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世劍公子 >第五十七章元陽金棍

第五十七章元陽金棍 (1/1)

小說名稱《異世劍公子》 作者:蕭無風  更新時間:2013-04-30 19:44  字數:2959

公孫羽對暴猿的邀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正好順便了解一下他的戰鬥方式,也就沒有猶豫答應了下來。

哈德斯說:「公孫羽,隨我來吧。」

說完,當先往下放落去。公孫羽一催腳下劍光,也跟了上去。

兩人落在一個陡峭山峰的中段平台上,那裡有一個山洞。

不少猿猴在洞口上下的懸崖爬來爬去,見到哈德斯,紛紛行了一個古怪的禮節。公孫羽見了差點發笑,原來那些猿猴,不管雄雌,竟然都是在哈德斯面前,使勁得擂著胸口,同時嗷嗷直叫。

一陣熱鬧之後,那些猿猴就開始好奇地打量著跟在哈德斯後面的公孫羽。

哈德斯說:「這些都是普通的魔猿,實力一般。不過好歹與我三眼暴猿一族有些血緣關係,我就收養了它們。不過它們卻有一個釀酒的本事,釀製的果酒非常帶勁,正合我胃口。一會你也嘗嘗看。」

公孫羽笑著說:「哈德斯,美酒我也有不少,一會我們比比,看你家猴子釀的好,還是我的好。」

哈德斯豪爽一笑,說:「原來你也是好酒之人,那就正好了。」

說完,對著旁邊一隻滿身白毛,看似非常年老的猿猴,嘰里呱啦地說了一遍。就見那老猿敏捷地連跑帶跳地出去了。

兩人走進山洞,公孫羽發現這山洞不小,怪石、鍾乳遍布,洞壁爬滿各種的根藤植物,沒有絲毫的人工開鑿的痕迹,說來也算奇特。

哈德斯說:「公孫羽,你劍技怎麼回事?我竟然從來沒有見過。不過威力不小啊,剛才雖然只是過了幾招,但卻打得我有些疼痛,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公孫羽說:「這是我家傳的劍技。我看你的修鍊方式也很奇特啊,竟然不用劍技,而是把身體當做武器,也是非常奇怪。」

哈德斯咧嘴一笑,他的嘴巴很大,路出白森森的牙齒挺嚇人。他說:「我們暴猿一族都是這樣,不太喜歡用劍,感覺很不順手。其實我也有武器的,你看,這就是我使用的棍子。」

只見哈德斯右手一伸,他蒲扇大小的右掌,頓時出現了一根比碗口還要大上不少的棍子。他旋轉棍子,一頭往地上一頓,公孫羽只覺洞內一陣顫抖,跟發生了地震一般

那棍子一丈多長,立起來比兩米多的哈德斯還要高上不少。也知道是什麼材料製作的,上面金光閃閃,棍身上繞著不少的花紋線條。

見公孫羽仔細打量手上的棍子,哈德斯說:「這棍子是我委託比斯山矮人族幫我打造的,用了不少天外神鐵和元陽石,重一萬斤,名叫元陽金棍。怎麼樣,還不錯吧?它可是花費了我不少的美酒。」

公孫羽驚訝地看著這棍子,沒想到這跟棍子竟然那麼重,也只有這憑身體就能抵擋自己劍芒的暴猿能夠揮舞得動了。

哈德斯見公孫羽驚訝的表情,更得意地說:「要不要我舞一陣給你看?不過這洞內可舞不開,我們還是到外面去。」

見哈德斯提著棍子就要往外走,公孫羽連忙說:「不用不用,哈德斯,你這棍子以後再試吧。」

同時心想:開玩笑,如果舞得興起,肯定會邀斗自己,這麼重的棍子,自己可經受不起。看來以後不能再跟他打鬥了,否則一棍子砸下來,估計誰都會變成肉泥了。

哈德斯見公孫羽沒答應,也自沒趣,收起棍子,說:「也好,那我們先去喝酒。」

兩人進了洞內,來到一個開闊的洞廳,那裡有模有樣地擺著很多石椅,似乎議事大廳一樣。

最里正中是一個王座,兩端把手各雕刻著一個一模一樣的三眼暴猿頭像。

那兩隻暴猿呲牙裂嘴,三目圓睜,似乎對天咆哮。中間那隻豎眼說不出的詭異,公孫羽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覺有些頭暈,連忙不敢再看。

那王座椅面上還鋪著一張巨大虎皮紋路一樣的獸皮,上面有精純的能量波動,想來也不是普通的獸皮。

公孫羽心想:總算見到一隻像樣的聖獸了,不過怎麼看都像山大王呢?

