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世劍公子 >王國的五位大公

王國的五位大公 (1/2)

小說名稱《異世劍公子》 作者:蕭無風  更新時間:2013-04-30 19:44  字數:4072

得了公孫羽贈送的一瓶百果丹之後,顯然沙林大公已經沒有像剛開始一樣,珍惜他珍藏了幾十年的月光酒了。

待桌上放著三杯夢幻般的月光酒後,沙林揮退了伺候的那幾個侍女。

一時間,房間內眾人皆是沉默。偶爾透過牆面傳過來的不遠處大廳的音樂、交談產生喧嘩之聲,倒顯得房間內的氣氛有些尷尬。

沙林大公也沒有勸酒,房內幾人更是沒有眼神交流。

公孫羽知道他們這是在醞釀怎麼開口,也自老神自在,目光透過幾人身後,落在牆上的壁畫上。

最為年輕的費拉爾斯,最先忍耐不住這氛圍,看起來有些急促,他端起月光酒,一飲而盡。

在美酒的作用下,他定了定神,才有些緊張地咳了一聲,見眾人都把目光落在他身上,才臉色發紅地說道:「公孫先生,非常感謝您增送的龍炎草。您也知道,這龍炎草原本是我打算用來給我父親治療走火入魔傷勢的。卻沒有想到,我父親的傷勢實在太重,有了龍炎草之後,竟然無法服用

公孫羽很配合地介面問道:「這是為何?尊父的傷勢莫非太重了,連碧藍、沙林等幾個大公都束手無策?」

開了口後,費拉爾斯迅速鎮定下來,在公孫羽及兩個大公的鼓勵目光下,他再次說道:「原本我以為有了龍炎草就可以從新幫我父重鑄鬥氣之心,卻沒想到他的鬥氣之心已經完全崩潰,這龍炎草也就沒有了多大效果。除非有哪位神級強者能從新鑄造他的鬥氣之源,然後再用龍炎草的炎陽之氣,重新理順他的鬥氣之源,以及在走火入魔中完全破碎的經脈。」公孫羽聽到這裡就已經完全明白了。

想來費拉爾斯的父親傷勢比起當初卡費還要嚴重。卡費是主動中斷晉級之後,受到了反噬,所以才受的傷。

而這攝政王明顯是強行衝擊大劍聖境界,沒有成功才走火入魔。被崩潰的鬥氣之源衝擊全身經脈,導致經脈寸斷。

至於他們當初尋找龍炎草,以為藉助龍炎草的火靈之力配合攝政王的火系體質,重新速塑造鬥氣之源以及寸斷的筋脈。可惜的是,龍炎草所帶的火系靈力雖然足夠豐富,但畢竟太過狂暴,竟然不能夠很好的得到控制,即使是碧藍大公這樣的已經觸摸到了神級境界一點真諦的巔峰大劍聖,也無法完全控制龍炎草所帶的火系靈氣,重新給那攝政王重鑄鬥氣之源,更不用說全身已經碎掉的筋脈了。

所以,他們只能來向公孫羽求助,也只有那些到達了神級,擁有了傳說中有形靈覺,並且凝結了神之心的神級強者,才有能力完全控制鬥氣,而從為別人重新塑造鬥氣之源。

聽了沙林大公的補充說明,公孫羽搖頭說:「可惜,我也還沒有達到神叭,」

沙林大公與碧藍大公對視一眼,然後一笑說:「閣下不用謙遜了,即使您沒完全踏入神級境界,但卻也可以說有了神級的強大實力。這一點,從您能夠生擒五星殺神組,就可以看出來

如果這個世界有「道行。及「法力。兩個字的話,那麼。公孫羽現在的實力,應該是神級道行加大劍聖級的法力。道行難以提升,但法力卻可以走捷徑,只要公孫羽吞下一兩顆元陽金丹,足夠吸收之後,他就是一個的劍神。

所以說,別人認為他是個劍神,也是有道理的,公孫羽也沒怎麼反駁。畢竟他劍修的實力體系與這個大陸的劍士體系並不對等,劍神這介,境界,正好不尷不尬地處於公孫羽元胎期及胎動期之間。

其實一聽到攝政王這個稱號,公孫羽很容易就想到了宮廷爭鬥,不過也幸好費拉爾斯及沙林大公等人只說是給那個攝政王治傷,而不是請求公孫羽幫忙其他的一些很可能涉及到宮廷鬥爭的瑣事。

公孫羽不清楚卡費有沒有把曾經幫助他重塑鬥氣之源的事情說出去,不過既然沙林大公幾人的話已經說到這種地步,除非公孫羽真的能狠心當場拒絕,不再理會那什麼攝政王的性命,否則怎麼也會去看一看,再做決定。

走火入魔不會只傷了**,意識世界絕對會受到牽連,但包括沙林大公等人,都沒有提到那攝政王可能會有靈覺方面的暗傷。

莫非這些人覺察不到,還是那攝政王的傷勢另有隱情?

公孫羽這些想法只是從腦海中閃過,就笑到:「那好吧,我們什麼時候去給攝政王閣下看看吧,如果我能幫上忙,就一定不會推辭的。」

費拉爾斯聽了一喜,連忙過來表示感謝。而沙林大公則笑呵呵說:「待過了今晚,明天一早。我會到卡費的的大公府,接閣下到攝政王府,如何?」

公孫羽點了點頭,表示沒有異議。

今晚沙林大公等人心中最為重要事情既然已經定了下來,屋內幾人倒是放開了心,坐著隨意閑談起來。除了碧藍大公似乎不太說話外,其他幾人聊得非常開心。

沒過一會,卡費就回到了房間,看他的表情,倒是有些疲憊,竟似乎比上次與切斯特對戰了一場還要累上幾分。

卡費後面跟著的是兩個身穿華美優雅的貴族服飾,頭戴貴族氈帽,白髮蒼蒼,鬍子老長,一看就知道年紀很大的老者。

左邊那位老人,手中柱著一把鑲著暗金色紋路的黑色拐杖,盼顧之間非常威嚴,他步伐沉穩顯得氣,不討張滿是皺紋的臉卜不芶言笑,看就知道只賺愕胡濺千高位的人,才能養著如此的氣質。

右邊的老人,兩手空空,背在背後,雖然看起來也是差不多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