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世劍公子 >第九十二章夜黑風高

第九十二章夜黑風高 (1/2)

小說名稱《異世劍公子》 作者:蕭無風  更新時間:2013-04-30 19:44  字數:3686

夜黑風高,好個殺人夜!

灰沉沉的天空中。暗紅的魔域從一片烏雲末梢閃出半邊臉。隨著雲層的移動,偶爾可見幾顆位面之光閃爍。

封土城外,一個佔地頗廣的莊園外十幾里的一片樹林內,五個身穿蓋住全身的漆黑長袍人站在樹下小有如幽靈一般,在昏暗的魔域之光下。似乎完全融入了樹林幽暗中。

其中一咋,黑影說道:「目標確認在莊園內。同時存在的還有一個初級大劍聖,這人昨天剛剛晉級,另外有兩個高級劍聖,其他人實力不足一提。今晚我們就動手!」

另外四人沒有說話,只是淡淡地點點頭。

一陣猛烈呼嘯的北風,吹進林中,無數樹葉沙沙作響,同時,隨著北風拂過,那五條黑影突然消失不見,他們似乎被那陣風捲走了。

待黑影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林外。

又是那個剛才在林內說話的黑影,突然做了個奇怪地手勢,說:「等一下,有兩個大劍聖及六個劍聖路過

他的話音網下,五條黑影頓時又隱入了林中黑暗之處,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

果然,幾息之後。幾道破空聲傳來,樹林外來了八道身影。

這八人身穿盔甲。乎提大劍,身形閃動間頗為快速,在低空每一次滑翔。至少越過百米距離。他們經過樹林時並沒有特意停留,似乎看不出這片普通樹林的絲毫異狀。

待那八咋。劍士走後幾息,那五道黑影又出現在原來位置,還是那嚇。聲音:「有意思!是霸劍傭兵團的切斯特及其手下六位副團長,另外一名巔峰大劍聖身份未知。他們來勢洶洶,所去方向,也與我們相同。看來有好戲看了。我們跟去看看,如果對方與我們的目標一致,今晚任務至少能夠再增半層把握

另外四人又是點了點頭。

魔域沒入了雲層中,大地變得一片黑暗。待隨著雲層移動,魔域又出現的時候,五條影子已經憑空消失,就像被剛才只是瞬間的黑暗所吞噬一般。

莊園古堡內。

大家正在喝茶聊天,尤費斯突然精神一震。他聽到了二樓唯一的弟子約尼爾醒來呻吟的聲音。

他說:「約尼爾醒了,我去看看

剛才那聲呻吟聲雖但以公孫羽及卡費的實力自然也能聽到。他們同時點點頭。

沒過多久,尤費斯扶著有些虛弱的少年。順著二樓樓梯,走了下來。

兩人先是來到公孫羽面前。約尼爾在尤費斯的攙扶下,對著公孫羽深深一躬,說:「非常感謝閣下的救命之恩

公孫羽站了起來,扶住約尼爾,微笑說:「不必如此。你的傷勢還沒痊癒,身體還很虛弱,需要好好休息。」

約尼爾抬起頭,雙眼雖然因為傷勢還重,而有些無神,但他的眼神卻非常堅定地說:「謝謝閣下。我雖然傷勢未好,但是還有力氣握劍!我要先手刃仇人,才能安靜地休息。

顯然在剛才的一陣時間,尤費斯已經告訴他罪魁禍首已經被公孫羽擒住的消息。

公孫羽沒有再說什麼,這滅族之仇,攤到誰的身上,誰還能睡得安穩。

那雷金見此情景,招來了一個僕人,低聲吩咐了幾句。

沒過多久,就見三個侍衛拖著被公孫羽定住了兩天的霸劍傭兵。這三人倒是沒有受到什麼折磨。只是兩天沒有動彈過,神情都是頗為憔悴。而那克里夫。還是兩眼無神,雙瞳沒有任何焦急,臉上還時不時閃過令人心寒的傻笑。

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約尼爾盯著那木樁一樣的三人,雙眼噴火,臉上青筋直跳,嘴巴抿緊。咬得兩排牙齒咯咯直響,而嘴角早已溢出鮮紅血液。

尤費斯輕聲說:「約尼爾,我們到外面去

約尼爾眼睛沒有離開那三人,只是點點頭。

那雷金一揮手,那三個劍士又把三個木樁粗暴地往外拖。同時他們心裡還在咒罵,這該死的傭兵,眼看要死了,還累了小爺在外面喝北風。

尤費斯扶著約尼爾,跟了出去。

廳內諸人都只是看著他們的背影,沒有跟出去。

他們走後,大家也沒有心思喝茶、閑談。只是靜靜等待。

堡外北風呼嘯,夜色昏暗。廳內諸人,除了能夠聽到尖銳的風聲之外,一點慘叫聲都聽不到。

十幾分鐘後,終於見到那雷金及尤費斯轉了回來。而約尼爾則暈倒過去,被尤費斯橫抱在懷中。從約尼爾滿身的血跡可以想像那克里夫三人死前一定不怎麼安詳。而約尼爾想來是剛才報仇後,心神激蕩之下。又觸發傷勢。這才暈了過去。

尤費斯朝眾人點點頭,抱著約尼爾又上了二樓。

這時,公孫羽眉頭一皺,突然說:「卡費老哥,莊園外來了一撥人。兩個大劍聖、六個劍聖!應該是霸劍傭兵團的人。」

眾人騰地站起

卡費說:「兩咋。大劍聖?難道切斯特還請了什麼幫手?」

「卡費老兒,出來受死」。這聲音如同驚雷,瞬間傳遍了整個莊園。頓時,無數的狗叫聲、呼喝之聲不斷響起,所有房間的燈火也同時亮了起來。

原本寧靜的莊園內如同白天的鬧市一般,無數喧囂沸騰。

卡費臉上鐵青,與公孫羽對望了一眼後。對斯巴達等人說:「你們待在堡內,不要出去。我們去會會他們

他一個箭步衝出古堡,公孫羽與那雷金也身形一閃,跟了上去。

此時尤費斯已經把約尼爾放回房間後走出,他直接從二樓跳了下來。身形如一陣風閃過,氣流拖動廳內數十盞燈火一亮一暗,然後他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