃了兩口飯,忽然心中一動,端著碗的手停住了。魏風見了,以為他又像以前一樣吃飯太急,噎住了,心疼的搖搖頭,挪到魏霸身後,伸手在他背上輕輕的拍著,一邊拍一邊說道:

「你慢點吃,不要急。身體剛好,不要太勞累了。」

魏霸心中一暖,放下碗,將嘴裡的飯咽了下去,抬起頭看著魏風笑道:「大哥……大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