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世劍公子 >第七十八章再收利息第三更再求推薦

第七十八章再收利息第三更再求推薦 (1/1)

小說名稱《異世劍公子》 作者:蕭無風  更新時間:2013-04-30 19:44  字數:2705

待大家吃了食物,斯巴達說:「大家早點休息吧。明天,我們就走出森林,去拉圖鎮看看那克魯到底是什麼樣子。希望拉爾夫還活著,否則……」

說到這裡,斯巴達卻沉默了,畢竟巴爾世家龐大,如果他師父能夠成功衝擊大劍聖出關還好,否則真拿他們沒有辦法。

不過,這事公孫羽卻認為是因自己而起,自然不會選擇旁觀,他接著斯巴達的話說:「巴爾世家必亡!」

公孫羽從來沒有做過滅人家門的事情,即使以前在天藍星世俗世界,遇到惡人,也只誅首惡,從者不究。但巴爾世家的作為,卻讓他出離憤怒,從因果循環來講,他們這是自取滅亡,完全符合取死之道了。

第二天,放心休息了一晚的拉斯小隊四人,完全恢復了精力。而斯巴達服用了生死丹之後,更經過了一夜的調息,已無大礙。

因為事情緊急,天還沒亮,眾人就開始往森林外疾行而去。

公孫羽原本打算自己先御劍到拉圖鎮,去看看拉爾夫是否還活著,但一想之前就有一個劍聖追殺而來,只怕他前腳一走,後面又來了個什麼供奉。

而且拉爾夫已經被抓了好幾個月,也不差這幾天了。

想過之後,他就選擇跟大家一起,慢慢走出森林。

斯巴達經過這三個月的逃生,對這片森林可以說是了如指掌。在他的帶領下,大家除了必要地養精蓄銳之外,一直埋頭趕路。也就用了兩天不到的時間,就走出了森林外部。

眼看就要走出森林,回到拉圖鎮,大家想起仇恨很快就能得報,熱血皆沸騰起來。

「咦?正好,我們還沒找上門去,這些人就來送死了。」公孫羽神識一直外放,眼看就要走出森林,來到上次斯巴達等人被埋伏的地點,他自然加倍小心。

卻不想,真好遇到了上次在傭兵分會帶頭找麻煩的頭領,以及那參與的十幾個人正好都在裡面。

斯巴達等人見公孫羽面泛笑容,突然停了下來,不覺問道:「公孫,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公孫羽微笑說:「不錯!巴爾家的人果然還是派人進森林了,他們正好朝我們的方向趕來,已經到了前面五百米處。」

斯巴達等人聽到有敵人出現,同時臉色一變,眼露凶光,紛紛拿出了兵器。斯巴達輕聲問道:「都什麼實力?」

公孫羽說:「三個大劍師,其他都是劍師,還有幾個陌生的冒險者,實力太差,估計只是帶路的。」

斯巴達咬牙切齒說:「正好!就算再收一筆利息好了!」

說完,正待吩咐維拉、塔克魯等人找隱秘地方埋伏襲擊,卻被公孫羽制止。

公孫羽說:「只是幾個小角色,不需要那麼鄭重,我保證他們一個都跑不了。」

斯巴達四人才反應過來,他們幾個月的逃命,養成了微小謹慎的心態,卻忘了現在同行的可是有一個大劍聖,都輕鬆地笑了起來。

公孫羽見前面地勢平坦,正好是來人必經之路,就說:「我們到前面等他們吧。」

待六人剛剛停下,就見前面密林中,果然轉出一行十幾個全身鎧甲的劍士。當先的三人實力平平,相貌陌生,後面魚貫而出的則是參與埋伏拉斯小隊的特爾等人。

前面帶路的冒險者見有幾個同是冒險者打扮地人攔住自己一行,連忙出聲詢問道:「幾位是什麼人,為什麼擋住我們的去路?」

那特爾聽了,連忙走出來查看,待見到斯巴達等人,卻是大聲笑道:「哈哈,想不到不用我們費心,你們就送上門來了。如此正好!弟兄們,把他們圍起來,別又讓他們跑了。」

頓時,一陣鏗鏘聲響起,他背後的十幾個劍士紛紛抽出武器,形成一個扇形。

如此情形,看得那幾個帶路的冒險者心神一顫,知道一場大戰即將開啟,連忙往後一躲。

卻不想,那特爾見他們已經沒有了價值,根本沒有放過他們的意思,只是一個手勢,那三個冒險者頓時同時被幾把大劍穿身而死。

那三個冒險者到了臨死,都不知道這些主顧為什麼要突然襲殺他們。

不管變故任何,斯巴達等人只是默默地看著,也沒有說話。

待公孫羽從後面走出之後,原本氣勢洶湧的特爾等人,突然臉色一變。

特爾率先反應過來,高呼一聲:「不好!那公孫羽也在這!兄弟們,快走!」

公孫羽輕笑一聲,說:「走?你們走的了嗎?」

也沒見他有什麼動作,已經騰空而起,在特爾等人剛剛轉身的時候,就又落在他們的面前。

特爾見逃跑無門,後路也被堵住。知道此次不管如何做作,也不可能矇混過關,血性也被激起,一揮大劍,說:「弟兄們,我們拼了!」

那些劍士知道公孫羽厲害,卻不敢朝他招呼,紛紛又轉身,往斯巴達等人衝去。

公孫羽哪裡會給他們機會,只是伸手在空中一陣虛點,十幾道氣勁破空而去,落在那些劍士身上。

每個劍士受了一道氣勁,身形都是一震,然後身上盔甲紛紛爆裂,胸前背後露出一個個血洞,也只嘴角抽*動一下,就撲到在地,死得不能再死。

只有那個特爾被公孫羽點了穴道,還是保持著高舉大劍的姿勢。但他見手下只是被公孫羽隔空一點,就紛紛倒地而亡,驚得膽肝欲裂。

見那詭異的年輕人向自己走來,他想跳開逃命,卻發現現在哪怕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嘴一張,想大喝壯膽,又發現自己更是連聲音都說不出來。

這種情形,令特爾驚駭欲絕,身形顫抖如篩糠。

見那年輕劍聖又伸手在自己身上一戳,特爾心道,完了,這次死定了。

他閉目待死,但良久之後,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疼痛。待感覺有冰冷的器物輕拍自己的臉頰,同時耳邊響起一個惡狠狠地聲音:「說吧,拉爾夫在哪裡?」

特爾睜開眼睛,卻發現那年輕劍士已經遠遠走開,看也沒有看自己一下。而那個冒險小隊的隊長斯巴達,此時正站在自己面前,雙眼圓睜地看著自己。

特爾正待慶幸自己未死,卻回想起了剛才聽到的那句話,臉色頓時又變了。

他喉嚨蠕動了幾下,發現自己已經能夠說話,連忙說:「什麼拉爾夫,我不知道啊,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斯巴達哪裡那麼容易糊弄,舉著的長劍劍尖一划特爾的臉頰,頓時一條血槽出現。斯巴達慢聲說:「你不說也沒有關係,我自會有辦法讓你說的。」

特爾連忙說:「我說我說,拉爾夫還關在拉圖鎮巴爾商行的地下囚牢里。只要你們放過我,我就帶你們去。」

斯巴達鬆了一口氣,只要拉爾夫還活著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