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五十五章藥效,危機

第五十五章藥效,危機 (1/2)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3-04-20 09:31  字數:3709

從中午沒到便開始睡,待李雲醒來時,外面的天色都已黑了。

而無論是中飯還是晚飯,都沒有一個下人曾過來詢問過。

李雲沒有意外,畢竟自從他拒絕了這項交易開始,他會住在這裡,就已經是純粹的李心蓮的個人意願了。

因為之前她答應了,所以李雲住了進來,期限——就是到覺醒那天。

而期間的衣食問題,李家註定是不會承擔的。

至於李心蓮,估計她本人壓根就不曾在意過這些。

李雲慢慢下床,暗自感受了下喝了彼岸花提純液後自身的變化。

「之前消耗的靈魂之力倒是恢復了一些,不過這並非是因為喝了提純液的原因,而是自己休息時慢慢回復的,那這東西到底帶給我什麼變化?」

李雲心中閃過疑惑,「若硬要說其他變化,似乎現在記憶較之以往要清晰許多,不過這到底是提純液的功勞,還是靈魂之力恢復後的身體錯覺,就兩說了......」

畢竟一覺睡飽,外加靈魂之力恢復,此時身體就像扔掉一個巨大的包裹,身心放鬆下,產生一點似乎腦子更加清醒,空氣更加清新的錯覺,這也是正常現象。

「這彼岸花提純液,風無姬當時說是可以修復靈魂創傷,令其保持暢通無阻的狀態,從而讓我覺醒,不過她卻不知,我不能覺醒的真正原因大半和穿越者的身份有關,兩份靈魂的衝突融合,也不知是否算是靈魂創傷......」

「不過——」李雲眼中隱隱閃過寒芒,「我是這具身體三歲時穿越而來,根據當時自己保留的記憶上看,自己應該把他的靈魂吞噬乾淨了才是,除了那團詭異的白光......」

想到此,李雲立即閉眼,心神緩緩沉入自己意識深處的深處,進入一度被他重重封鎖,甚至連風無姬都不知道的地方,打算一看究竟。

當他再次睜眼時,耳邊便傳來一聲聲女子的哼唱,咿咿呀呀,不甚清楚,卻意外的讓人心神寧靜,看著前方依舊漂浮著的光暈,李雲眼中閃過一絲不耐煩。

「果然還在。」

光暈緩緩散發著微光,如同始終開著的八音盒,不斷從裡面傳出歌謠,重複著,重複著,李雲細細打量光暈了一番,在看到這團光暈也沒發生什麼變化後,這才鬆了口氣。

至少,情況還沒那麼遭。

「那這彼岸花的提純液,到底作用到了什麼地方?」李雲心裡再次發出如此疑惑,意識空間內,他的身影也隨之緩緩消失。

這歌謠不能長久聽下去,一旦入了迷,便會忘卻時間,再次醒來時就是數天後都有可能,以前的李雲可沒少中招。

再次睜開眼,此時肚中恰好傳來咕嚕聲。

「罷了。」

感受到腹中飢餓,李雲眉頭展開,他索性放下疑慮,畢竟此時能做的他都已經做了,面對這狀況,無論是何原因,他都只能說是正常反映了。

沒有什麼天地異象,也沒做什麼稀奇古怪,毀天滅地的夢,就像前世喝了一杯板藍根,再睡了一覺,醒來後覺得閉塞的鼻子好多了,就再沒其他。

伸手在褲帶上摸了摸,除開裡面的虛擬鏡片,李雲也就摸出了零零碎碎十個晶幣。

「倒是夠兩碗清湯麵。」

笑了笑,把錢重新放進口袋,李雲轉身出門。

......

依舊是街口的麵攤。

看著頭上多出兩圈繃帶的老闆賣力的和著面,李雲靜靜坐在凳子上,周圍除了他一人,再沒其他食客。

終於,面被端了上來,老闆也徒自坐下,嘿嘿笑道:「沒想到你小子也命大,昨晚轟響了一夜,連城主府都被打塌了,富人區在半夜被人衝擊了三四次,可把老子給折騰壞了,這世道,真是待在哪也不太平。」

李雲吹了吹面,吃了一口,才道:「我一男的,看著也沒錢,誰會來找我麻煩,就是站了一晚上,難受的緊。」

「唉。」老闆嘆了口氣,道:「你算是真運氣了,我今天下午才擺的攤,結果一下午過去了,以前常來的幾個老夥計才零零散散來了三個,其他的幾個,怕是過不去這個坎了。」

場面陷入沉默,李雲慢慢吃著面,也沒說話。

最後還是老闆回過了勁,笑道:「瞧我這嘴,盡說些難聽話。」

「小兄弟,你現在住哪呢?」

李雲隨口道:「一個遠房親戚那,不過怕是也待不久。」

瞭然點點頭,老闆嘆道:「這年頭,求人不如求己,你小子在那住的估計也不舒服,大半夜的竟然連口熱食都沒給你留一份。」

「不過,這幾天城裡估計還不會太平,就算待著不舒服,你還是最好少出門為妙。」

「怎麼說?」李雲看了老闆一眼。

老闆壓低了聲音,奇怪道:「你沒上魔網?」

李雲苦笑了笑,他一個職業玩家竟然沒人家一個業餘的上魔網上的勤,的確不是什麼光彩的事,不過經過昨晚那麼大動靜,這老闆竟然還有心思上網,也算是神經大條的典範了,難怪拉麵小王子這稱號能在論壇里闖出一個的名聲。

看李雲是真不知道,老闆又問道:「你這一路過來,難道也沒發現什麼不同么?」

聽到這話,李雲回憶了一下,隨後看了老闆一眼,問道:「有什麼不同?」

「嘿!」老闆咂咂嘴,道:「我算是明白你到底哪裡像職業玩家了,腦子裡只想著遊戲的事,連身邊的一些事情都不清楚。」

李雲拌了拌碗里的面,略不滿道:「到底什麼事你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