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二十六章路上

第二十六章路上 (1/3)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4-02-13 14:22  字數:5663

「偉大的王,英俊的王,請饒恕在下以後無法再陪伴您左右。」

在戰場後的蕭索黑煙之中,第三騎士銀之爪躺在凱利撒的懷中,臉上依舊帶著往日那乾淨慵懶的笑容,但他的一對獸瞳卻已經渾濁,赤紅的鮮血慢慢在凱利撒的雙手上溢出,熱乎乎的,白氣騰騰——怎麼也無法止住。

「閉嘴。」

凱利撒俊美的臉龐少有的露出憤恨無奈,只見雙目充血,緊緊抱著懷中的部下,徒勞的將自身靈力注入他身上,「敢擅自評價本王的外貌,力,你真當本王日後再也治不了你了么!」

咳咳——

聽到凱利撒的話,獸人笑了起來,但才剛剛開口,喉嚨立即一股甜意涌動,笑聲轉為激烈的咳嗽,吐出無數血沫。

「天,很藍啊。」

短暫的咳嗽完,獸人的目光已經開始渙散,仰著頭,似乎還想再看一遍藍天,甚至慢慢抬手,想去觸摸。

「聽本王的話,閉嘴!」

凱利撒眼眸瞪的幾乎撕裂,低吼命令道。

「呵呵——」

獸人繼續無力的笑了笑,這次沒有咳嗽,而他那蒼白的右手終究是無法觸及藍天,於是,似乎精疲力竭,只見他的手掌一軟,掌心已經靠在了凱利撒俊逸的臉龐上。

「王......」

凱利撒的身子一僵,沒有躲開,但他也無需再躲開,因為,獸人那虛弱的指尖甚至還未來得及摩挲一下,已經在下一刻再次離開,如失去了所有力量,直直垂下。

臉上帶著笑容,獸人已經心滿意足的,安心的,合上了眼眸。

天元歷5180年,原愷瑟公國國都,第四次輝煌戰役,最終戰,人王第三騎士,獅人銀之爪力——

卒。

看到這裡,無論是否對力的異族身份抱有偏見,所有讀者都忍不住在心中嘆息了一聲。

銀之爪力,亦叫閃金之獅,這位歷史上人王身邊唯一一個在綻放出奪目光華後早早退場的九大騎士,也是九大騎士中唯一一個獸族騎士,出身是謎,來歷神秘,被後世無數人族學者苦苦研究而不可得。

現世公認的看法是,恐怕就在當初,力的身份也是除了人王外再也無人知曉。

畢竟原生界的獅族在人王時期便已大都遷入魔界,在原生界殘留極少,而神秘的力被凱利撒力排眾議收為手下後,亦是經過長期的浴血奮戰後才漸漸被同僚承認。

毫無疑問,力的身份是特殊的,這不僅體現在來歷上,他的死亡,在人族史書上更標示著一個很重要的轉折點。

預示著,人王一直以來那彷彿如天眷的一帆風順將徹底消失,之後的戰役雖然依舊勝多敗少,但不可避免的,大敗仍然發生了。

天裂崖戰役,臨海城之殤,望天城爭奪戰......

看到第三騎士死亡這段情節,所有心繫小說而反覆閱讀過本族歷史的人族,心頭都不可避免的浮現出一場場熟悉的不能在熟的戰役名稱,一點點的,他們的心——

都慢慢的揪緊了。

「怎麼就死了呢?」

這是所有讀者的心聲。

是的,怎麼就死了呢?

以前他們閱讀這段歷史時,力的死亡,加上時間地點,以及背後的歷史意義,總共加起來的字數也就是兩句話,體會自然不深。

而當看《人王傳奇》最新的更新後,看到銀之爪那蒼白無力的,彷彿大勢來臨無可抵擋般的死亡,就似看秋至葉黃,花開花落,一片突兀中透著無可奈何,明明知曉,卻也只能睜眼看著,而後,發出這段遺憾的嘆息。

或許有感性的人族少女此時又淚流成河,但他們的疑惑卻都是一樣的。

怎麼就死了?

力的死亡,實在是有太多意外了。

彷彿一切都是最最精妙的巧合,相互牽連在一起,編製成無形的命運大網,將力捕獲,無聲沉溺進歷史長河中。

彷彿——

一切都是計算好了般。

不止一個讀者心中想到這點,而後,心中的寒意漸漸生起。

繼續閱讀下一段。

第一騎士無聲鐵壁亞倫終於姍姍來遲,他的身上同樣浸透了鮮血,而等看到凱利撒懷裡的力後,他那彷彿古井的眼眸仍沒出現一絲波動,只是默默的走過來,默默的站在凱利撒的身後,默默的站立,默默的——守護。

「為什麼?」

凱利撒自言自語。

「為什麼?」

「為什麼......」

始終沒等到回復,低喃了三聲後,他的聲音也漸漸消失。

「為......什麼?」

輕輕嘆息了一聲,坐在顛簸的雲車上,阿爾托利亞睜開漂亮的眸子,如此自言自語道。

「什麼?」

邊上的凱蒂疑惑轉首。

「姐姐,你流淚了!」

被凱蒂提醒了,阿爾托利亞方才回醒,臉色出現一抹淡淡紅暈,少女直接拿手掌擦拭了下濕潤的眼角。

「哦,我知道了,你剛剛一定看《人王傳奇》了!」

此刻凱蒂表現的頗為聰明,想到什麼就立即大叫了出來。

此話一出,頓時,整個馬車上的行人目光都聚集了過來。

「兩位可也是《人王傳奇》的書迷?」

不等阿爾托利亞回答凱蒂的問題,她對面,只見一個年輕的男性靈師似乎早就蠢蠢欲動,此時立即抓住時機搶聲問了過來。

「現在整個人界又有誰不知《人王傳奇》。」

另一邊,一個中年靈師呵呵笑了起來,彷彿在譏笑對方低劣的搭訕手段。

年輕靈師臉龐一紅,偷偷看了眼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