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一百六十九章震撼(二)

第一百六十九章震撼(二) (1/2)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3-06-19 21:35  字數:4972

軒轅劍,傳說中的神兵,是一把黃金色的聖道千年古劍,是由眾神采首山之銅所鑄,劍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劍柄一面書農耕畜養之術,一面書四海一統之策。其內蘊藏無窮之力,為斬妖除魔的神劍,為中華民族的象徵。

當然,李雲具現的這柄具體是出自傳說還是遊戲,他此時也不得而知,因為對他來說,兩者早就混濁在一起,實在難以劃分。

大量的法則之力不斷被吸引融入劍身,而就在數十息間,李雲已經將軒轅劍拔出了快一半,金色的光芒印在李雲臉上,也照的周圍十丈內亮堂一片。

地上,神聖天女獸抽搐的身子不知什麼時候停了下來。

李雲沒有理會她,依舊不斷堅定的往上拔著劍身,軒轅劍越到後面具現就越困難,此時甚至出現了部分法則之力逃逸的現象,而李雲此刻也無暇顧及這方面,只是極力穩固劍身,一旦把握不住,雖不至於出現大爆炸,但功虧一簣十有**就避免不了了。

李雲此時心中隱隱猜到了夜菱為何還能如此有恃無恐,只是即便如此,他仍要試試。

眼眸中的藍芒閃爍的越發劇烈起來,突然,李雲眉一皺,幾乎是間不容髮,右手長槍划過天際,刺進了神聖天女獸的手臂。

這隻手就在剛剛正打算抓向軒轅劍,而就在被李雲阻止後,下一刻,另一隻手就死死抓住槍身。

李雲拔了拔,長槍紋絲不動。

隨即,神聖天女獸抬首,身上泛出白色的光芒。

李雲冷冷看著她,放開了邊上的標槍,就為了空出雙手制約住自己的動作,那此時她又能作何呢?

白色的光芒逐漸綻放,雖然在軒轅劍下顯得是那麼的微不足道,卻也足以在如此短的距離內照到李雲身上。

光芒並不刺人,反而顯得有些暖洋洋的,李雲心中思索過神聖天女獸的所有技能,卻也一時半會無法察覺到底是何招數。

數碼寶貝中神聖天女獸的出場本就零零碎碎,加上當時看片子時,與其說是關注戰鬥技能,李雲更加是被她的身材動作吸引

「莫非是治癒類的技能?」

李雲盯著她快要渙散的身體,腦中想法一閃而過。

只是下一刻,當李雲體內同樣散發出白色光芒與之呼應時,他就不這麼想了。

「快阻止她!」

夜菱的尖叫自李雲腦海響起,巨大的精神波動甚至讓他產生了霎那的恍惚。

只是夜菱的反應雖然激烈迅速,卻也止不住變化的進一步產生,待李雲回過神,只見半妖精穿著半身白色長裙,已經出現在他眼前,在光芒的指引下,她終於找到了出來的方法,身為半妖精,李雲實在無法如桎梏夜菱般,將她牢牢封進體內。

此時,李雲總算知道了神聖天女獸釋放了什麼技能,博愛——釋放無限的母愛之光,感化對手。

「你怎麼出來了?回來!」

看到情況已經超出自己意料,李雲下意識便沉聲開口。

聽到李雲的話,半妖精身子一顫,「主人」

不過妮子壓根就沒轉過身,只是對著面前趴著的神聖天女獸,也不知是何表情。

「母親」

兩個字緩緩被半妖精清晰吐出,李雲的神色猛的變了。

「她怎麼會知道母親這兩個字?!你教過她?」

李雲心中質問夜菱。

「我沒事教她這個幹什麼?你現在難道還有空在乎這個?!快放我出來!」

夜菱的尖叫越發急促。

李雲沒再理會夜菱,只是緊緊看著半妖精,神色越發低沉。

「母親,母親,母親母親母親」

兩個字叫的越發順口,半妖精歡呼著,身子一動,在夜菱的尖叫中,徑直撲向地上的神聖天女獸,隨即,白色的光芒驟然爆發,李雲眼眸微眯,可以隱隱看見的是,此時神聖天女獸的身子化作一團光球,因為光芒太盛,他也不見半妖精的身子,不過可以做出判斷的是,此時半妖精一定是在吸收法則之力!

白芒順著長槍爬上來,見此,李雲只能鬆開手,而後,就見失去支撐的魔槍一歪,一截截短去,漸漸被融進光球中。

光球漸漸浮空,差不多在三米不到的高度停下,而後,只見表面隱隱有白色電光生成,在光球周圍,甚至連空間都漸漸顯得的扭曲起來,不斷扭曲著周圍的光線,似乎是在強力撕扯什麼,卻又什麼都看不到。

不過,李雲現在唯一能感受到的是,他手上的軒轅劍已經徹底無法拔出了!

不僅如此,此時已經成型的劍身上,更是出現了強烈的波動,猶如是地底有一台大功率的吸塵器在對著劍身瘋狂抽吸著,讓李雲不得不投入更大的精力維持劍身的穩定。

「這就是『截留』么?」

抬著頭,看著空中的光球,李雲眼眸閃爍,喃喃道。

「你還在愣著做什麼?!快放我出來!」

夜菱的叫聲已經怒不可遏,「莫非你真想到頭來被那隻半妖精吃了么?你想死我還沒活夠呢!」

聽到夜菱的話,李雲神色動了動,終於慢慢鬆開握住劍柄的手,後退一步,而後,就見在脫離的束縛後,折騰了半天才具現出的半柄軒轅劍,只是維持了不到半息就瞬間破碎了開來,化作漫天金色碎片,融入空中地上。

天上,光球忽的一顫,周圍的空間更加扭曲了。

於此同時,隨著軒轅劍中龐大的高級法則之力再次回到擂台,就如積蓄的大壩突然開閘泄洪,在龐大力量的倒灌衝擊下,整個天際都開始輕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