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世劍公子 >第八十二章克魯死前的野望求推薦

第八十二章克魯死前的野望求推薦 (1/1)

小說名稱《異世劍公子》 作者:蕭無風  更新時間:2013-04-30 19:44  字數:2892

薩爾扯著克魯,剛轉了個身,還沒下樓,就聽到背後傳來轟隆巨響。

然後就是無數的泥石碎塊,像離弦的箭矢一般,呼嘯著從背後激射而來。

薩爾連忙運起鬥氣罩,把兩人身形同時罩住。

那些泥石落在罩上,打得薄薄的能量罩如水面漣漪般震蕩不止。不過薩爾已經沒有心思管這個,扯著克魯,就朝梯口縱去,他知道公孫羽已經追來了。

不過,他身形才剛剛跳起,就聽到一道身影在耳邊傳來:「想逃嗎?沒那麼容易!」

然後就見前方出現了公孫羽的身影,擋住了他的必經之路。

薩爾心頭狠,突然放開克魯,從空間戒指取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大劍。大喝一聲,那大劍竟然好像變長了一般,一股凝聚有形,夢幻般的湛藍劍氣,往公孫羽當頭劈下。

公孫羽冷笑一聲,右手只是往上輕輕一揮,一團劍元力脫手飛出,化為金色手掌,把那劍氣攥在掌中,然後輕輕一握,一陣噼里啪啦地聲音響過之後,凝聚了薩爾全身鬥氣的劍氣已經化為虛無。

薩爾臉色慘白,落在地上。但還是奮力舉著大劍,全身殘留鬥氣激蕩而出,想繼續劈出劍氣。

但公孫羽哪裡會再給他機會,右手食指隔著虛空只是朝他胸口一點,就把薩爾定住。

被薩爾拋下的克魯,此時才拍著有些疼痛的屁股站了起來,卻見薩爾睜著渾圓的雙眼,雙手舉著大劍,詭異地站在自己面前,一動不動。

克魯只感覺一股冷氣從背後尾端升起,頓時打了個冷戰。

他也不敢看前面虛立空中的公孫羽,而是小心地推了退薩爾的肩膀,卻現他除了雙眼還能轉動之外,全身僵硬,似乎被某種強大力量所禁錮。

克魯見此,再也堅持不住,全身顫抖,雙腳一麻,竟然又撲通一聲,跌坐在地上。

此時,斯巴達五人,已經沿著樓梯走了上來。

待見到公孫羽面前,一中年保持著揮劍姿勢站著一動不動,而一個青年則坐在地上,雙眼充滿恐怖。

他們頓時知道這兩人應該就是罪魁禍的薩爾及克魯了。

斯巴達雙眼噴火的跳上二樓,後面四人也加快腳步,跟了上來。

薩爾雖然不能動,但卻還能說話,見到這個情形,突然開口說:「公孫羽,沒想到你竟然是個大劍聖。能夠告訴我,你到底是不是因巴斯帝國的公孫世家後代。」

公孫羽淡淡說:「不是!難道姓公孫的就一定出因巴斯帝國嗎?」

「幸好……」薩爾似乎舒了一口氣,然後接著嘆息說:「我要是早知道你是個大劍聖,不管你們有多少魔晶礦的分布圖,我都不會貿然鼓動克魯這個廢物來這裡了。」

斯巴達心頭一動,感覺一道靈光從腦海閃過,脫口而出:「你們怎麼知道我們有魔晶礦分布圖?」

薩爾不知道是因為大勢已去,還是有其他的打算,竟然回答說:「卡賓王國的驚雷傭兵團你們應該知道吧?我就是從驚雷傭兵團的一個醉酒傭兵口中聽來。雖然,他也不知道你們冒險隊的名字,但卻知道你們有魔晶礦的分布圖。據說是從他們團長唐雲遠口中無意聽來的……」

克魯已經回過神來,跌坐在地的身體如突然跳起,雖然全身還是有些輕微顫動,但卻有力氣抬起右手。

他食指直直指著薩爾,大聲說:「你不是說只有一個魔晶礦嗎?怎麼出現了個分布圖。」

薩爾瞪了他一眼,繼續說:「早知道就說分布圖就好了,在這家族最需要財力支持的時刻,一定會派幾個長老過來。可惜可惜,我只說是一個魔晶礦,也怪我貪心,活該有今天的下場……」

