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世劍公子 >第三十一章脈動的冰凰殿

第三十一章脈動的冰凰殿 (1/1)

小說名稱《異世劍公子》 作者:蕭無風  更新時間:2013-04-30 19:44  字數:2847

阿爾斯對公孫羽的話也是沒有懷疑,兩人竟隨意聊了起來。

公孫羽可以感覺到他雖然沒有突然變得熱情,但也沒有了剛才的淡漠。

待兩人來到了宮殿後一排閣樓時,阿爾斯隨手指著一棟小樓說:「你今晚先住在這裡。我要跟神樹前輩說一下,只要他同意了,並給我神果,我們才能正式開始煉丹。對了,你還要做其它準備嗎?」

公孫羽聽了這話,有些欣喜,連忙說:「阿爾斯前輩,不需要了,其它藥物我已經收集完備,而且也備好了丹爐。只要冰晶神果到手,隨時可以開始煉丹。」

阿爾斯點點頭,也沒有送他進入樓閣,而是徑直往宮殿後走去。

目送他走後,公孫羽開始打量即將入住的閣樓,發現它還是用玄冰砌成的,但不知道經過了什麼處理,外層牆壁雖然晶瑩剔透,但卻看不到內里。

進了閣樓之後,公孫羽發現這裡的冰系氣息非常濃厚,如果是這世界修鍊冰系水系的人,能夠在裡面修鍊,一定事半功倍、進展神速。

雖說外面看起來是閣樓,其實裡面卻只有一層空間,一個空曠的大廳以及一個小房間。

大廳一目了然,除了內里有幾張還是玄冰製作的桌椅之外,竟什麼都沒有。

進了小房間,公孫羽又是一愣,只見房間正中有一塊半米高,一米長寬的冰晶石台,想來應該是用於盤坐修鍊的。它的位置正放在冰系能量最為濃厚的陣眼上,周圍都是濃厚到已經接近液體的霧狀寒冰之氣。

他心想:不愧為聖獸居住的地方,莫非他們除了修鍊,竟連覺都不用睡了?

又想起了黛絲利亞的洞府,公孫羽不禁搖了搖頭。這世界的有些事情,他暫時還無法了解。

等到夜幕已經降臨了,阿爾斯也沒有來找公孫羽,也不知道他跟那神樹商量得怎麼樣了。但他並不著急,既來之則安之,自己現在什麼都做不了,不如耐心等待好了。

這裡夜晚非常安靜,公孫羽期待的萬鳥齊鳴等情況沒有出現,似乎這偌大的宮殿,除了今天見到的阿爾斯和冰凰靈兒,什麼人都沒有。

公孫羽也沒有到處亂走了,這房間的靈氣非常充足,正好適合修鍊。

雖說這裡到處充斥的都是冰系的靈氣,也許對其他講究陰陽五行平衡的普通修真者來講,並不是很合適。但對公孫羽這個修鍊劍道的特殊劍修來講,不管是什麼靈氣,都能夠通過身體經脈的吞噬,到了丹田氣雲後,就能夠轉化為一般無二的真氣。

