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八十五章下一關

第八十五章下一關 (1/2)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3-10-25 15:09  字數:2901

外界天際。

貝雷薩身周的冰晶越濃,白氣瀰漫,設置重重障礙,又似是自己的感官延伸,不斷與之天地大法則接觸,對抗。

巨劍銀魄心穩穩被抓在手心,不見有絲毫動搖,但重重寒冰卻已經順著劍柄蔓延到了貝雷薩肩膀部位,讓人看著憂心不已。

「銀魄心的屬性便是代表極致的冷靜和冰寒,追求的是冰封萬里的絕景。」

大依雯淡淡說道:「這種「絕對純粹」讓它在高階聖器里,也是少有幾把威力能媲美至高聖器的聖器之一。」

「不過——」

搖搖頭,大依雯遺憾道:「可惜,這把聖器卻更適合女子。」

再次瞥了眼貝雷薩手中的巨劍,大依雯道:「看來,這些年過去,貝雷薩對這把銀魄心的煉化依舊沒完成。」

「卻是不知,當初他從我皇室挑出這把聖器,後不後悔。」

「媲美至高聖器的高階聖器,屬性與自身又不合,想要煉化又哪會如此簡單?」

安西婭應和地回了一句,手挽著自己母親,道。

「而且,要鎮守這裡,沒有任何一把聖器比之銀魄心更適合了。」

母女倆旁若無人的說著話,而小依雯則攥緊拳心,死死看著貝雷薩。

她知道心靈試練的流程,一旦被天地法則掃描了貝雷薩的實力,複製到李雲那邊,憑藉貝雷薩九階無雙的強悍實力,這讓自己寶寶如何抵擋?

所以說,貝雷薩的對抗結果,很大可能會影響到李雲的試練走向。

「不過——」

小依雯暗自咬牙,「就這麼拖著,也非解決之道」

當眾人皆以為局面的轉折會出現在貝雷薩的應對上時。

此時,高空上覆蓋千里的烏雲忽然劇烈的翻滾起來。

這一突變,讓幾女的臉色都變了。

尤其是依雯姐妹,她們是血統純正的希靈神族。對心靈試練研究最深,天罰出現這變化,最可能的情況是——

天罰在急劇消耗法則之力!

「貝雷薩!難道你失敗了?!」

小依雯當先急不可耐的大聲質問起來。

貝雷薩沒說話,他感覺到周圍如水銀般迫人的威壓漸漸褪去,也疑惑的收回巨劍,看向天際。

「別急。」

大依雯叫住妹妹,也皺眉起來:「貝雷薩的實力你也非不知。恐怕你那寶貝兒子又在裡面出什麼幺蛾子了。」

到底如何,看一會自然就明白了。

而也就大依雯語畢三四個呼吸後,一道黝黑的暗芒忽然刺破烏雲,從天際射下。

其中附帶的邪惡到極致的冰寒,彷彿能凍住人靈魂的詭異氣息,讓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這是什麼怪物?!」

安西婭首先沉不住氣叫了出來。

神族對這類氣息的敏感不亞於女警對流氓的熟悉。僅僅這一道氣息,安西婭就感受了冰冷和死亡這兩道屬性,似乎在其中還有其他什麼,但此時少女已經厭惡到下意識驚叫出來。

而就在這一句話的功夫里,第二道,第三道黑芒緊接著出現,隨後黑芒不斷。當數十道黑芒徹底將烏雲刺成如破抹布般時。

終於,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下,一柄巨大的,外貌猙獰的寬劍虛影漸漸出現在烏雲之中,一點點,一絲絲,如君王降臨世間,先是劍尖。而後劍身,從烏雲穿透而出,逐漸展露出廬山真面目。

「至高——聖器?」

艱難的吞了口唾沫,始終存在感薄弱的白衣男質疑的問了這一句。

「如此污穢的氣息,怎麼可能是至高聖器?!」

被他扶著的墨鏡男反駁了一句。

「不。」

大依雯上前一步,目光灼灼的面向眼前的巨劍虛影,確信道:「這把劍的確有了至高聖器的威力。其氣息與其說是污穢,倒不如說是極致純粹的黑暗,而身具冰寒和死亡兩種特性,卻絲毫看不出其存在之『勢』。這點才是最神奇之處」

「莫非是隱藏的太深了?還是因為只是虛影,才看不出——」

遲疑的喃喃了一句,大依雯頭顱肅然一轉,看向已經不知何時來到不遠處的貝雷薩,沉聲道:「貝雷薩將軍,這把聖器實在太過詭異,我希望將它交由我們皇室保管,如此才是最正確的。」

「你覺得呢?」

歷史中,曾出現數把主「殺戮」或者主「毀滅」的邪惡聖器,器靈反噬其主,最終都造成流血千里的悲慘事件,這些都還是個人掌握的武力,一旦如貝雷薩這般鎮守一方的大將被控制了心智,那造成的後果可就不僅僅是流血千里能形容了。

大依雯或許本心的確良善,但在現在這個場合,貝雷薩究竟會不會聽自己這王后的話,大依雯心中也沒甚信心。

因為,至高聖器的誘惑對靈師來說實在太大了

聽到大依雯的話,貝雷薩的目光從巨劍虛影上收回,背著手,淡然的看了她一眼,「王后殿下,這裡便是我的駐地,又何須勞煩陛下費人費力跑一趟?」

貝雷薩一句話說罷,大依雯心中就是一沉。

「而且——」

將目光重新落回巨劍虛影上,縱使是貝雷薩,語氣也不免泛起些許激動,「鄙人修習的就是冰系靈訣,正好,這銀魄心用了百年都不怎麼稱手,是該到換一把的時候了。」

「貝雷薩,銀魄心是你當初親自在我皇宮寶庫中挑選的,怎麼就不稱手了?這裡是你的駐地,但也是我父皇的領土——」

安西婭忍不住要說,但馬上就被自己母親制住,「貝雷薩將軍,我們也知道你的情況,但這把聖器的屬性你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