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五十七章來臨

第五十七章來臨 (1/2)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3-04-20 09:31  字數:4207

「你這大壞蛋,我恨你!」

蘿莉小心護著手裡綠色鎧甲小蟲,雙眼滿是淚花,對身前的高個男子帶著哭腔罵了一句。

李雲面無表情的看著蘿莉,這是一個比丫頭還要小几歲的女孩,小小的身軀完全沒長開,臉上也帶著特有的嬰兒肥。

女孩的頭髮是柔柔的自然卷,髮絲如最絲滑的綢緞,讓人忍不住會想伸手揉搓一番,而瞳孔則透著罕有的粉紅色,在淚花下彷彿是浸入水中的晶瑩琥珀,一眨一眨的,動人心魄的美麗之下是濃濃的惹人憐惜。

圓潤的臉蛋似乎能透出光澤,因為癟著嘴,所以委屈的臉上甚至清晰看到兩個小酒窩,身著一件長袖蕾絲邊的白襯衣,下身則是棕色直褲,雖不華麗,但布料卻極其考究高檔,簡約而不簡單,顯然是大家族的孩子。

任誰看了,都會覺得她是個極品的美人坯子,相比丫頭外剛內柔的彪悍,眼前這小蘿莉完全是外柔內剛的婉約。

而就是這麼一個好蘿莉,在第五次從李雲手裡贖回自己的戰寵後,最終還是忍不住飆著淚花,朝他發起了壞人卡。

因為小蘿莉從外公那拿的這個月零花錢,外加上個月還剩下的一些,現在全都投入了李雲的懷抱,一去不復返了。

收迴轉賬完畢的靈紋卡,李雲嘆了口氣,對著周圍三三兩兩的小孩嘆道:「大人的世界是很殘酷的,你們以為我只是貪圖這份錢么?我只是讓你們提前感受下這份殘酷而已。」

李雲現在身處的地方,是海魔城東邊的遊戲一條街,相比他之前去的小遊戲廳,這裡則完全是聚集了城裡八成以上的遊戲廳和眾多遊戲店鋪的娛樂天堂。

這個地方,也是李雲自五歲就開始混跡其中的場所。

當然,他會來這,最初的目的便不是為了玩,而是——賺錢。

魔界的教育方式讓孩子擁有極大的自由空間,這也成了遊戲街長盛不衰的根本,而相比長輩的勾心鬥角,小一輩因為種種關係,反倒更能打鬧在一起,在遊戲街,小孩們為了爭某個店鋪位置很好的遊戲機的使用權,或是因為格鬥遊戲的勝負產生的恩怨情仇,種種糾葛都會讓他們自發的聚成一個個團伙,領頭的自然是大家族的小少爺小小姐,數個團伙各自分配地盤,相互摩擦不斷。

每個月,他們都會為了地盤的擴張或純粹的尋仇,爆發幾場帶著賭注的格鬥遊戲大戰,這些賭注也非兒戲,不僅戰前要簽訂契約,戰時也需全員到齊,一旦某人缺席,若無有說服力的理由,便要接受團規懲罰。

這些在大人眼裡雖然都顯得單純至極,卻也是整個社會關係的小小縮影,大家族的族長為了培養自家子女的領導才能,小家族的族長則為了讓自己子女從小編織起一張關係網,對此也一直採取默許和鼓勵的態度。

大人的娛樂大都逃不過魔網上的種種網遊,小孩則簡單的多,對他們來說,每天在學堂虛擬對戰便已經是學習課程之一,除了少部分愛學習的「好學生」,他們放學後的娛樂大都不可能是和虛擬對戰有關聯的遊戲。

而遊戲街的大多數店鋪就恰好滿足他們的需求,如果說李雲之前去的遊戲廳在他眼裡是前世的網吧,那這裡的大多數針對小孩的遊戲廳,便和前世那同名的遊戲廳無異了。

就如李雲現在和他們玩的戰寵對決,便是需要小孩或買或自己去捕捉一隻富有攻擊力的0階蟲子,除了階級,形態種類都無限制,之後,便是到這遊戲廳里,利用裡面的戰寵對決遊戲機和各自的蟲子簽訂特製的主僕契約。

因為蟲子這生物本身精神力極弱,更何況是0階的,即使是普通孩子都能與之簽訂契約而無虞反噬。

簽完契約後,接下來就是正戲了,所謂戰寵對決遊戲機其實就是一個給蟲子提供對戰的平台,上面也不知是附著了何種靈紋,能讓蟲子對戰時產生各種眩目的光影效果,大大提高了戰鬥的趣味性,而最關鍵的是,在這上面戰鬥,蟲子是能隨著主人培養而不斷提高戰力的!

雖然因為契約限制永遠無法進階,但自這款遊戲誕生以來,就永遠不會缺少天才級的培養師——這稱號是遊戲界的稱呼,他們培養的0階戰寵不僅能單挑一階的蟲子,有的甚至能打敗兩隻三隻一階的蟲子,也因為有無數前輩先人的戰績擺在那,又帶著養成和戰鬥因素,看著自己細心培養,付出精力心血的戰寵一步步強大起來,在對戰平台上打敗對手,接受著周圍同伴的驚呼和羨慕,那股自豪感和成就感,瞬間讓這遊戲風靡了全魔界。

而這款遊戲也是整條遊戲街的主流對戰遊戲,小孩學習之餘互相攀比的內容話題。

「看,冷麵惡魔又開始說這話了,我以前聽哥哥說的時候還不信,原來這世上真有這麼無恥的人。」惡魔一詞,在魔界是含有極大貶意的話,和人族嘴裡的惡霸,惡人等詞還要更深一籌。

「真是不知羞恥,這麼大的人還來玩戰寵。」

「就是就是,都把小如欺負的哭了,她的綠甲劍士敗了五次,看著都沒精神了。」

「唉,可惜我的大力王這幾天剛好懷孕了,要不然」

「你的大力王不是公的么?」

「誰說公的就不能懷孕了!」

「我姐說的!」

「你姐胡說!」

「你才胡說!」

看著周圍逐漸吵吵嚷嚷起來,但卻沒人上來挑戰自己,李雲心裡嘆了口氣,暗自惋惜,不,是嘆息了一下這幾年的孩子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