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二十七章出乎意料的雛甜

第二十七章出乎意料的雛甜 (1/2)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4-02-13 14:22  字數:3579

「雲哥哥,我和你說,昨天牛頭人一族也來找我們了!讓我們都驚訝了半天。」

魔網中,梓誇張的兩手張開,划了個大大的半圓,「一個個都那——么大個!不過都很老實呢,和魔界的那些牛頭人簡直是兩個性情,在見過雪他們後,他們就乾脆的正式加入了聯盟,和其他可惡的種族完全不一樣!」

「不過,有了牛頭人加入以後,我們的底氣就更足了。」

「哦?」

李雲看著梓,「原生界的牛頭人一族還很強大?」

「是啊。」

梓點點頭,她的臉蛋紅撲撲的,高興道:「當初牛頭人一族內部分裂,追隨魔族的數量也就是四成多,不到五成的樣子,大部分牛頭人都還是守在雷霆崖,守住這個祖地基業,現在有了他們的加入,直接讓我們聯盟的實力增強了幾乎一倍,在和暗夜貓族的戰鬥中,我們現在完全佔據主動了!」

「還是別太疏忽才好。」

李雲手指在梓光潔的額上彈了彈,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現在暗夜獸族中也只是貓族在和你們戰鬥,而你們聯盟雖成,但雪他們現在也只願意在暗處給於你們一定幫助,仍不願這麼早就觸及整個暗夜獸族的底線——」

「這段時間以來,你們貓族的戰士損失依舊不少吧?」

聽到李雲的話,梓摸了摸額頭,頹然嘆氣,點頭道:「是有很多戰士犧牲了,但他們說的都很有道理,我們也沒辦法,而且此事大長老她也答應了。」

「對了。」忽然似想到什麼,梓抬首,不滿的瞪著李雲,問道:「你當初離開的時候,到底和大長老說了什麼?」

「怎麼了?」

李雲眉挑了挑,笑問。

「她之後閉關了三天,好像在卜算什麼,後來似乎失敗了,還遭到反噬,整整吐了一地的血!」

梓狠狠叉腰,瞪著李雲,沒好氣道:「大長老直到現在都還沒好,整個人都老了好幾歲一樣。」

聽到這話,李雲搖搖頭,不欲回答,但看到梓那追問的眼神,終於笑了笑,「她想要增強貓族的實力,於是我就告訴了她一些消息。」

話語頓了頓,李雲聳聳肩,繼續道:「然後就如你所見,成這樣了。」

「啊——」

聽到李雲的解釋,梓懊惱的抓住他的手臂,「那你為什麼不先和我說說啊!大長老也真是的,受傷後也只是整日不見人了,害的其他人都擔心不已。」

「雲哥哥,現在貓族都已經有人在說,大長老的傷都是你害的了,說你是災星,去哪哪就要出事死人,真是的,我想阻止反駁都沒辦法。」

「只要你相信我不就好了。」

李雲倒是完全不在意,搖搖頭,道:「更何況,大長老她也清楚我的想法,你們統一了意見,那下面那些人究竟怎麼想,也便不重要了。」

「話雖如此,但是——」

梓臉上還帶著憤憤不平。

「對了。」

李雲也開口問道:「大長老受傷以後,你們駐地最近有來過什麼神秘的客人嗎?」

「神秘客人?」

梓奇怪的看了李雲一眼,猶豫了一下,終於道:「有是有......」

「人族?」

看到梓的為難,李雲心中瞭然,定然是大長老吩咐了她,不能將此事隨意透露出去,於是心下笑了笑後,再次搶先問出來。

「哎——?!」

梓可愛的眼眸一瞪,表情完全暴露了她心中的想法。

「好吧。」

李雲擺手,笑著制止了少女接下來要問出口的話,「既然大長老不讓你說,那便就此打住好了。」

「我看你是已經知道了吧。」

梓不滿嘟喃了一句。

「時間不早了,下次再聊吧。」

李雲沒在意梓的牢騷,使勁撓了撓少女的頭顱後,最後又道:「還記得我的吩咐吧?」

「知道了啦。」

梓眯著眼哼哼著,享受李雲的抓撓,不滿道:「你都不知道吩咐多少次了,比大長老還要囉嗦,不就是日後其他的暗夜獸族介入戰爭後要我小心點么?」

「只是這個么?」

李雲不滿意梓的回答。

「還有就是小心蠻牛.血蹄那傢伙是吧?最好就是見到他便跑,讓狼族和牛頭人對付他去。」

梓抬首,將精緻的下巴靠在李雲胸膛上,不滿嘟喃道:「是不是這個?我都知道了啦。」

「那就好。」

李雲稍稍放下心,蠻牛的性格他多少了解一些,而暗夜牛頭人一族的理想在魔界也不是秘密,他們是想打回雷霆崖,應該不會和貓族有正面接觸。

最後再想了想,發現要吩咐的都已經吩咐完了,於是,在梓戀戀不捨的目光下,李雲的身子還是漸漸淡去,離開了魔網。

「出來了?」

耳邊傳來不滿冷哼,李雲看去,看到艾麗莎正不滿的看著自己,「真是的,雛甜姐姐的成年禮都快開始了,你都還有心思上魔網。」

「不是就這一會么?」

李雲撓了撓鼻子,苦笑道:「準備現在就走了?」

「那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家裡又沒這麼好的設備,早去學院準備,也能佔個好位置。」

艾麗莎說罷,轉身出了門。

在學院中上學的普通學員,若沒有家族資源,那在成年前的三天可以申請有償使用學院提供的人造洗靈池,進行為期三天的沐浴,讓成年後覺醒的效果達到最佳,雛甜就是如此。

她在數年前就沒了李家的照拂,而依照她那自卑的性子,也不願接受艾麗莎或者李松蘭的特權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