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四十七章回家

第四十七章回家 (1/1)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4-03-13 21:54  字數:2923

天變異象,而且不是一城一地,是遍及了整個魔界,如此恐怖的規模,頓時,世人皆驚。

所有生活在魔界的魔族和獸族都驚呆了。

所有原生界和天界的種族也都驚訝了。

「這是怎麼了?」

「發生了什麼事?」

誰也無法第一時間辨別清楚。

但所有人都知道的是,魔界出事了——

出大事了!

於是,原生界人人自危,牢守起各個與魔界相連的位面節點,簡直水潑不進。

天界在彈冠相慶的同時,也抓緊了對魔界的滲透調查,爭取第一時間得到宿敵的信息資料。

然後——

「丘比消失了?」

「丘比消失了?」

第一手資料傳來,放在各個有心無心的高層桌几上,所有人的面色都沉了下來。

丘比於魔界的重要性,所有人都清楚,而現在,無論丘比是出於什麼原因消失了,又去了哪裡,這些都已經不重要,眼下最重要的是,失去了丘比後,魔界將會出現多大的恐慌,而失去了丘比的魔族——

他們又需要做何事來轉移這股生存恐慌?!

「傳令,備戰。」

天界,神王背著手,如此下令道。

待大臣貴族們都下去後,他保持著姿勢不變,始終看著窗外,良久,神王終於鬆開緊繃的面容,喃喃道:「成神——」

「這就是成神么」

天界全體動員,早早的拉響了警報,而在原生界,當丘比消失的消息傳到了魔網上,所有人族都沸騰了。

其中有人幸災樂禍。有人無謂聳肩,自然也有看出其中危機,在網上呼籲開來的有識之士。

魔界遭逢大難,他們必然要轉移災禍,要對人界下口了!

而人界那些高層正在作甚?

高高在上的五行眷顧者們仍忙著內鬥,似眼中只有其他四位。而被稱為人族最後希望的光明教會則依舊態度曖昧,不知在等著什麼,始終沒有站出。

網上滿是小說動漫,到處是沉浸在人族昔日榮光里的愚昧人族——

如此境況,一旦魔族全面入侵人界的話,我們又拿什麼來抵抗?

我們——

到底該如何自保,如何保護腳下這片美麗的土地?

於是,有識之士們迷茫了。

被有識之士們那微弱的聲音驚醒的少部分人族也迷茫了。

那些大帝國之民還有帝國強盛軍隊暫時保護周全,尚有驚無慌。而那些本身就是小公國的居民呢?

不知道的繼續不知道。

而知道的——

已經在蔓延傳播恐慌。

所有人族都沒有發現,在不知何時,自己身邊那數量龐大,種類繁多的「吾王親衛隊」等類似的社團組織中,出現了一個名為「王之軍團」的神秘勢力,時隱時現,大肆的招入各境界的靈師,無論是沒到五階的偽靈師。還是五階以上的高階靈師,全都是在他們的納入目標中。

而和大多數相關社團一樣。每一個「王之軍團」的黑袍人,無論身在何處,都會貼身攜帶一張人王凱利撒的畫像——

金髮,薄唇,綠眸,長劍。胸甲,鎧裙,明亮動人,颯爽英姿。

沒有哪個大勢力會認為,將動畫中的人王形象作為真人膜拜的組織能有什麼潛力和威脅性。同樣,沒有哪個勢力清楚,「王之軍團」隱藏在水面之下的實力究竟有多驚人恐怖

不,可能有一個勢力清楚。

靈域。

一行數十名灰袍人在雪地上亦步亦趨,低首彎腰,似在抵擋無處不在的冰雪寒風,但每一步落下,他們的身子都不晃不動,顯得猶有餘力。

終於,為首的老者停下,抬首,露出蒼老的面容,渾濁的目光看著面前漸漸出現的黑影,嘴上揚起了最純真的笑容。

「來人止步!」

沉著的厲喝響起,聲音落下,頓時,幾十個黑袍人已經自天上地面包圍了老者一行人。

「私人領地,擅闖者死!」

「還不速速退去!」

話聲落下,所有黑袍人都已帶上狠厲氣息,目光如狼,毫不畏懼。

「鄙人光明教會。」

直到此時,老者方才將頭罩去除,一邊慢慢說著,看著面前的年輕人在聽到話後眼中露出震驚,咧嘴笑了笑,接著道:「麻煩通告人王一聲,就說,在下有事拜訪。」

轟!

聽到「人王」二字,滔天氣勢便猛的自所有黑袍人身上爆發而出,眼中也透出**裸的殺意,但在老者一群人身上,卻仍古井無波,各個低眉垂首,除了老者,皆看不清面容。

就在整個局勢千鈞一髮,黑袍人即將動手的一刻。

終於,淡淡的女聲透過無數空間傳來,讓劍拔弩張的氣氛消失一空。

「讓他們進來。」

嗡——

話聲一落,雪地即出現一個泛著藍芒的光洞,變幻不定,不知通往何方。

「打擾了。」

老者微微彎腰,而後,重新戴上帽子,對周圍的年輕靈師笑了笑,帶頭走進了光洞中。

「正好。」

神秘空間中,代表凱利撒的光團悠然轉身,目光自海面上的明爭暗鬥中收回,看著進來的老者,以及他身後帶來的那些終於露出驚訝目光的年輕靈師,自來熟道:「本王有些事需要你們去辦。」

老者沒問是什麼,只是眯著眼看了看光團狀態的凱利撒後,就再次微微彎腰,道,「榮幸之至。」

「人王殿下,不知您現在可有稱手的聖器?」

「聖器?」

凱利撒身上的光團動了動,淡淡反問:「你們難道還給我準備了聖器,要獻於我么?」

「自是不敢,畢竟聖器有靈,會自行覓主,不過,若殿下此時尚無稱手的兵器,我教會倒是可以為您提供一些刀劍,威力只比聖器稍弱——」

「不用了。」

聽到不是聖器,凱利撒的興緻再次散去,轉悠了下身子,道:「聖器我已經有了。」

「哦。」

老者眼眸閃爍了下,而後笑道:「倒是老朽多心了。」

清晨,整片大地尚透著雨後的清爽芬香,在久違的鳥鳴下,室內,大紅的床鋪上,沉睡的李雲眼眸動了動,緩緩睜開。

手臂上傳來柔膩溫滑正不斷刺激著他的神經,而待他轉首,看到一絲不掛的少女正依戀的將頭顱靠在自己身旁後,看到她臉頰上那兩抹未散的醉人紅暈,聞著少女微汗的體香,李雲的目光不由出現一絲恍惚。

這場景——

很熟悉啊

三年前,他和雛甜的初識的那一天,共同度過的第一夜,不正是如此相似么?

目光不由放柔,看著少女細長的睫毛顫了顫,李雲不由露出輕笑,探首,輕吻了吻少女光滑的前額。

「別——我真的不行了。」

小白羊般的少女被這一吻嚇了跳,忙睜開眸子,下意識就弱弱舉起了白旗。

「天亮了,小傻瓜。」

李雲提醒了她一句,而後,將嘴靠在少女脖間,吐氣道:「還有,我們該回家了。」未完待續。。

ps:不敢寫的太深了啊最近風聲緊,難得想試試自己在這方面的功力來著的,唉/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