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六十章互利

第六十章互利 (1/1)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3-10-25 00:32  字數:2651

青蔥般的指尖首先觸上了李雲的衣擺,趨勢不停,但就在下一刻,衣服便自衣擺開始化作湮滅。

一切發生的實在太快。

就在衣服開始消失時,李雲後退了最後的半步,同時以手成掌,先一步攔在了這隻嬌小玲瓏,卻又恐怖至極的小手面前。

赤眼如血,手掌神秘的波紋蕩漾。

就在雷米利亞從凳子上站起的這片刻時間,兩人的手終於觸在了一起。

隨後

一大一小,一男一女,一少年一蘿莉,就這麼僵持住了。

仿若雕像,立在門口。

除了那消失了一大半的衣擺。

看著自己被抓住的手,二小姐的眼眸亮了。

看著被自己抓住的手,李雲眼中藍紅轉換,閃爍不定。

隨後,素凈的小臉抬起,二小姐以天真無邪的興奮語氣道:「我要你!」

李雲愣了愣,看著面前這露出小虎牙的蘿莉。

這是什麼意思?

若是普通的小女孩,那這句話可能就是欣喜喜歡至極的表現了。

但眼前這隻蘿莉的身份是血族的頭頭,以血為食的嗜血種族的話

「二小姐,你說的什麼意思?」

李雲沉聲問道。

「真是意外至極。」

此時,雷米利亞已經走了上來,後面跟著十六夜,「之前聽說你掌握神秘上古瞳術,我還沒在意,若非芙蘭察覺,差點就把你溜走了。」

「而後呢?」

李雲手中依舊抓著芙蘭柔軟無骨的小手,但臉色已經恢復平靜,冷靜問道。

「如你所見。」

大小姐替自己妹妹解釋起了情況。「芙蘭的能力是湮滅一切存在,是所有修習存在之力的靈師的夢魘,最重要的是,這能力並非是成為血族後才覺醒的,而是在成為血族前就存在的天生血脈能力。」

聲音漸漸低沉,大小姐繼續道:「不過在成為血族後。因為人造血脈的衝突和暴動,雖然有我一直在身邊照顧,但芙蘭的能力終於還是無法控制起來,並且在一段時間裡以驚人的速度增長,唯一能讓其稍稍壓抑的辦法,便是無盡的殺戮。」

嘴角漸漸抿起,露出不屑的表情,大小姐抬首,看向李雲。問道:「你知道么?那時候,死在我們姐妹手中的原生界、天界,甚至是魔族成名高手到底有多少?」

不等李雲回答,雷米利亞便有些激動的道:「一座屍山!全部由人頭組成的屍山!」

「每次戰鬥結束,因為要以人頭統計戰果,所以我們每次都是帶著一座全部由人頭搭建而成的屍山回來!」

「姐姐。」

芙蘭看著激動的雷米利亞,忍不住叫了一句,想過去安慰自己姐姐。但身體一頓,才發覺自己的手還捏在李雲手中。

黑芒一閃而過。李雲迅速鬆開手,後背重重一撞,嵌進木欄中。

木屑紛飛,李雲晃了晃腦袋,有些頭暈眼花的看見兩姐妹終於抱在一起,互相廝磨安慰。這才重重呼出口氣,攤開自己曾抓著二小姐手腕的手心看了看。

從五指開始,李雲整個手心都已經血肉模糊,竟是被芙蘭輕輕一掙,便硬生生消去了一層皮肉。

「終究是層次差的太遠。」

李雲心中苦澀一笑。

若只是一層皮肉的話。對靈師來說壓根就不算是傷勢,但這是芙蘭那詭異湮滅存在能力所造成,這種從根源上的抹消完全可以說是無藥可救,恐怕普通靈師遇上了,或許這輩子都要在手掌上綁幾層染血的繃帶了。

就算是李雲,想要恢復這傷勢,也要費些功夫。

「你們究竟要我如何?」

放下手,任憑血水沿著指尖滴下,李雲沉聲問道。

兩姐妹的鼻子同時動了動,將目光同時落在李雲受傷的手上。

李雲臉色更黑,下一刻,暗炎自手心出現,不僅灼燒了落在地上的血跡,更是將整個手掌染上昏暗火焰,頓時,血腥味消失。

兩姐妹清醒過來。

此時兩杯熱茶出現在她們面前,十六夜笑眯眯的端著托盤,適時為李雲解了圍。

「咳」

兩姐妹同時拿起茶杯抿了口,之後,由大小姐開口,咳了咳,看著李雲,道:「你也察覺到了不是么?芙蘭的能力因為血脈的原因,雖然強大,但直到現在卻依舊無法做到完美掌控,而你的瞳術雖然才是雛形,卻和芙蘭的能力同出一源。」

說道這裡,雷米利亞頓了頓,見李雲沒什麼疑問,這才又道:「所以,芙蘭需要你的瞳術,舉一反三,藉機找到能完美掌控自己能力的手段。」

「需要?怎麼需要?摳下我的眼珠?還是吸我的血?」

李雲問道。

「都可以。」雷米利亞懷裡抱著自己妹妹,笑道:「當然,用眼珠的話會更有效率些,若你不介意的話。」

李雲身子輕輕一掙,從已經滿是裂紋的門廊上走出,道:「看來,我是沒的選擇了。」

「總不會讓你做白工就是了。」

躺在床上。

李雲看著近在咫尺的清麗面龐,漂亮的眸子,紅艷的嘴唇,白皙的脖頸,以及在衣襟中若隱若現的鎖骨,咽了口唾沫。

少女四肢趴伏在李雲身上,舔了舔自己嬌艷欲滴的嘴唇,而後,慢慢低頭,鼻息噴在身下少年的臉上,有一股剛剛喝完茶的粉色奶茶腥香。

就在兩人差點便碰在一起時,李雲終於忍不住,轉首對邊上兩個觀眾道:「只是吸血的話,一定要咬脖子么?」

「這是最具效率的,你的瞳術並非先天便有,這便有了一個融合的過程,而你到底融合了多少瞳術血脈完全尚未可知,不咬頸動脈,若只是吸手腕,還不知要吸幾次。」

雷米利亞臉龐俏紅,看著似乎有些動情,又有些興奮,快速解釋道。

「可」

「放心,我會看著芙蘭的,雖然這妮子一下嘴就會有些收不住口,不過現在不是有我們兩個在么?」

雷米利亞拍了拍自己平坦的胸脯,打起了包票。

李雲索性將目光落在了始終微笑的十六夜上。

「放心吧。」

十六夜笑容綻放更大,「補身子的食材我都已經準備好了,現在正在廚房煮著呢。」

「我不是」

李雲嘴剛張開,便忽然感到脖頸一片濕潤,緊接著輕微的刺痛傳來,慢慢的,他的眼神就開始渙散起來

一道黑芒從兩人之間猛的爆發出來,消融床鋪,消融周圍的一切,在兩人的一退再退下,最後形成一個直徑三米的黑色詭異圓球,漂浮空中,如心臟般,跳動不息。

「我說過」

看著圓球,雷米利亞的眼神卻不知落在了哪裡,彷彿穿越了無盡的虛空,又似乎在時間的長河上漂泊,只是飄忽著,喃喃道:「不會少了你的好處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