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五十二章丫頭,約定

第五十二章丫頭,約定 (1/2)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3-04-20 09:31  字數:3524

「大人,能和我說說昨晚的事情嗎?」走在後面,李雲突然問道,「昨晚聽剛認識的一個靈師說,似乎是什麼血魄花。」

女子腳步不停,走了三四步,方才說道:「你小子倒是交友廣泛,連靈師都能隨便認識了。」

「在我眼裡只是一個小妹妹罷了。」李雲聳聳肩,「似乎她一直涉世不深,和我倒也不難溝通。」

「哦?」女子停下腳步,聽到李雲的描述,她腦中浮現一個身影,於是轉身問道:「她說自己叫什麼名字了么?」

「無眠小萌。」李雲道。

女子聽到這個名字,略有意外的看了李雲一眼,「是她的話,倒也不奇怪。」

「昨晚上,你那房東偷偷種的血魄花不知道為什麼提前成熟了,因為措手不及,這才有了昨晚那場爭奪戰,只是打到最後,也不知怎麼的,之前闖進來的髒東西也蹦了出來,試圖破開結界逃走,於是那老太婆將計就計,兩方一起破了結界,圍剿成了追逐戰。」

點點頭,李雲確認道:「也就是說,現在戰鬥還沒結束,只是轉移到了城外。」

女子看著李雲,皺眉,同身為靈師,她實在不喜歡李雲如此毫無恭敬的評論著靈師,肆意打聽靈師的消息。

畢竟他只是一個平民,一個毫無可能成為靈師的平民,即使和自己有些關聯,在身處兩個世界的隔閡面前,這關聯依舊是那麼的微不可查。

就像正常人無法容忍自己成為一群弱智的討論對象,無法容忍自己和狗上同一張餐桌,就像「人」這個辭彙永遠超脫於「動物」之上,靈師就是靈師,平民就是平民,平民如果無法找到自己的定位,那他以後的命運將註定多舛。

「好了,別那麼多廢話,以後別沒事打聽這麼多,對你百害無益。」女子訓斥了李雲一句,她覺得自己這話是身為長輩的逆耳忠言,畢竟,這世上可沒其他靈師能會如此大方和一個平民說話了。

李雲看了女子一眼,聽話的點點頭,應道:「好。」

幾句話間,兩人已經走到倒塌的公寓面前,可以看出,此時留守的靈師里,女子的地位無疑是最高的,附近在天上巡邏的年輕靈師們,看到女子走過來,都紛紛點頭示意,或者招了招手,至於那些還不是靈師的警衛們,更是就差沒跑過來跪下舔她的腳尖。

李雲看到女子停下,也不用招呼,就繞著塌成小山似的廢墟走了幾步,等差不多判斷出位置後,對邊上恭敬站成一排的警衛招招手,看到李雲的招呼,其中的領頭之人立馬弓著腰就小跑了過來,眼睛眯成一道縫,謙卑笑道:「少爺有事你說,別看我們沒什麼本事,但一個個都敢賣死力氣!」

李雲看了來人一眼,也認出了他,這是一名中年的力魔,年紀雖不再年輕,肌肉卻仍鼓鼓的,身材高大又一臉憨相,實在是長的一副好賣相。

不過,昨晚上,李雲就親眼看到他率著一群人,除了脫去身上這張皮,也不蒙面,就闖進了一家中型的首飾店,錢財首飾直接搶光不說,更是把兔族的老闆一家屠盡,而他們那十五歲的女兒,下場不說也知。

這些警衛隊的傢伙,就算干臟活也非盲目或只圖痛快,而是專挑獸族的產業。

「我有個鐵皮箱子,應該是埋在這一塊,你們給我挖出來。」李雲也懶得追究他以前做了什麼,伸手在身前比划了一圈,淡淡道。

「好嘞!您等著。」爽快的應下,力魔就不再二話,捲起袖子,露出胳膊上一排帶著血絲的牙印,第一個上前就翻找了起來。

而他身後的那些手下都是人精,自然也不用招呼,紛紛上前幫忙。

李雲退到女子身邊,就這麼遠遠注視著諸人干著,也不催促。

時間還沒過一刻。

女子神色一變,轉首看著遠處。

「雲哥哥!」只見一名穿著半身黑袍的小女孩跌跌撞撞的跑過來,也不顧地上黏糊糊的血液和刺鼻的味道,奔跑著,頭罩被風吹下,露出裡面淚眼模糊的小臉蛋,一邊喊著,小女孩就衝進正在翻找的警衛隊裡面,用小手瘋狂的挖起了地上的石土。

「丫頭?」李雲回過神來,還沒等他開口叫她,只見一旁被丫頭推了一把的力魔隊長已經怒吼了起來:「你這小娘皮——」

「放肆!」

遠處,跟著丫頭來的黑袍女人怒哼了一聲。

聲音驟停,下一刻,力魔隊長化作肉泥。

小丫頭也掙扎著被一團無形清風包裹,飛回了黑袍女人裡面。

「丫頭!」李雲終於喊了出來,快步走向對方,行走間,他也隱隱打量了這群貓女一眼,發現比之初見少了一大半。

李家女子皺了皺眉,猶豫了半息,也跟著李雲走了上去。

「雲哥哥!」聽到熟悉的聲音,丫頭停止了掙扎,急忙轉頭,當看到李雲的身影,馬上驚喜的大叫起來,隨後掙扎更大。

無奈之下,那團清風又再次把丫頭放到了地上。

「雲哥哥!」終於兩人在路上抱在一起,深深地在丫頭帶著馨香的發間吸了口氣,李雲這才抬頭,看著依舊和小花貓一樣的丫頭,笑道:「怎麼,以為你雲哥哥死了?瞧你哭的這樣子,難看死了。」

「你魂淡!」丫頭把小臉埋進李雲胸口蹭了蹭,帶著濃濃的哭音罵了一句,而後才道:「我可是真以為你死了好不好?你這魂淡,大壞蛋!又騙我哭。」

「好了小子,你要抱多久?」隨著話音傳進耳里,李雲只覺得一股清風襲面,彷彿渾身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