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一百四十三章順利?

第一百四十三章順利? (1/2)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4-01-10 03:14  字數:4296

「笑話!」

面對這倒貼上來的金髮美靈,夜菱也不再淡定了,直接自李雲肩上站起,一手叉腰,冷笑:「你算什麼東西,我們憑什麼要收你?」

金髮靈沒理會夜菱,雖然對方的修為遠遠高出自己,但她卻清楚,這其中真正能做主的是誰,「我叫金凝!」

「我會拍寫真,會演戲,會做配音,會唱歌,你收了我,能給你帶來數不清的靈幣!」

「哼,靈幣?」

夜菱掩嘴輕笑,不屑的態度溢於言表,「你覺得我們會缺么?」

「你知不知道,在魔網裡寫《海的女兒》的時辰是誰?」

聽到夜菱的話,金凝原先還不在意的面龐瞬間一頓,而後木然看著夜菱,看到對方下巴驕傲一抬,剩下的自然不用再說明。

「你是時辰?」

聲音忽然帶著尖銳,金凝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李雲。

李雲皺眉,看著夜菱反應,又看著金凝驟變的態度,沒理會兩人的耍寶,而是直接看向風無姬,「我可不認為自己有能將一隻妖精收做伴生靈的條件和能力。」

魔族的伴生靈都來自覺醒,李雲雖然特殊了一些,但無論夜菱還是光憐,其身上都好歹有他的三魂七魄存在。

至於面前這金凝——

他想收,也得要有收的能力。

而且,看夜菱對此也似乎是抵觸至極,畢竟,若說光憐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小公主,與世無爭的話,那金凝就是極品都市麗人,一看就是講究品味的范。和夜菱這肆無忌憚的牛仔小太妹在初見時就有了不可調和的天然矛盾——

不過說起來,夜菱似乎壓根就沒看誰順眼過。

一道凌厲的目光掃來,李雲終於壓下心中紛亂的心思,無視夜菱的威脅,繼續倘然看著風無姬。

「不試試又怎麼知道?」

風無姬淡淡回道。

李雲皺眉,看著她。

「看我做什麼?!」

風無姬被看得不舒服。忽然炸毛,「你以為我真是萬能的不成?你不是命運之子么?不是光暗之子么?既然有了兩隻伴生靈,那再多一兩隻,也不奇怪?」

「你真不知道?」

李雲終於確認了眼前這妮子的想法。

「我知道什麼?」

「死馬當活馬醫?」

「嗯哼。」

風無姬下巴一抬,看著李雲,「既然命運安排她出現在你面前,那就說明你倆的羈絆還沒斷,既然如此,你試試又何妨?」

「那你一直讓我試又是何意?」

李雲眼眸微眯。忽然反問。

「我樂意。」

風無姬充分發揮起了女性的某些天賦特長,立即讓李雲啞口無言。

「恐怕是為了自己以後的倒貼鋪路。」

夜菱此時忽然冷冷出聲。

風聲起。

暗芒現。

風無姬轉首,看著毫髮無傷的夜菱,咬牙道,「說話小心點,別風大閃了舌頭。」

「多謝關心,你還是小心自己,別心虛之下絆倒摔跤才好。」

夜菱不甘示弱。冷笑。

她此時六階的修為,也不是光憐那傻瓜蛋。面對風無姬還真就不慫了。

李雲有些頭痛。

夜菱雖然聰慧自主,但交際水平真心不怎麼樣。

「要打架嗎?要打架嗎?」

光憐這個不知趣的也湊了過來,一臉興奮的模樣,對風無姬雀雀欲試。

「哼。」

風無姬至始至終就沒睜眼看過這萌貨,袖子一擺,轉身。不見。

「啊。」光憐遺憾咂嘴,「走了。」

李雲看著眼前三靈,陷入深思,而後目光微微掃了眼周圍後,也不等她們再說什麼。同樣手一揮,隨即,三靈皆不見。

眼眸合上。

再次睜開時,他已經出現在意識空間中。

「主人——」

光憐歡呼一聲撲來,抱住他的臂彎。

也只有在這裡她的身型才和李雲一樣,也才能做如此親昵的動作。

「你——」

金凝看著李雲,嚇了一跳,「你怎麼和我們一樣大小?」

「靈師修為過了五階就是這樣。」

李雲隨意解釋了一句,看著她,終於嚴肅,問道:「好了,這裡沒有妖精的窺視,你可以說下自己的真實想法了么?」

「你真的是時辰——閣下?」

金凝再次問出這句話。

「如果沒有其他人也叫這個名字的話。」

李雲聳聳肩,「那我應該就是時辰。」

「那你怎麼會和妖精在一起?!」

金凝尖叫起來,面上滿是不敢置信。

「難道你沒聽說過么——」李雲反倒對她更好奇,「最近眾多小說家失蹤的事件?」

聽到李雲的提醒,金凝終於回過神,眼眸睜大,震驚道:「這些都是妖精幹的?」

「她們究竟想幹什麼?!」

「這就不是你,不是我們能關心的?」

李雲笑了笑,沒有絲毫身為「受害人」的自覺。

「我現在問的是你——」目光看向金凝臉龐,李雲接著道:「你的主人剛剛身死,你現在究竟是什麼打算?」

將話題轉回此事上,金凝凄慘一笑,「什麼打算?我還有什麼打算?身為伴生靈,主人死了,我卻還活著,這難道不是最大的諷刺么?」

「本來打算就這麼獨活世間,或等著時間流逝,自己也終將跟著消散,卻沒想來到這神奇的地方,還遇上了妖精這些異端——」

說到這,金凝的情緒激動了起來,「妖精?我要做妖精?!」

「開什麼玩笑!我金凝好歹也是高級名媛,一流明星,出入上層社會,高級會場。更是被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