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五十九章走脫(求收藏推薦!)

第五十九章走脫(求收藏推薦!) (1/1)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3-04-20 09:31  字數:2775

六樓,五樓,四樓。

拎著購物袋,李雲神色看不出什麼,身子卻快速走在樓梯上,隨著兩人直線距離迅速拉短,他心中的悸動也越發明顯。

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

直接從購物袋裡拿出那頂帽子,戴上後,壓低帽沿,李雲眼眸中終於閃爍起藍芒,開始全力搜索著身體中這股悸動的源頭。

靈梯內,感受到兩人之間距離急速接近,無月欣眼眸也越來越亮。

靈梯上的數字終於從二跳到三,此時,李雲同樣越下最後兩格樓梯,踏在了三樓的地面上。

此時,雙方直線距離不到十米。

下一刻,身子一轉,李雲繼續往二樓走去,靈梯也沒停頓,兩者就這麼相錯而過。

「找到了!」

閃爍的藍芒終於趨於穩定,李雲忍不住心裡喊了一句。

「找到了!」

無月欣也喊了一句,無月玲看著還要繼續往上升的靈梯,眼眸中紅光一閃,靈梯收到身為大樓業主的無月家最高許可權命令,頓時出現急停,門也隨之打開,露出半截灰色的牆壁,卻是靈梯已升了一半,此時正轉而緩緩下降中。

「嗯?!」

無月欣卻不知感受到什麼,再也等不住,伸出右手在牆上輕輕一按,頓時,身前大片牆壁開始融化,如同剛糊上的泥漿般,卻也不往下掉,只是向四周流淌,尚不到一息,足以讓無月欣抬頭走出的出口就這麼出現了,在大廳諸人的陣陣驚叫下,無月欣腳一抬,虛空走出靈梯,看向左側。

「樓梯?」

臉色一沉,無月欣心裡閃過一個念頭,「莫非他知道我下的緣?」

「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會知道?不好!」

臉色猛的一變,足尖輕點,無月欣沒有理會走出的無月玲,身體猛地往前飛去,眼看就要撞到牆壁,下一刻,藍光包裹著身子,瞬間從牆上穿過,唯獨留下一道巨大的,尚未凝固的泥漿洞口。

看著樓下大門熙熙攘攘進出的人群,無月欣臉上終於掛不住,先是露出一絲怒氣,小手也緊緊攥在一起,不過馬上,握緊的拳頭便鬆開,少女露出一貫的笑容,轉身飛回了大廳。

「欣姐,怎麼樣?」遲來的無月玲終於問了一句。

搖搖頭,無月欣道:「找不到了,就在剛剛,他用什麼特殊的方法把緣阻隔了。」

「怎麼可能!」無月玲震驚了,明明一路走來都能明顯感受到,怎麼眼看就要找到時卻感受不到了,而無月欣的話更是讓她難以置信,若說他是用什麼辦法把緣阻隔,她寧願相信是對方突然啐死了。

「他——不是只是個沒覺醒的普通人么?」

看了眼邊上無月玲,無月欣反問:「你真以為他只是個普通人?」

無月玲啞然,臉上閃過一絲羞愧。

沒再理會自己這個遠親妹妹,無月玲嘴角露出一絲淺笑,慢慢道:「他估計是提前覺醒了血脈力量,不過能阻隔我們無月家的緣,這件事可越來越有意思了。」

聽到無月欣的話,無月玲眼中閃過一絲駭然,她雖沒修鍊出緣,但身為無月家的人,她同樣清楚,緣是屬於一種無形無質,介於精神力和某種心靈力量之間的物質,正是因為它的易沾染,難察覺,無法祛除和無法隔離這四大特性,這才讓它變得無比難纏的存在。

可以說,月吟殤的頂級功法稱號很大一部分都需歸功於緣,也正是因為緣的特殊存在,才造就了如今無月家的赫赫威名。

只有無月家的人和中過緣的人才會知道緣到底有多可怕,如今出現一個只憑血脈力量就隔絕了緣的普通人,若讓這消息散播出去的話,那在整個無月家能引起的震動,估計比之木子云對潘多拉學院的震動也有過之無不及。

「欣姐,此事事關重大,我們是否——」察覺到事態的嚴重,無月玲急問道。

「記住。」無月欣卻不等她說完便打斷了她的話,冷冷看著她的眼睛,道:「這事不允許第三人知道,到時候是否上報家族,我說了算。」

看著無月欣冷冽如藍寶石的眸子,無月玲心底一冷,最後只能躬身應是。

滿意的看著無月玲的表現,無月欣轉過頭,看著洞外,任由洞口的清風吹動秀髮,臉上再次恢復笑容,輕聲道:「想要躲過我的感應,就需時刻不停運轉血脈之力,我倒,一個普通人的你,到底能堅持多久——我的流浪貓先生。」

------------------------------

戴著剛買的帽子,走在路上,李雲再次把兩個購物袋拿在一隻手上,空出來的手壓了壓帽子的前沿,以免讓他人看到自己此時泛藍的眼眸,之後放下手,如同身周大部分出來逛街購物的人一樣,拎著袋子往家走去。

其間,李雲一直在試圖控制靈魂之力的輸出,爭取把消耗壓低到最小範圍,但無論如何控制,他都發現,若始終維持這個狀態的話,那他很難堅持到今天晚上,也就是說七至八小時。

「還是自己太想當然了,以為避過了無月玲的試探,就能高枕無憂。」心裡嘆了口氣,李雲腳步逐漸放緩,此時他的狀態已經不適合回李家,畢竟那裡聚集著不少靈師,一旦被他們看到自己的眼睛,他同樣無法解釋。

在沒找到解決這件事的辦法前,李雲只能在路上耗著了。

「最好的辦法,自然是清除身上的緣,不過這股力量附著在意識深處,和那些自己與無月大小姐戰鬥的記憶碎片糾葛在一起,想要清除,只能徹底毀去這段記憶」李雲皺眉,看了眼四周,轉身走到附近的涼亭坐下。

「偏偏是這個時候。」

放下手上的購物袋,李雲腦中閃過懊惱,他並非是不捨得毀去這段記憶,也非沒有手段,而是記起再過幾天,他就要去參加覺醒儀式,對半生靈的覺醒來說,自身記憶的完整是毋庸置疑的,否則就完成不了記憶回溯的過程。

而恰好就在之前,他已經提前把能修復靈魂創傷的彼岸花提純液喝下,若非如此,李雲還可以試試先毀去記憶碎片,再喝下彼岸花的提純液。

「第二個辦法,便是設法在覺醒那天之前,和她們打游擊,只要到遠離她們的位置,就可暫時解放緣,趁機恢復靈魂之力。」

「不過,除非是做傳送陣離開,否則如此小的城內,自己要跑也跑不遠,時間不夠充裕,恢復的靈魂之力也就杯水車薪,但傳送陣不僅費用極高,沒有覺醒的人去做傳送陣風險也是極大,至於城外」李雲搖了搖頭,他還不想那麼早死。

「第三個辦法,就是找一個絕對安全之所了。」李雲沉思起來,海魔城就這麼大,尋他之人又是無月家本家的大小姐,他不過是李家一個廢物,實在想不出有什麼地方他能去,而那大小姐不能去。

「唉。」實在無法想出有這麼一個地方,李雲不得不放棄,轉而把目的又轉到前兩個辦法上。

「最關鍵的還是那意識深處的緣,除了包裹隔離外,無法加速消耗,也無法徹底清除。」

「等等,意識深處?!」

李雲身子一頓,想到了某些可能,又細細思索了一番後,終於拿起購物袋,壓低帽沿,起身往家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