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七十二章彼岸花真相(下)

第七十二章彼岸花真相(下) (1/2)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3-04-20 09:31  字數:3356

「打通生死的壁壘,喚醒前世的記憶,讓生和死渾濁,讓你不再是你,這就是彼岸花真正的效用。」

老人說道這,終於頓了頓。

李雲神色露出一絲震驚,心底翻起滔天巨浪,問道:「這效果——究竟有何用處?」

聽到李雲的話,老人再次深深看了他一眼,答道:「這葯對靈師來說,雖是千分之一的幾率,但卻也是改變自身天賦的無上良藥,誰也不知道自己的上一世是誰,卻總有人會帶著僥倖之心去遐想,認為自己上一世是某個大人物,再不濟,也是活了數百年的靈師,那麼,一旦喚醒前世的記憶,有著憑空多出數百年的戰鬥經歷和珍貴學識,你說他的人生又會有和改變?」

聽到這,李雲點頭,承認道:「的確,對於那些已經無望的靈師來說,或許彼岸花就是唯一改變自身的契機。」

「哼。」老人不滿斥道:「終究是取巧之道,改變自身?不過是被自己的前世吞噬的可憐可恨之人罷了。」

「歷史上有過記錄的數十次吃下彼岸花提純液的人,其中半數傢伙當場就因為兩世人格劇烈衝突,而選擇了自我毀滅,剩下的無一不是敗在自己前世人格之下,從此性情大變不說,為了徹底吞噬今世的人格,他們無不是選擇屠盡自己這一世的家族親友,更有不少人徹底走上湮滅蒼生的道路,在歷史上抹下重重的血腥一筆。」

「現在——」老人看著李雲一字一頓道:「你還覺得這東西好么?」

李雲面無表情,抬頭看著老人,道:「你還沒說若是平民喝了會如何呢。」

老人終於皺眉了,看著李雲,眼中滿是惋惜:「你果然還是喝了。」

「彼岸花提純液,平民喝了自然也是相同的效果,只是因為平民體內靈氣匱乏,所以喝下時藥效不會徹底發揮,待參加了靈師覺醒,被天地靈氣灌體後,藥效就會當場發揮,在喚醒前世記憶的同時,全新的靈魂人格將會百分百讓其靈師覺醒,若你的前世就是靈師,那覺醒的靈不僅和你前世的半生靈屬性無二,且資質還能憑空拔高一籌,若你前世不是靈師,其靈也將會得到天大好處。」

「只是——」老人看著李雲,冷笑道:「到了那時,你就很可能已經不再是你。」

「這不是必然吧?」李雲抓住了老人話中語焉不詳之處,「若是我把那前世之人格吞噬了呢?」

老人似乎早就料到李雲會這麼問,他也不驚訝,只是淡淡看著他,道:「涉及靈魂之間的掠奪吞噬,雖然困難,但以你的天賦資質,若提前有了準備,我的確不敢說你一定會失敗。」

「但你認為,這種情況下覺醒的半生靈,還是你的靈么?」

李雲愣了愣,聽到老人的話,他第一時間想起了風無姬當時對自己說的話,那句詭異莫名的「會不怎麼聽話」,此時細細咀嚼,卻是有些回過味來,不由猜測道:「難道是和那前世的記憶有關?」

「看來你也知道靈師覺醒的幾大條件。」老人點點頭,道:「半生靈的生成首先便是回溯你的記憶情感,但在彼岸花的力量影響下,你的半生靈將完全回溯你前世之人格的記憶情感,也就是說,即使以你的身體為媒介,產生自你體內的半生靈,最終醒來後,若到時的你還是今世之你,那它會承認你是它的主人么?」

李雲沉下了臉,問道:「為什麼不會?我吞噬了我的前世,便有了前世的所有記憶,我就是前世,前世就是我,它又憑什麼不認我為主?」

「小子,別把伴生靈想的那麼天真。」

老人說到這,胸口綠芒閃過,卻是招出了自己的伴生靈,這是有著綠色碎發的男性伴生靈,只見他出來後,淡淡看了李雲一眼,便飛到老人肩頭,代老人說道:「所謂伴生靈,就如我這般,除去那些非自然覺醒的廢靈,我們都有自己的主觀意識和判斷,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若我的記憶是來自你的前世,那我的主人也就只有且只能是你的前世,你吞噬了我的主人,那在我眼裡,你就是殺了我主人的仇敵,雖然被困於你體內,但我也不可能聽命於你。」

「不聽命於我,你又能如何?」李雲反問。

「我將化身最貪婪的寄生魔物,每時每刻汲取你的靈力,不分晝夜地想著如何反噬你,殺死你,最終獲得我想要的自由。」聽到李雲的問題,男性伴生靈毫不猶豫的說出了這段話,而後,又道:「對這種人為產生的邪惡異端——我們一般稱之為半妖精。」

李雲沉著臉,默默聽完那伴生靈最後的述說,當聽到「半妖精」,他再次忍不住想到了身為「妖精」的風無姬,只是,很顯然,兩者差了可不止十萬八千里。

「這——就是風無姬的所有手段了么?」李雲腦中想過這個念頭,心裡卻異常平靜。

看著老人,李雲終於問道:「然後呢?你已經知道了我的情況,你現在想要如何?殺死我?還是把我當實驗材料?」

老人沒有立即回答,李雲可以看出,老人在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面對最差結果的準備,此時自己的情況當真已經是最差,他卻一時猶豫了起來。

「小娃娃,我說了這麼多,你自己又是如何打算?」老人反問了李雲一句,很顯然,無論是毀滅海魔城還是毀滅李雲,他都是不願意及不忍心的。

而李雲此時依舊冷淡的態度,反倒讓老人升起了幾分希望。

搖搖頭,李雲先是在老人失望的目光下站起,之後才道:「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