斯巴達有些不耐煩,打斷說:「那個傭兵呢?死了?」

薩爾說:「當然死了!不過,你們不去調查一下,為什麼唐雲遠會知道你們有魔晶礦分布圖嗎?嘿嘿……還有,公孫羽,你還是趁早放了我。你再怎麼強大,也還不是劍神吧?僅憑你個人實力,能敵我巴爾世家十萬大軍嗎?」

「十萬大軍?你們只是小小一個黃金水城的一方勢力,竟然也有十萬軍隊?莫非,你們巴爾世家還想立國不成?」公孫羽輕笑道。

薩爾雙瞳陡然一陣收縮,似乎被公孫羽無意中的話語說中心中所想。

克魯先是一陣愕然,然後感覺一股力量突然回歸體內,對這薩爾厲聲問道:「難道我們家真要立國?」

待見薩爾有些恍惚的表情,知道他這是默認了。

克魯愣了會神,繼而撲通一聲,突然跪倒在公孫羽面前,聲淚俱下地說:「公孫羽……不,公孫前輩,我不想死!求求你放過我吧。只要我得到巴爾世家的族長之位,以後就是一國之主,你要什麼都可以,只求你放過我……」

克魯一直以來,自以為是千年世家嫡傳子弟,天生高高在上,所有事情都應該掌握在自己手中,平時只要看中了的東西,不是暴取就是豪奪。而那看不順眼不合他意的,自然也是生殺予奪。這也是他的一貫作為。

因此,除了家中威嚴的族長及諸位長老,還沒跪過誰。

但此時,他陷入絕境之中,哪裡還有世家子弟的優越感覺,只是想著自己的小命就要玩完,什麼個人尊嚴、家族榮譽,統統都拋到腦後,只為了苟活而已。

當然,他內心深處,還有那看似逐漸遙遠,但似乎就在眼前的族長之位,也有那憑十萬大軍,似乎唾手而得的王國君主之位。

此時雖然跪著了,滿臉凄厲的可憐相,但眼神卻是灼熱的,充滿幻想。

公孫羽與斯巴達等人面面相覷,不知作何感想。但對那表情變幻無常的克魯,卻是更加厭惡到了極點。

薩爾此時已經回過神來,對著矮了一截的克魯譏笑說:「憑你這樣子,還想做家主?還想著做一國之君?真是笑話!今天死在這裡就算了,家裡眾長老還會給我們報仇。如果你出賣家族只想活命,你還是想想家規吧……嘿嘿!」

克魯聽了雖然打了個冷戰,但卻瞪了薩爾一眼,繼續對著公孫羽求道:「前輩,你放了我吧?其實薩爾才是主謀,我沒想過要從你們手中奪取那什麼分布圖的啊……」

斯巴達再也看不過去了,一腳踢開克魯,狠聲說:「虧你還有大劍師修為!你知道為什麼會有今天的下場嗎?以為就是為了那魔晶礦圖?不妨告訴你,我今天是為了給我師兄拉爾夫報仇的……」

一提到拉爾夫,那克魯倒是立刻興奮起來,連忙爬了過去,抱住斯巴達大腿,連聲說「你說拉爾夫……拉爾夫還活著,他現在就在商行地下室的囚牢中……」

斯巴達聽了一喜,但想起了特爾臨死前的那番話,那剛升起的熱切希望,又彷彿被一盆冷水兜頭澆下般,迅退去。他悲聲說:「你不是讓你手下把他殺了嗎?」

克魯頓時又一屁股坐在地上,說:「殺了……對,我讓特爾把他殺了……哈哈,我竟然讓特爾把他殺了……」

斯巴達厭惡地看了這如瘋子一般,一把鼻涕一把淚,還在大笑不止、醜態畢出的克魯一眼。

他原本打算把這罪魁禍千刀萬剮,但此時也沒有了心情,只是一劍從克魯肩頸之間划過,結束了他的性命。

克魯頭顱滾落,雙目圓睜。

直到死前,他似乎還不太相信,作為一個千年世家繼承人有力的競爭者,還可能是未來的一代國君,竟然就因為下令殺了一個小冒險者,就此窩囊死去。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