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一百一十二章六階,請?

第一百一十二章六階,請? (1/2)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4-01-10 03:14  字數:3367

光球外電閃雷鳴,但光球內,神王幾人卻看著忽然砰的一聲爆頭,鮮血飛濺的丘比屍體,眼裡驚異的有,思索的也有。

「這小東西潛伏魔界萬年,卻是被所有人都疏忽了。」

良久,大依雯忽然嘆道。

「可能不止萬年。」

神王回道:「丘比的存在歷史已經無從考究,可能在上古魔界初成時,它便已然存在。」

安西婭皺眉,一想到丘比那誇張的存在歷史,她心理就隱隱犯寒,「這世上怎麼還有這種噁心的東西。」

說罷,又想到自己之前還吃過不少丘比肉,更是胃部翻滾不已。

「寶寶有變化了!」

小依雯始終盯著李雲,此時第一個發現情況,立即興奮的叫嚷開來。

眾人聞言看去,見李雲的身形終於開始緩緩恢復,轉為實體,提著的心也終於放下。

之後,一股詭異的氣息便自李雲身上溢出,身軀漸漸抽搐,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只見他猛的握拳,手腕上青筋凸出,顯得是在忍受某種激烈的痛苦。

差不多在同時,幾乎肉眼可見的,李雲的身形開始緩緩長大了起來,雙腿變長,手掌更大,全身的骨架都咔嚓咔嚓的響動著,在全新血脈的激活刺激下,他成年後的二次發育正以驚人的速度完成著。

若之前的李雲還只是面容清秀,身材中等的話,那現在雖然臉還是那張臉。但無論是氣質,還是身材身高都完全是變了一個樣。

變化遠並不止如此。

終於等李雲的身材定型。隨即,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只見他光潔的額上,兩側皮肉開始蠕動,慢慢凸起,無聲無息的,長出兩根如白玉般的犄角。

犄角並不大,差不多也就嬰兒拳頭般大小。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

犄角是修羅族的象徵,男性雙角,女性則是獨角,只是一般修羅族的犄角都是黑中帶著鮮紅,血脈越純正,紅色也就越多,似李雲這般潔白如玉的。基本上沒人會覺得他是修羅族後裔。

而長出犄角後,變化似乎終於停住了。

幾人的目光上下掃視著李雲,漸漸生起疑惑。

魔族特有的尾巴,沒有。

神族特有的羽翼,沒有。

明明融合的神魔兩族的血脈,這兩大特徵卻都沒有出現——

「有趣。」

神王目光閃爍。喃喃了一句。

「不倫不類。」

安西婭撇嘴,面色微微紅潤,面前的李雲可是一直沒穿衣服

「寶寶!」

小依雯忍不住叫出口。

李雲睫毛一動,慢慢睜眸。

下一刻,神王面色一變。

白芒劇烈一閃。充斥整片空間,而在百丈外。神王瞬間帶著妻兒小姨子出現在那,周圍是一眾人,紛紛看著天際重新凝聚起的厚重烏雲。

剛剛那道白芒是天雷劈下之威,粗達三四丈,直直落在李雲身上,激起的閃耀電芒至今不息。

「怎麼還有天罰?」

小依雯驚叫道。

「問你寶貝兒子去。」

神王皺眉,不滿道:「他掌握初代血脈,冰心玉骨,修為再無桎梏,又借著天道同化,身化萬法自然的機會,竟然直接開始反向吸收起天道法則能量,衝刺六階了!」

嘶——

聽到這話,周圍吸氣不絕。

「好大膽的小子!」

大依雯的語氣滿是讚賞。

咯吱——

安西婭咬牙,看著李雲的目光似要噴火。

因為一旦李雲進階六階,那就和她修為一樣了,到時候她要再想欺負他,可就指不定是誰欺負誰了

想到此,安西婭竟隱隱開始後悔,自己前段日子太過忙碌,簡直腳不沾地,總想著事後有的是時間,可沒想到——

雷鳴仍然不絕,其勢之猛之烈,對比之前的天罰,簡直就是大巫見小巫般,完全不可同日而語,若真要說的話,此時的天罰,才給眾人一種「這才不愧是命運之子的天罰」的感覺。

當然,這想法完全只是一閃而過,他們更多的還是對於李雲——這個小依雯所生的孩子,成了初代血脈的事實的震驚和覬覦。

整個三界,沒有任何家族能抵擋的了優秀血脈的誘惑。

什麼是初代血脈?

生下的子嗣一律能稱作二代血脈的,那就叫初代血脈!

「這種程度的雷擊,怕是李雲在最後的同化階段佔了不少便宜。」

大依雯笑著鬆開了自己妹妹束縛,雖然還是抓著她手掌,卻也沒了之前的禁錮。

「剛剛進階,就馬上到了五階九成六的靈力上限,這還不包括他有兩個靈,這麼大的好處,能不被這麼雷劈么?」

神王搖搖頭,有些無語無奈。

身為一界神王,他自是不會羨慕李雲得到的好處,似這種能快速提高某人修為的手段,不說他,就是在場眾人身後的家族也都是不缺的,他們最缺的,還是能承擔如此修為提升,卻全無副作用的好血脈好資質。

「連續進階,寶寶真是太勉強了。」

小依雯表情泫然欲泣。

「你就偷笑吧。」

大依雯翻了個白眼。

「五階晉陞六階,竟然只是普通的天雷,這對你那擁有光暗雙靈的兒子來說,還不是送菜一樣。」

「真是不公平。」

大依雯身邊,安西婭也不甘道,她當初晉陞六階時,可是和天道同化之力抗爭了半天。

「莫非這天罰還是交替著來的不成?第一次是天雷,第二次是同化,等到第三次就又只能天雷了?」

嘟喃了一句,安西婭的語氣也多少帶點疑惑。

正如大依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