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七十四章覺醒進行時(一)

第七十四章覺醒進行時(一) (1/1)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3-04-20 09:31  字數:2896

魔紀元19273年六月十一日,天氣陰,微風,目測下午有雨。

李府大院,看著一堆小自己四五歲的孩子或興奮或緊張的站在一起,靠在邊上的樹旁,李雲睜著黑亮的眸子,心裡也不知在想什麼。

今天是各大家族的孩子進行人工覺醒的日子,不同於平民的孩子,家族的小孩在八歲至十二歲,期間共有五次接受免費覺醒的機會,若是過了這個年紀,本家的孩子依舊能去參加每年的覺醒,分家的孩子倘若還想繼續嘗試,就要繳納兩萬靈幣的報名費了。

而李雲當初在十歲那年就檢測出有靈魂創傷,註定無法覺醒,所以在那一年他就被剔除出了本家,成為分家一員,之後每年的堅持,他都要為此付出兩萬靈幣的代價。

算上今年,這已經是他最後一次機會了。

今年的覺醒之地就是在李家的大院,為了節省資源,往年各大家族都是統一定下日子,將族中的少年送到一起接受覺醒,地點在幾個大家族之間變動,但無論在哪家,也不過是多跑幾步的區別。

他們唯一在乎的,不過是儀式後,誰家的孩子覺醒的更多,誰家的孩子生成的半生靈更有潛質罷了。

而在覺醒之地的外圍,此時,李家不少孩子都已經漸漸圍聚,他們大都是和李雲同年的孩子,此時顯然都已覺醒,只是雖作為靈師,他們卻親眼見證了李雲當初的輝煌和隕落,此刻,看著遠處獨立於人外,但依舊矚目的曾經天才,他們或是懷著看一場惡作劇的終結,或是別的其他什麼複雜心思,總之,在這最後一年,來看這場覺醒的小孩顯然比往年都要多不少。

「浩哥,你看李雲那小子,又在那裡裝酷了。」

先到的小團伙是以李浩為首的幾人,不用怎麼找,他們便看到了靠在樹上的李雲,於是其中一人先對李浩說了句,同時伸出手,一伙人開始對李雲指指點點了起來。

李浩沒多說什麼,只是摸了摸自己的屁股,惡狠狠的看了李雲一眼。

就是因為李雲的緣故,他被李心蓮給告到了家裡,結果就是,直接被父親狠狠打了一頓,直到過去半個月,一想到李雲,他屁股都犯著疼。

「哼,此時李晨那廝先是被木子云教訓,又被潘多拉學院過來的怪物虐了一遍,此時都精神恍惚,不知幾是幾了,而一旦這討人厭的李雲也覺醒失敗,從此歸於平凡,那當真就是雙喜臨門,莫非,從此以後,李家的未來就是我的天下了?」

想到這裡,李浩頓時嘴角扯動,露出了笑容,得意間,眼睛一瞥,看到了不遠處走來的幾名女子,其中竟有無月玲,頓時李浩嘴臉一變,轉為獻媚,伸著脖子便湊了過去。

「我說玲妹妹,你要到我家來,怎麼都不和我打個招呼,我好去接你不是?」李浩恬不知恥地身子湊往幾名女子中間,對於其他幾人,他也非不認識,只是和無月玲相比,她們就如那綠葉,能多不顯眼就有多不顯眼。

無月玲瞄了李浩一眼,毫不領情道:「離我遠點,覺醒儀式對所有參與的家族開放,我來不來關你什麼事?若是李晨,我還能讓他走近我三步內,你可沒那資格。」

聽到這話,李浩嘿嘿一笑,道:「李晨被潘多拉來的怪物打的生活都不能自理,你覺得他還有那資格?」

「難道沒了李晨,你就以為自己能算根蔥了?」無月玲說著沒再理會李浩,素手一推,把他推到一邊,而後走向前面。

李浩沒再胡攪蠻纏,只是摸著被無月玲碰到的胸口,看著無月玲婀娜多姿的身段背影,使勁咽了口唾沫,帶著跟著來的小弟,走向了另一邊。

「今年的孩子倒是又比往年多了不少。」

站台上,幾家的族長站在一塊,看著下面的孩童,臉上滿是欣慰,就像是果農看到豐收,牧場主看到幼畜茁壯成長,臉上的笑容綻放,完全看不出就在前幾天,他們還為了血魄花在互相罵娘,打生打死。

