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世劍公子 >第八十八章三個呆瓜四更再求月票

第八十八章三個呆瓜四更再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異世劍公子》 作者:蕭無風  更新時間:2013-04-30 19:44  字數:3582

;苫從劇痛中驚醒過來,連忙按照公孫羽的話。遠轉著鬥氣之源。

不過新的鬥氣之源蘊含了龐大了藥力,他竟然一時之間不能控令它運轉起來。

公孫羽見狀,用純陽元力把那團鬥氣之源推動起來,直到轉了十幾圈之後,形成了慣性,卡費勉強可以自主控制的時候,公孫羽才完全撤出元力。

不過他神識還在卡費體內。仔細觀察,以免他一不小心之下,又讓鬥氣之源崩潰。

如此,半個多小時過後,卡費的鬥氣之源完全被他所控制,運轉自如之後,才開始引導出夾著龐大藥力的液態鬥氣在全身經脈循環。

公孫羽見果然可行,也就撤出了神識,讓卡費自主修鍊。

待又過了兩咋。多小時,卡費體外不時散發出薄薄的白霧,慢慢把他身體包住,公孫羽知道他已經完全進入狀體。

接下來,不管是消化藥力。還是衝擊大劍聖,凝聚鬥氣之心都只能依靠卡費自己,外人無能為力。

公孫羽站起身,輕輕往密室外走去,又把門悄無聲息地關上。

待走出大廳,斯巴達及那雷金同時迎了上來。

斯巴達著急問道:「公孫。我師父怎樣了?」

公孫羽安慰說:「沒事了。你師父傷勢好得差不多了,現在正在消化藥力,想來不用多久,就可以繼續衝擊大劍聖境界了。如果一切順利。只要三五天,出來的時候。你師父就是大劍聖了。」

斯巴達聽了大喜,連聲說:「太好了!太好了!謝謝你,公孫!」

而旁邊的那雷金卻有些皺眉小似乎沒有斯巴達樂觀,不過他只是說:「謝謝你,公孫老弟!對了,你還沒用餐,我讓下人再準備一些酒菜吧

公孫羽沒有拒絕,與眾人又吃了一頓晚餐。

三天很快過去。

因為擔心卡費,這幾天斯巴達心神不寧,也沒有帶公孫羽等人到莊園外走動。還每隔一天,就向公孫羽詢問,卡費是否安全之類的話。

不過公孫羽也能夠理解他的心情,總是耐心回答。畢竟卡費在斯巴達心中,不但是師父,還是把他養育成人的父親。

待第三天晚上,夜幕降臨不久。眾人正在古堡內食用晚餐的時候。

突然從庄外遠處傳來一股凄厲的嘯聲。那嘯聲滾滾,綿綿不絕,可以想像到那長嘯之人,實力必定不低。

斯巴達等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驚詫莫名。

那雷金卻突然站了起來,說:「不好,這是尤費斯的聲音!他有危險!」

那雷金顧不得再說什麼,身形突然往古堡門外竄出。

其他眾人也離席站了起來。斯巴達簡短解釋說:「尤費斯是我師父的好友,而且是曾經進入迷失森林的六大劍聖之一

那嘯聲離古堡至少十幾里地小公孫羽的神識伸展不了那麼遠,就跟斯巴達等人說:「你們留在此處,我去看看就回。」

待眾人點頭,公孫羽身形飄出古堡,喚出星辰劍,化為流光,往聲源之地趕去。

地下奔跑的那雷金隨度頗快小此時已經縱出莊園籬笆之外,但哪裡能有公孫羽御劍飛行快速。

他網出莊園,就聽到頭上一聲尖銳呼嘯之聲一閃而過,待抬頭的時候,只見一道流光從頭上空中划過,然後消失不見。他連公孫羽的身影都看不到。

眨眼之間,長嘯還沒有結束,公孫羽就已經趕到了那裡。

只見一片林地外,一個瘦弱的老頭提著一個一動不動的年輕人,一邊仰頭長嘯,一邊展開身形,往莊園方向奮力奔跑。而其後跟著三個傭兵打扮的劍聖,緊追不捨。

公孫羽一看,那瘦弱老頭受傷頗重,其身體布滿各種縱橫交錯的劍痕,最嚴重的是一道沿著右肩到左下腹的一道尺多長的劍痕。

雖然他看起來還跑得頗快。似乎生龍活虎,但其實他體內鬥氣已經消耗乾淨,正處於油盡燈枯之境了。

公孫羽落在他面前,說:「閣下可是尤費斯?」

那老頭差異地看了一眼突然出現的公孫羽,見來者眼神溫和,他停住嘯聲。只來得及點了點頭,然後勉強提起的最後一絲鬥氣立刻消散。只聽撲通兩聲,與其手上所提的年輕人一起。撲倒在地上。

公孫羽神識一掃,知道尤費斯只是暫時力竭昏迷了過去而已不過那個早就昏迷的年輕人就不太樂觀,應該是被強大鬥氣傷到丹田,不但筋脈盡碎,連鬥氣之源也已經完全崩潰了。

如果沒有生死丹這樣的靈丹妙藥救助,很可能他就此成為廢人。

那已經追趕來的三個劍聖見突然出現了個陌生的年輕人,也防備著緩緩逼近。

公孫羽看都沒看他們一眼,只是伸手在幟;品汁卜點了幾下,制住他不斷流血的創後取協示丹。按入年輕人口中。

那三名劍聖很快把公孫羽三人團團圍住。其中一個傭兵高聲試探說:「閣下是什麼人?我們霸劍傭兵團的事情,請不要插手!」

另外一人滿臉殺氣地劍聖卻說:「三哥,管這小子是誰,一劍了賬了就是。」

待他猙獰著表情,正待舉起大劍的時候。只見眼前一道人影一閃,然後自己就全身發麻,動也不動。他困惑地想開口說話,只是聽到自己喉嚨呼呼嗬嗬幾聲之外。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他眼角一瞥,見自己身旁的兄弟也與自己一樣時,頓時一股極大的恐懼籠罩上心頭。

公孫羽剛才已經聽到那雷金的腳步聲臨近,見這三個傭兵還在恬噪,也不說什麼廢話。只是身形展開,那三個劍聖連躲閃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