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世劍公子 >第二章劍修公孫羽

第二章劍修公孫羽 (1/2)

小說名稱《異世劍公子》 作者:蕭無風  更新時間:2013-04-30 19:44  字數:4892

公孫羽是個劍修,出身於修真界天藍星公孫世家,而且還是家族的嫡系傳人。

「劍公子」之稱的公孫羽意氣風發,十八歲成年後,經過家族長輩的首肯,一襲青衫,手提青鋒長劍,開始了在天藍星各險峻之地的歷練。

遊歷了兩年之後,自感即將突破,正準備回家閉關的公孫羽,卻意外得到了傳自民間的一張遠古藏寶圖。

他好奇之下,循著藏寶圖的指示,開啟了一個遠古陣法,卻遭遇了一具不知道被困了多少年的厲害殭屍,險些重傷喪命。

如不是殭屍被困無數年月,修為消耗地差不多,公孫羽又仗著陣法和修為,這才勉強逃了差不多一個月。

只是,他最後還是被殭屍追上,打下懸崖,幸好有先祖得自一個遠古練氣士留下的玉佩救了一命。

當公孫羽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俯卧在顛簸的馬背上,他猜測自己被殭屍重傷摔下懸崖未死而獲救了。

駿馬賓士的速度頗快,外加公孫羽現在內府受傷未愈,全身脫力,這樣俯在馬背上,腹部直接壓在堅硬的馬背上。

也不知道這樣的顛簸持續了多久,反正現在他非常難受,全身好像已經完全散架,同時胃部翻江倒海,想吐卻又吐不出來。

畢竟他被殭屍追逐的日子,至少餓了有十幾天了,更是滴水未進。

公孫羽發出嘶啞而又有氣無力的聲音說:「請放我下來好嗎?」

眼看小鎮的身影漸近,正愁著心事的麗絲,突然聽到一個微弱的聲音在自己身前腿邊響起,差點嚇了一跳。看向出聲的地方,這才想到可能是昏迷的男人醒了。

她連忙勒住韁繩,把公孫羽扶下馬背,卻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公孫羽,只得尷尬說:「你醒啦!」

公孫羽站定之後,見扶著自己的是一個美麗,且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的小姑娘,雖然身材嬌小,但穿著藍色的軟甲,卻令人眼前一亮,頗有幾分英氣。

只是這打扮卻一點不像武林人士,江湖之人不允許穿甲戴盔。但也看不出是朝廷哪支軍隊里的,而且這姑娘的長相雖然美麗,但卻怎麼看都不像是天藍星各大國家的人。

公孫羽連忙錯開那姑娘扶住的小手,然後拱手道:「姑娘,多謝救命之恩!」

此時公孫羽被困一月之久,先天真氣早在與殭屍惡鬥之時消耗完畢,加上半個月水米未進,體內又有傷,身體非常虛弱,急需補充能量和調息恢復。

不過眼下似乎還在野外,遠處不斷傳來的獸吼聲,看起來還不算安全,而且也沒搞清楚狀況,他也不急在一時。

麗絲看著虛弱的公孫羽,心裡更愁了。

心裡暗想,完了,這絕對是個普通人,而且還是個病怏怏的普通人,不知道老爺他們能不能接受這個女婿。

不過當看到公孫羽拱手時,表現出的神態倒是讓她感到驚奇,因為這種禮節她並沒有見過,似乎帶著些古樸的氣息。

然後就是公孫羽的眼睛,黑白分明,非常純凈,這可是築基的先天高手才能有的眼睛,跟剛出生的嬰兒一樣純凈,雖然麗絲不清楚這些,但卻不妨礙被吸引,從而注意到。

恍惚間,麗絲不知道怎麼想的,回了個騎士禮,說:「不用客氣,姑……恩,這位少爺!」

公孫羽心底感覺這個姑娘有些怪怪的,但卻沒有細想,不過也看出了小姑娘的尷尬,當下說:「這位姑娘,我姓公孫,名羽,你叫我公孫羽好了,不知道姑娘芳名如何稱呼?」

麗絲想了想,雖然不知道這個姓公孫的以後如何,是否能被伯爵認同,但至少自己現在應該禮貌一些,就回道:「公孫少爺,您可以叫我麗絲,我是小姐的貼身侍女。」

公孫羽有些奇怪,問道:「麗絲小姐,你說的那位小姐是指哪位?」

眼前怪人的問題,麗絲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這名男子應該與自家小姐簽了同心婚契的,既然契約成功,那他根據小姐共享的靈魂力量,自然知道小姐的存在的,甚至還有小姐的一部分記憶才對。

麗絲是個四級劍士,稍微集中精神感應一下,就能從公孫羽身上感知到卡娜那熟悉的氣息,看來契約是完成了的。

但公孫羽哪裡知道這些,他現在還餓著肚子,況且體內真氣全無,哪有時間去感應體內是否有別人的氣息。更何況長期運轉陣法及逃命,精神力早已枯竭。

最重要的是,他也沒有練成強大的神識,自然不能知道靈魂深處的異狀。即使感應到了,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兩人都覺得此時氣氛有些尷尬的時候,公孫羽的肚子恰好出來解圍了。

「咕嚕嚕……」的聲音讓麗絲有些好笑,公孫羽則有些尷尬,不過現在他臉上滿是灰塵污垢,臉色倒是看不出來。

還是善解人意的麗絲首先說:「公孫少爺,前面不遠處有個小鎮,我們到鎮上去休整吧。」

公孫羽想想也是,現在沒有力氣打獵,一時間也找不到安全的地方可以調息療傷,只得跟這位小姑娘到有人煙的地方去吃點東西,然後再恢復些功力。

很快,還有件尷尬的事情出現,小鎮看著離此地不遠,但如果憑雙腳走路,可能月上中弦了,也未必能到達目的地。

可是,兩人只有一匹馬,麗絲看公孫羽虛弱的樣子,也不像能走多遠的路。

最後沒辦法,善良的麗絲首先說:「公孫少爺,我們上馬吧,這裡離小鎮還有十幾里路。我坐前面,你坐我後面吧。」

公孫羽有些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