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五十四章七階,梓

第五十四章七階,梓 (1/2)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4-03-13 21:54  字數:3661

時光飛逝,轉眼,又是數天過去。

李雲的日子似乎也恢復了難得的平靜,不是和雛甜調**,便是陪著諸寧靜靜的看會書,說會話。

家中顯得久違的靜逸悠閑。

不過,對整個魔界來說,戰爭的氣氛已經深入了每個人的心中,那一抹濃重的肅穆壓抑,讓行人都不再交談說話,商鋪也關了大半,每天看著還是那些人,但所有人的神色都已不復當年的歡快。

而最讓人感到震動的是,就連各地的靈師學院,也在今日正式宣布無限期停學,將各自學員放回了家。

還算平和的日子,幾乎可以用手指數著一天天少去。

城外。

一行數人如春遊踏青般走在芳草萋萋上,低首看書的諸寧,時不時便要去採花的艾麗莎以及雛甜,三女正中是李雲,一邊走著,此時,三女都忍不住偷偷向李雲瞥去。

「嗯,嗯,知道了。」

李雲右手輕輕摁著自己太陽穴,走在路上,一邊不知和誰應道。

「好的,這幾天我會抽時間回去,嗯,知道了」

又過了半響,終於放下手,李雲鬆了口氣。

「怎麼樣?伯母說什麼?」

艾麗莎頓時眼眸一亮,急問道。

雛甜也滿是羞澀的看過來。

「也沒說什麼。」

李雲笑著搖頭,「就是吩咐了幾句,又想我的緊,讓我能快些回來陪陪她——」

目光落到雛甜身上,李雲繼續道:「順便,將她那乖巧的兒媳婦帶去給她看看。儘儘孝心。」

「你又要走了?」

艾麗莎顯得不滿。

雛甜則再次低下頭,想了想,才緊張問道:「李雲,去見見母親,我要準備什麼嗎?」

「沒什麼要準備的。」

李雲握了握她的小手,道:「那邊吃住都有。什麼都不缺。」

「可——」

「放心吧,我母親很好相處的,還有些孩子氣,你就將她——將她看作艾麗莎來待便是。」

李雲說罷,頓時腿上一麻,卻是艾麗莎不岔狠狠踢了他一腳,怒罵:「你說誰孩子氣了?!」

「你說誰便是誰了。」

李雲調侃道。

「你——」

艾麗莎撲了上來,「我咬死你哦!」

身子一閃,李雲躲過妮子的撲擊。而後將手一摁,就黏在了她額上,讓她張牙舞爪,卻碰不上。

看著艾麗莎惱怒的嗔叫,雛甜也終於捂嘴笑出來,心中緊張的情緒稍減。

「好了。」

和妮子玩鬧夠,李雲遙遙看了眼已經離開不短距離,現在已然化作一個黑點的帝都城池。說道:「這裡差不多了。」

三女停下動作,目光看過來。

「李雲。」

雛甜又忍不住握著他手腕。擔憂道:「小心些。」

「放心,只是普通進階罷了。」

李雲安慰的笑了笑。

「哼,莫吹大氣了,到時候可別死要面子撐著。」

艾麗莎方才怒氣沖沖,此刻自然不願拉下面子提出擔心,只是改為傲嬌。抱胸哼道。

「堅守本心。」

諸寧合上書籍,同樣難得提了一句。

六階已是高階靈師,進階的危險更甚,完全是綿里藏針,看著威勢不變。但無盡兇險自在周圍虛空,稍不甚就是身死道消,到時候被天道同化吞噬,那可連全屍都做不到了。

「嗯。」

李雲沒有拒絕她們的好意,點點頭,而後身子輕輕一躍,便獨自落到了百丈外,自腳尖離地到落地這片刻功夫,明亮的天際已經風雲變化,瞬息暗下。

狂風隱隱呼嘯,但與往常不同的是,沒有雷聲。

濃厚烏雲的形成速度超出了艾麗莎等人的意料,彷彿要直接傾倒顛覆下來般,無聲中,給人更大壓力。

「好可怕。」

艾麗莎喃喃自語。

「還沒開始么?」

雛甜咬著唇瓣,擔心的看著正中的李雲。

「開始了。」

諸寧眼眸專註,看著李雲的身周無形波紋變化,扶了扶鏡框。

一道光柱猛的自烏雲之上落下,罩到李雲身上,在兩女的驚呼中,李雲身子半漂浮著,緩緩閉眼,開啟了進階試練。

一息過去。

兩息過去。

「咔嚓。」

光華髮出一聲碎裂聲,淡金色的光壁出現一道巨大的裂縫。

「咔嚓咔嚓——」

在三女驚異的目光下,裂縫猛的擴大,而後,便聽嘩的一聲,化作漫天碎屑光點。

李雲身子穩在空中,睜眸,露出淺笑。

「這就——」

艱難的吞咽了唾沫,艾麗莎難以置信道:「完了?」

「那你還想如何?」

笑聲自背後傳來,艾麗莎眨眼再看,前面哪還有李雲的身子,而後身子立即如小兔般蹦起,看到眨眼就出現在自己背後的李雲,妮子面色一紅,嚷道:「你還說我小孩子氣,你現在不也嚇死人了,仗著修為高便能這麼嚇我么?!」

「抱歉。」

李雲擺擺手,面上笑容不減,「剛進階,一時沒控制住。」

他也萬萬沒想到,已經經歷過一次天道同化後,又有了初代血脈,如今進階便如此簡單幹脆。

恐怕,也許只有當進階九階時,才能讓他感到阻力了吧。

切實感受到血脈帶來的好處,李雲現在心情不可謂不錯。

和艾麗莎說完,李雲目光看向諸寧和雛甜。

「要走了?」

諸寧忽然道。

李雲驚訝的看了她一眼,而後,苦笑點點頭。

「我想先去原生界看看。」

看來,比起雛甜,還是諸寧更了解他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