而且,如果他專修冰性的真氣,以後轉化成元胎之後,說不定以後劍氣還帶有冰性的特徵的,只是目前他還沒有這個打算而已。

公孫羽盤坐在房間內的晶石平台上,先是適應了冰冷氣息在經脈中流到的感覺,然後沉入心神開始修鍊。

進入虛無狀態後,公孫羽發現小房間內,一股股冰系靈氣按照某種規律,被輸送到了身下的冰晶石,然後被自己吸收,倒有點像修真界的聚靈陣。

待他要打量周圍更遠之處的時候,卻發現被閣樓的結界阻住,靈識只能停留在房間內。

公孫羽也沒有在意,開始不斷吸收寒冰靈氣。靈氣進入體內之後,通過不斷運轉,被丹田及經脈不停轉化成為劍修的真氣,儲存在真氣團里。

一夜時間轉眼而過。

直到天亮後,公孫羽才結束修鍊,站了起來,稍微活動了下手腳。然後從戒指中取了點乾糧,匆匆吃了一點。這一夜的修鍊,他收穫不小。

這裡的靈氣實在太過充足了,竟然令他突破的感覺更加強烈。

想到突破時凝聚神識所需的輔助丹藥——孕神丹,公孫羽在房間內呆不住了。

走出閣樓後,看著儘是白色的世界,呼吸了幾口冰冷但卻非常清新的空氣,令他精神一振。強烈的寧靜而孤獨的感覺,讓公孫羽不知不覺的把靈識往身外一展,又進入了修鍊時候的虛無狀態。

意識海中頓時呈現了昨晚修鍊的時候無法看到的場景。

整個冰宮似乎活了過來。它在律動,一道道強大冰冷的氣息,像是有生命一樣,按照一定的規律,在宮殿的寬大「經脈」中流動穿梭。這個時候的宮殿就像一個完整的生命體,也在修鍊一般。自己就像存在在這個巨大生物的體內,被無數的冰冷氣流包裹,只要那些氣流稍微一偏,隨時都會把他吞沒一般。

公孫羽剛開始以為是某種強大複雜的聚靈陣,但仔細觀察了一陣,又發現根本不是,似乎這只是冰凰殿的本能。

他頓時大吃一驚,心想:莫非這個宮殿根本就是一件複雜的空間法寶一樣的存在?就像以前聽說過的強大仙人留下的仙府一般,能夠自動吞吐靈氣,自成世界?

公孫羽還來不得細想,又感覺到宮殿後面出現了一股強大到無法形容的生命氣息。

他的靈識雖然被宮殿外的結界罩住,無法到達那裡。但卻能清晰感覺到,那個強大的生物正在吞吐著這冰天雪地的能量精華。

它一吞一吐之間,似乎整個山脈連著宮殿都在輕微顫抖、震動。

正待要仔細感覺的時候,只覺那生命似乎朝自己「看」了一眼,那「目光」穿透了宮殿的防護,直達公孫羽身上,頓時令他從虛無狀態中醒了過來。

睜眼之後,把目光投向那個方位,公孫羽瞬間明白,那個生命體應該就是那個冰晶神樹了。

想到了神樹的神奇,他不禁升起了無法抑制的好奇感。想立即去看看那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冰晶神樹到底還有何奇特之處。

阿爾斯在昨天曾經告訴他不要亂走的時候,他雖然放在心裡。卻只認為是到了別人家裡,沒有得到主人允許,隨便亂走確實不禮貌。現在他明白了,這個冰凰宮非常危險,只要自己踏錯一步,進入了宮殿的禁區,估計逃脫了不了被無處不在的冰凍靈氣吞沒,變成冰雕的下場。

但他想起阿爾斯似乎沒有說不過不能到後面冰晶神樹那裡。剛才他在虛無之境中看見,這裡過去正好有一條路,直接可以走到宮外,正是昨天阿爾斯所走的方向,也沒見有什麼危險。公孫羽心裡頓時躍躍欲試。

心動不如行動。當他走出閣樓所在,正準備踏上那條路的時候,突然頭上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人族,你要去哪裡啊?」

公孫羽抬頭一看,見冰凰靈兒正在自己頭上盤旋,竟然無聲無息。

如果不是她出聲,他絕對發現不了她的存在。

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來的。但公孫羽不想得罪她,對方就像一個心智還沒有成熟的小孩,脾氣變化很快。誰知道會不會像昨天那樣,突然對著自己噴一道冰凍射線。

所以聽到發問,公孫羽只得說:「靈兒姑娘,不要叫我人族,我是有名字的,叫公孫羽。你可以叫我公孫羽或者公孫。我想在這附近走走,打算去看看神樹前輩的風采。」

冰凰盤旋了一會,突然下沖,穩穩地落在公孫羽前面。

她體型龐大,站在地面上就像一座山,旁邊的公孫羽就像是螞蟻一樣。體型上的差異,而且距離又近,頓時讓他感覺到一些壓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