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世劍公子 >第七十三章拉斯小隊的變故

第七十三章拉斯小隊的變故 (1/1)

小說名稱《異世劍公子》 作者:蕭無風  更新時間:2013-04-30 19:44  字數:2753

公孫羽神識一動,發現這次服丹用了三天的時間。

不過那顆元陽金丹發揮的效果實在太大,三天吸收的時間也不算長。

站起來後,公孫羽還有些不適應,總感覺似乎身上的力量雖然精純凝聚地很,但似乎少了很多。

不過他也明白,這只是錯覺。因為純陽性質的劍元力更見精純,少了鋒芒,內斂許多,氣息運轉之下,沒有原來顯得澎湃,所以才會有這種感覺。

實際上,還因為更加精純了,劍元力其實強大了很多。

見公孫羽走了出來,麗絲說:「少爺,你怎麼突然又閉關了三天。這幾天我見你被可怕的金光裹成繭了,也沒見你動彈過,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呢。」

公孫羽感覺到她的關心,就溫聲說:「沒事,我只是服了丹藥閉了一次關而已。」

麗絲認真地打量了公孫羽一番,疑惑地說:「少爺,我怎麼感覺你好像變了很多……對了,以前我能夠清晰感覺到你很厲害,特別是你這次剛回來的時候。現在看你,怎麼好像又變得平常了許多,奇怪奇怪……」

公孫羽笑了一下,故意逗她說:「麗絲,那是因為我的實力大幅度退步了啊。」

麗絲剛開始有些吃驚,不過一陣之後,突然噗嗤一笑,說:「騙人!我知道少爺實力肯定又提升了,而且進步很大,否則我怎麼會感覺少爺就像一個平常人一樣呢。」

公孫羽這是故意把凝如山嶽的氣勢內斂,除非實力比他強大很多的神級或者半神級高手,才可能覺察到他體內強大的能量。

不過改變後的公孫羽,確實顯得平易近人,很容易讓人產生親近的感覺,這是純陽元力的包容性在潛移默化,影響別人的感官。

親和卻不代表可以輕辱,凝重威嚴的爆發,也會讓人感覺如山嶽壓頂,不可承受。

公孫羽沒再糾纏這個問題,算是默認了。

想到在這迷失森林已經待了好幾個月,是時候到大陸走上一遭了,公孫羽頓時露出一絲期待的微笑,說:「麗絲,收拾東西,我們離開這裡吧。」

聽了這話,麗絲的興緻果然也被提起,高興地答了聲:「好嘞!」然後就迅速跑回房間中。

公孫羽見了搖搖頭,心想,之前這活潑好動的小姑娘在這洞內待了好幾個月,不知道被悶成什麼樣子了。

麗絲的東西不多,很快就收拾完畢,統統放進了空間戒指中,輕身走了出來。

公孫羽問過蘭斯,他不想待在外面,主動回到了公孫羽右臂空間里。

兩人最後看了洞府一眼,然後走出洞外。

麗絲根據黛絲利亞的交代,把洞外的陣法重新啟動。

看著百多米的崖頂,公孫羽突然神秘說:「麗絲,想不想體會一下飛翔的感覺?」

麗絲有些疑惑,繼而大喜說:「少爺,你說帶我飛行嗎?可是,你不是說現在還不夠實力帶人飛行?」

公孫羽說:「此一時彼一時也!」

說完喚出星辰劍,一攬麗絲小蠻腰,躍上飛劍。神識一催,兩人頓時化為一道流光往崖上衝去。

「啊!我頭暈……少爺,你飛慢點啊!」一聲尖銳的驚叫聲突然響起,驚得天上飛鳥四散。

……

拉圖小鎮中心最大的商會,巴爾商會的三樓。

特爾恭恭敬敬地站在面色陰沉的克魯面前,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特爾,你跟了我也有十幾年了,連這點小事都辦不了?三個多月過去了,那幾個小冒險者竟然還在迷失森林中,你難道就不能做些什麼嗎?」

特爾已經是個巔峰大劍師,實力並不弱,但在克魯面前,卻唯唯諾諾,說:「少爺,另外四人一頭扎進森林後,就不知所蹤了。而那個被我們捉住的叫做拉爾夫的冒險者,太過硬氣了,我們甚至廢掉他的鬥氣,斷了他四肢經脈,結果他還是能忍住,不肯說出哪怕一點跟那晶礦有關係的消息。」

克魯哼了一聲,陰沉地說:「既然從那個冒險者口中得不到有用的消息,你還留著他幹什麼?你應該把注意力放在其餘的冒險者身上,我就不信他們都這麼不要命。你看看,幾個月過去了,卻是連他們的身影都沒有摸到,讓我在家族裡丟盡了臉面。」

特爾唯唯諾諾,卻不知道說什麼好。

原來,上次克魯發現目標中出現了來歷不明的年輕劍聖公孫羽,謹慎之下,把發現晶礦的情況彙報了上去,家族果然很快派來了劍聖級別的高手過來。

同時他父親也派人到因巴斯帝國,買通了公孫世家中的奴僕,得知了公孫世家子弟並沒有公孫羽這個名字,最近更是沒有直系子弟離開因巴斯帝國。

情況已經清楚,並得到家族的大力支持後,克魯這才決定展開行動。

卻沒想到,這一等卻是在拉圖鎮待了一個多月。家族派來的三個劍聖,結果有兩個等得不耐煩,很快打道回府。

只剩下一個跟克魯走得較近,叫做法拉克的供奉還留在這裡等待消息。

那個冒險小隊進了森林後,一直不見身影,直到克魯焦急不已,以為他們不會再出現的時候,拉斯小隊成員又出現在森林之外。不過卻只有五人,不見了那個年輕劍聖,以及跟他在一起的那個少女。

克魯當即命特爾動手,因為法拉克要防備那可能在暗處的年輕劍聖,並沒有出手。

不想那冒險小隊實力也算非凡的,留下一人殿後,硬是阻擋了特爾等人片刻,其他人都轉身又逃入了迷失森里,很快沒了身影。

最後,總算也不是沒有收穫,那殿後的一人被擊成重傷後,被特爾擒了回來。

不過那冒險者非常有骨氣,竟抗住了所有酷刑,一點相關的消息都拷問不出來。

克魯回想著這幾個月的事情,頭都大了,當初以為發現魔晶礦是個難得的好機會,卻沒想到似乎給家族長輩留下了急功近利、能力不足等印象。

如果近期還沒有找到晶礦的確切消息,自己回到家族後,肯定會受到嚴重處罰,同時競爭家族繼承人的機會也就沒了。

他揉揉太陽穴,又問:「法拉克供奉進森林一個多月了吧?有消息了沒?」

特爾連忙回答說:「還沒!」

「你再找些熟悉這片森林的冒險者帶路,也進去吧。半個月時間為準,如果還沒有消息,你就不用回來了!」

特爾心神一顫,連忙應了一聲,然後深深行了個禮,告退出去了。

出了門外,特爾心裡卻在尋思,想找到的熟悉迷失森林外圍的人非常容易,但那個叫拉斯的冒險隊明顯非常熟悉中部以內的地形。同樣熟悉森林中部地形的冒險者卻不好找啊。

不過,克魯已經下了死命令,他只能發動所有手下,私下裡去尋找嚮導,然後趕緊進漫漫林海去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