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三十二章心魔,半決賽

第三十二章心魔,半決賽 (1/2)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3-10-25 00:32  字數:3888

鈴仙給李雲安排的房間是行宮裡面頗為豪華的地段,隔窗就是清澈的湖泊,若晚上風大了些,水波晃動,感覺就像是住在船上了。

李雲前世也沒坐過什麼船,於是不由略帶新奇之意,在四下看了看後,見鈴仙挺著俏臀利落的給自己鋪好床被,便問道:「你們住哪?」

「也在這附近,不是很遠」

鈴仙的回答有些模糊,感覺似乎是羞於啟齒。

李雲點點頭,沒在這方面深究。

鈴仙又陷入了自我糾結中,心中想著事,但打掃起來卻不含糊,很快收拾乾淨,她就低垂著頭,道:「那我去陪聖女殿下做功課了。」

「好。」

李雲道:「辛苦了。」

鈴仙搖搖頭,可愛的蹙著眉,往外走去。

看著少女如此模樣,李雲也無奈笑笑,也不知道梓以前有教過這小妮子什麼亂七八糟的知識,自從剛剛李雲說她已經不是蘿莉後,鈴仙就似乎陷入了某種巨大的震驚恐慌,以及莫名的自我厭惡中,還不可自拔

他以前都不知道梓丫頭會有這種惡趣味,莫非是關久了的緣故?

「你先休息一下吧,到用膳的時候,我會來叫你的。」

說罷,門終於輕輕合上。

李雲走到床邊坐下,看著就在身側的窗外風景,只見一片碧波蕩漾中,不時有大小魚群游過,遠處則是碧綠的草地,數名幼年貓族正在上面嬉鬧玩耍,看著滿是童真趣味。

相比他以前待過的地方,似乎就這裡的祥和氣氛最是濃厚。

猶如世外桃園。

李雲輕舒口氣。身子一倒,就躺在柔軟地床上。

「如今自己的身份算是在原生界曝光,但現在知道的應該只有亞歷克和光明教會,而想要探知自己的行蹤,就必須要得知賽琳娜的身份信息,如此。才能順藤摸瓜找上。」

眼眸輕輕閉上,李雲輕輕喃道:「也就是說,關鍵在賽琳娜等人的身上?」

「不過,那大長老既然如此放心的將自己留下,雖不排除是看中自己腦中的信息寶藏,但應該也是有著自己自豪的善後手段,無虞被追查到。」

「也就是說,自己現在暫時是安全的?」

思路轉到了這裡,李雲忽的一愣。

從什麼時候起。他有了如此消極的逃避想法?

「因為你厭惡。」

夜菱的聲音忽然從腦中響起,「你厭惡無謂的殺戮,厭惡戰鬥。」

「甚至厭惡自己這具身體,厭惡這個世界。」

舔了舔嘴唇,夜菱直接殘忍徹骨的揭露了李雲內心最深處的那道疤痕,「這一股深深的厭惡,在你失去和魄制衡後,終於開始爆發出來了。」

「只因為你有前世的記憶。有前世的經歷,有了兩個不同世界的接觸精yàn。有了比較,所以才有了這種厭惡。」

李雲靜靜聽完夜菱的話,隨後嘴角抿起,輕笑道:「你說我這手上沾滿鮮血的惡棍,早就厭惡殺戮和戰鬥了?」

「那你能說說你第一次殺人時,心裡是什麼感覺嗎?」

夜菱反問。

李雲沉默下來。

「是不是就像在打網遊般?平靜?隨意?那這正常么?」

夜菱笑起來。甚至笑的嬌軀輕顫,「將血腥的殺戮自我催眠成只是遊戲,一次兩次還罷,你到底還能堅持多久?說到底,你還是將自己認為是一個地球人。一個在合法的法治社會下成長的普通人,穿越,穿越,如此令前世人們羨慕欣喜的事件,又有幾人曾想過,若真降臨自己頭上,失去舊的一切,又面對新的一切,如此直視失去法治的透徹黑暗,他們會不會瘋?會不會癲?怕是其中九成九的人,會在之後選擇自殺罷」

說著,夜菱神色漸漸沉靜下來,道:「每一次殺戮,就是挑戰一次你的底限,若再不知返,這種虛假的真實,遲早會將你整個吞噬,一點渣滓都不剩。」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晃動著手中紅艷的高腳杯,夜菱緩緩道:「你,決定好了么?」

「你想要我如何?」

李雲的詢問帶著淡淡疲憊,夜菱的直指本心,彷彿讓他再次經歷了數場戰鬥。

「你不是要大逍遙大自在么?」

夜菱淡淡的嘲諷又起。

「」

李雲無言以對。

「先好好認清下自己吧。」夜菱冷冷道:「你到底是誰,什麼是現實,什麼是虛幻,別到時候栽了,連我都跟著給你陪葬。」

「不建議我去吞噬五行之心了?」

李雲淡淡問道。

「哼。」

夜菱沒回答這個問題,或者說是沒必要,也不屑再回答這個問題。

李雲也沒再說話,只是閉著眼眸,似睡非睡。

此次見到梓,可以說是心神遭到一次清洗,三年時間說長不長,對李雲來說卻彷彿又是一個新的輪迴結束,遙想第一次和梓見面時,那倔強的,牙尖嘴利的,滿臉黑泥的小女孩,到現在的雍容華貴,千金公主,猶如隔世,仿若來生。

恍惚間,心神如此一張一弛,李雲和夜菱都先後發現了問題。

存在於李雲內心深處的大問題。

只要這個問題一天不解決,出於保險起見,夜菱都不會再讓李雲去做什麼。

不過這可不是說解決就能解決的,解鈴還需系鈴人,出於自身的問題,李雲也只能自己摸索,自己面對,也許要很久,也許一朝就可頓悟,誰又能知道呢?

意識空間中。

夜菱不甘的撇了撇嘴角,任憑庫洛洛給自己揉肩,手一揮,於是,眼前出現一陣波紋。隨著光華一閃而逝,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