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二百零四章兄妹

第二百零四章兄妹 (1/3)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3-10-25 00:32  字數:7025

鮮紅的血液不斷自手腕處滴下,一滴,兩滴,很快就在地上聚起一灘小小的血泊,李雲躺在一座破敗的屋中,仰著頭,眼神平靜。

手上的傷勢是因為打到傘面上的反震,可以說是他低估了那紙傘的防禦,同樣,也高估了自己現在的身體素質。

破屋不大,四處漏風,不過最重要的門窗還完好,並且還有一張木床,上面床褥都還在,並微微拱著,輕輕顫抖。

李雲進來時並沒做到悄無聲息,想來床鋪上的人被嚇壞了。

只是他也沒功夫去理會屋子的主人,只是蹲在角落,默默對自己的手臂做初步治療。

終於,內服外敷的丹藥都開始起作用,手臂化作清涼,李雲慢慢動了動手臂,已經無礙。

手中生出暗炎,一揮,地上的血泊頓時蒸發,一路上行來,李雲都把血跡如此處理,這樣應該能讓他在這裡待不少時間了。

血液大量流失讓他頭有些許暈眩,不過這對他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包裹里的丹藥作用不同,其中就有補充身子的果腹丹,並且數量還不少。

拿出丹藥,連咽兩粒下去,李雲這才緩緩舒了口氣,撇過頭,看著床鋪上的小人,這又是一個小女孩,不過身子纖弱,骨瘦如柴,只有眼睛大大的,怯怯的盯著自己房中的不速之客。

讓李雲意外的是,這女孩是貓族。

因為小梓的關係,李雲對貓族還是有不少好感的。

女孩身子的瘦弱很誇張,顯然不是因為平常的挨餓導致,她是得病了。

而在貧民區生活過數年,李雲很清楚,在貧民們眼中。生病代表著什麼,那是比直接死亡更可怕的事,因為這會拖累一家人,或者讓其他人在親情和生存面前做出殘酷抉擇,也就是拋棄和不拋棄的二選一,魔界人的家族觀念都很重。儘管對外人可能心狠手辣,但親情實在是一道大枷鎖,越是窮苦,越是需要親情互相慰藉。

「打擾了。」

李雲淡笑,開口招呼道。

小貓縮了縮脖子,半響,才道:「錢都在你邊上的柜子里,你拿了就趕緊走吧,待會我哥哥就回來了。」

李雲笑了笑。沒再理會她,只是蹲坐在地上。

「我不騙你。」

怯怯的聲音再次從被褥中傳來,隨後便是劇烈的咳嗽,因為整個身子都捂在被子里,所以聲音顯得悶悶的,李雲卻似睡非睡,眼眸半合起來。

「怎麼樣,能做到完全屏蔽么?」

「現在還算穩定。」

夜菱的語氣有些嚴肅。現在他們涉及的領域已經是夢魔族的核心,而且初次嘗試就要做到萬無一失。她的壓力也是極大。

五道信念之力交織,勾勒出的大網穩定的在李雲體外漂浮著,不斷篩選著湧來的信念,這張大網是夜菱花了兩年的時間構造編製而出的,因為不清楚夢魔族的獨特手法,所以夜菱也只能占著掌控力超絕。選擇了這個笨辦法,不過,只要能起作用,那再笨的辦法也是好辦法,現在是這張信念大網初次起作用。接下來還要做出無數微調矯正,所以李雲也只能蹲坐在這,免得出現意外打擾了夜菱的動作。

至於無月家的緣,這種能在記憶本身就發揮作用的詭異力量,李雲在三年前就能對其短暫的屏蔽,到現在自然早就找出了針對性的辦法。

所謂緣,是基於擁有「相同的記憶」,那隻要將這部分記憶刪除,自然就最根本地把緣斬去,但記憶源自靈魂,刪去記憶不論能否做到,如此做無疑是自毀前程,而李雲想到的辦法,就是把這段記憶進行「壓縮」和「加密」。

所有與無月家有過接觸的記憶額外劃分一個地方,進行有規則的打亂重組,如同橫版閱讀和豎版閱讀,雖然內容相同,讓李雲本身對這段記憶的理解沒有任何錯,但其實已經完全不同,這是第一步,如此,就已經把緣削去大半,而後再進行壓縮,把沒必要的細節剔除,扔到遺忘的殿堂,最後是加密,就是用靈魂力量把這塊區域加以禁錮,唯一的副作用,也許就是當李雲要回想時,會有稍稍的愣神,而帶來的好處,就是無月家的緣完全消除殆盡。

此時,小貓的咳嗽越發嚴重了,似乎是因為剛剛鑽出被子吹了風,又或者是受驚,咳嗽一聲接著一聲,有些撕心裂肺的樣子,也就在同時,破敗的大門被砰的一聲砸開。

「小芽!」

進來的是一個貓族的強健少年,穿著雖然破舊,眼神卻帶著狠厲,灰色的麻布衣上沾著點點血跡和煙熏火燎的污漬,尤其是兩個手掌上,爪子鋒利,其中幾個上還嵌著鮮紅肉末,可見是個狠人,小貓的咳嗽在門外就能聽到,他自然是帶著焦急進來,不過在第一眼看到牆角的李雲後,他便渾身炸毛了。

扔下手中還熱乎的食物,少年身子一閃就把右手聚攏成爪撓向李雲的眼珠,只是他衝去的速度快,回來也同樣迅速,李雲甚至都沒看他一眼,就揮揮手將之打到了對面的牆角,手中的黑芒一閃而逝,讓少年臉色瞬間灰白。

李雲沒下狠手,但只是顯露了一手靈師的光芒,少年就彷彿天塌了般,撞在牆角,身子軟趴趴的跪在地上,神色獃滯。

家裡來了靈師,他攻擊了靈師

「哥!」

咳嗽依舊,小貓凄厲的喊了一句,奮不顧身的從床鋪上滾下,踉蹌地爬向自己哥哥,只是,李雲顯然是低估了這隻常年卧病的小病貓,只見她爬到一半,身子就一頓,而後便轉過身,向李雲爬過來,「靈師大人。靈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