時間緩緩流過,待場上圍觀的人越聚越多,終於,高掛空中的銅鈴發出了第一聲脆響,響聲傳遍整個大院,而所有準備覺醒的孩童,待聽到聲響後,都不約而同的找到了給各自安排的地方,盤地坐下,靜靜等待起來。

這第一聲響鈴算是預備,銅鈴本身便是李家的一個寶具,名醒靈鍾,由靈師敲響將有鎮定心神之功效,其效果還跟著靈師的靈力雄厚程度成正比,乃是不可多得的一個寶物。

而根據各個孩童的潛質不同,對其期待越高,自然是坐的離銅鈴越近,銅鈴正下方,無月家,李家以及幾大家族的種子都有數名孩童端坐著,至於那些花了靈幣來覺醒的,則全都被安排到了最外圍。

對此李雲自然也不例外,他的位置便離他之前靠著的大樹不遠,此時聽到響鈴,走了幾步,遠遠對著銅鈴,也盤坐了下來。

等全部孩子準備好,空中,李家的族老不耐煩地看了眼台上,隨後又有抬頭望了望依舊略顯昏暗的天空,待一刻鐘後,便鼓足了力氣,用袖口往漂浮在自己面前的銅鈴甩了甩。

叮噹——叮噹——叮噹——

連續不斷的鈴聲終於開始奏響,帶著玄妙無比的韻律,緩緩流過在場每人的耳邊,流進每個細心感悟的孩童心底,大院地底下,微光漸漸亮起,透過地表,泛起了道道紅色的神秘紋路。

這是獨屬於李家的覺醒儀式,醒靈鍾醒靈,喚靈陣牽引底氣梳理血脈,之後,就是憑空浮現在每名小孩周圍,恍如密集的蜘蛛網,黏住在場所有小孩的靈力傳輸牽引之線,當三大手段齊出,也就預示著覺醒儀式已經正式開始,之後,在場這些孩童到底是龍是蟲,便要看他們到底能交出什麼樣的成績了。

在牽引之線的作用下,漫天的五彩光雨在空中凝聚,每當凝聚好一滴,便往下滴上一滴,滴到地上的瞬間化霧,而滴到孩童身上的則轉瞬沒入其中,但每個孩童初坐時,互相之間的間隔就不小,於是,面對密密的光點細雨,沒一會,淡淡的迷霧就瀰漫在整個大院,遙遙看去,彷彿是最美妙的夢境,讓在場曾經歷過的那些少年靈師都不禁深深沉醉了進去。

空中,老者算是完成了任務,收回前伸的手,只見他砸吧砸吧嘴,不滿的嘟喃了幾句,轉身就飛走了。

只留下台上數個滿臉苦笑的各族族長,看著場中局面。

隱隱間,廣場邊上的族人似乎還聽到老者嘴裡說著「更新」「無聊」之類的話,卻是滿頭霧水,不知所云。

而在大院中心,少男少女各自屏息端坐地上,任憑一個個光點落在身上,面色從緊張,漸漸變為淡然,直到濃霧遍及左右時,他們就逐個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時不時,其中就會出現一個孩童的胸口發出光芒,進而整個人漂浮在半空中,任由光芒漸漸把身體整個罩住。

每當這時,站在周圍的各族人們都發出一聲驚呼,而作為那孩子的親人,有的鬆了口氣,有的則失聲痛哭,因為他們知道,一旦出現這異象,都表示覺醒成功,從此,這名孩子將徹底告別過去,以一名全新的高貴身份,走上攀登高峰的道路。

而在整個大院也算偏遠的角落,李雲默默盤坐著,即使如此卻也吸引了不少目光,李浩的鄙視,無月玲的注視,李心蓮的凝視,站台上,身為李家族長,那個李雲應該稱之為伯伯的中年男人,也把目光時不時投在他身上。

在遙遠的帝都,潘多拉學院內,一名鬚髮皆白的老人,看著面前水晶球內盤坐著的李雲,眼中的滿是嚴肅。

他們都在等一個結果,一份答卷,一張李雲抒寫了足足五年的成績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