哈德斯一擺手,讓公孫羽跟他一起坐在那王座上。

然後就見剛才的那隻老猿,帶著二三十隻猿猴魚貫走了進來,有雄有雌,皆袒胸露乳。它們手上端著些果子和酒罈,或者拎著柴火,還有一猴手裡提著熊一樣的獵物。

水果及酒罈被擺放在王座前面的石桌上,提柴火獵物的的就在大廳搭起火架,看來是準備現場烤制了。

哈德斯一揮手,除了那老猿還在指揮那些母猿烤肉,其它猿猴都跳了出去。

提起一壇酒,哈德斯對公孫羽說:「來,老弟,我們先就著水果喝酒,肉很快就能好。你來嘗嘗,這猿猴酒非常帶勁,比斯山的矮人和巨人們都非常喜歡,保證你嘗過之後,那些所謂精靈美酒,再也不想喝了。」

公孫羽微微一笑,也學著他的樣子,提起一個酒罈,拍開封泥。兩人酒罈一碰,就各自對著壇口猛灌幾大口。

哈德斯打了個酒嗝,大聲說:「痛快!好久沒有人陪我喝酒了,沒想到公孫老弟也是爽快人,總算又遇到了同道中人。嘿嘿,老弟,這酒怎樣?」

這酒一進口,公孫羽就感覺酒氣直衝腦袋,同時一股靈氣下行,匯入丹田元胎,不覺讚歎一聲:「好酒!哈德斯,你這就是用什麼靈果釀製的?裡面含了不少靈氣啊!」

哈德斯說:「我也不知道,釀酒的事情我從來不管,都是它們自己釀的。不過這周圍不少靈果,想來也被它們用來釀酒了。」

公孫羽說:「你的酒是好酒,夠勁,還帶著靈氣,可惜味道還是差了點。你來嘗嘗我自釀的酒如何?」

說完,公孫羽有時往桌面上一揮,也出現了幾個酒罈。他拍開一個,遞給哈德斯,然後做了個請的姿勢。

哈德斯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然後接過百果釀,就往裂開的大口中一陣猛灌。

幾大口下肚之後,哈德斯抹了抹嘴,說:「老弟,看不出來啊,你也能釀造好酒。不過這酒還是比我的差了點,味道太香了,把酒勁都沖沒了,可惜了可惜了……」

公孫羽聽了有些錯愕,心想:莫非這暴猿的味覺與別人不同?竟說只有酒氣沒有酒香的猿猴酒比百果釀還要好?

不過見他理所當然的樣子,公孫羽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兩人喝了一陣,好幾壇酒就下肚了。公孫羽說:「哈德斯,你那第三隻眼怎麼回事?沒見你睜開啊?」

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此時的哈德斯雙眼發紅,充滿血絲,一股暴虐之氣傳出,很是恐怖。那些猿猴包括老猿,都膽戰心驚地遠遠站著,不敢過來。

哈德斯自己似乎沒有什麼感覺,他聽到公孫羽問話,就回答說:「我這第三隻眼叫金光眼,除了必要地時候,以及我完全陷入狂暴之時,平時一般不會睜開的。」

公孫羽看著他的形象,果然不愧暴猿之名。不過見他樣子雖然恐怖,但腦袋還算清晰,也沒有在意。

一會之後,那老猿指揮那些母猿,把烤好的熊,整隻擺了上來。

哈德斯一揮手,猿猴們如同遭逢大赦,手腳並用,邊跑邊跳地迅速出了洞。

公孫羽見了有些心驚,心裡暗暗提放:別不是這暴猿酒品太差,喝了點酒之後,會發酒瘋吧?

哈德斯還是沒有在意,跟公孫羽打了招呼,就伸出大手,撕下一條熊腿,放在嘴邊一頓猛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