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五十一章回家?

第五十一章回家? (1/2)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3-04-20 09:31  字數:3240

一夜的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總之,到天亮時,持續了一晚上,遍及整座城市的爆炸轟鳴終於煙消雲散。

慢慢走在回去的路上,李雲如同大多數平民一般,睜著略帶血絲的眼眸,看向前面。

一晚上的打鬥讓所有缺乏安全感的人徹夜不眠,李雲則是站在街頭,因為身上還帶著彼岸花的提純液這等寶物,所以更不敢有所打盹。

這一晚上,他見過太多生命的消逝,因為混亂的持續,大多數獸族平民都開始趁亂打砸搶,四處可見的火光,走散哭泣的孩童,哭叫著被拖入小巷的婦女,對這些,李雲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以他的身手,的確能在普通人手中保證無慮,但同樣的,他救不了太多人。

救還是不救?

這是個問題。

李雲這一晚上,就這麼細細咀嚼著心中淡淡的糾結,站在牆邊看了一夜的鬧劇。

終究,他的本質還是冷血的。

李雲不知道原本前世活在新社會,上過學,獻過血,談過戀愛,普普通通的自己,為什麼會在穿越後越來越淡漠,也許是下意識把自己歸類到了穿越者這一更高的身份定位上,也或許是體內阿修羅的血脈潛移默化下的改變,更或許,是靈魂深處某處不為人知事物的覺醒。

總之,穿越後十多年來,他為了適應這個世界,為了生活,徹底改變了。

「此刻的自己,連身邊之人都無法保護,又談何其他?」心中閃過如此理由,李雲心裡稍安了些。

「喂,你小子幹嘛的?」剛走出一道小巷,李雲就遇上一個身穿警服的成年翼魔,此刻,翼魔手裡拿著柺棍,一本正經的對李雲喝道。

面色不動,李雲停下腳步,說道:「回家。」

「回家?前面都被毀成廢墟了,還有什麼家?」看到李雲還算老實,翼魔收起翅膀,降了下來。

「昨晚出去吃飯,回來的晚了,結果剛好躲過一劫,現在想回來看看,就算成了廢墟,也好歹能挖出些東西,否則這日子可就過不下去了。」

李雲低頭,看著對面已經落地的雙足,說道。

「哦?」翼魔警察嘴角一撇,笑著問道:「那誰能證明你是住那的?老子我見得多了,你小子,是不是想過來撿便宜,然後拿去換錢花?」

說罷,翼魔一甩手裡的柺棍,蠻橫道:「給老子滾!」

低著頭,李雲沒有任何反映。

直到三息後,他這才輕嘆了口氣,轉身往後退去,對於這種情況,他早就有所預料,若說貧民區里的野蠻只是四處刨食的野狗,那城裡的警衛隊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豺狼,單單昨晚,他就在暗處見了四五起由警衛隊親手犯下的案子,所做無非是打劫商鋪,把所有值錢之物席捲一空,而店鋪主人,自然是滅口了事。

而如今,毀了這麼一大片房屋,那些埋在廢墟下的值錢物件,依他們的秉性自然是不容他人染指的。

反正李雲也不急這一時,只要回到家族,說明下情況,或多或少都能憑著情面,或者說憑著自己「妹妹」的情面,得到些特權,到時候再來,這些狗仗人勢的傢伙自然就可以無視了。

「等等!」身後再次傳來囂張的命令,李雲眼中藍芒一閃而過,暗自注意著周圍的情況,緩緩轉身。

「老子我懷疑你和昨晚作亂的那些異端有關,所以要搜身證明下你的身份,小子,還不快乖乖把身上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翼魔一步三晃的走到李雲近前,上下打量著李雲乾淨的衣著,眼裡滿是貪婪。

「大人,我昨晚就是出門吃頓飯,哪裡帶了多少錢?」李雲後退一步,看著面前高大的翼魔,擺著手,淡淡道。

「那就把衣服全脫下來,老子自己來查!小子,要是被老子找到一個晶幣,你就死定了。」翼魔仍不依不撓,柺棍啪啪的打在自己手心上,為他的警告增加氣勢。

「這恐怕不好吧。」李雲再次退了三步,身子徹底進了後面的小巷裡。

「你小子還敢頂嘴?」翼魔看李雲三番兩次拒絕,頓時大怒,兩步跟著進了小巷,舉起柺棍就往李雲臉上揮去。

眼看手中柺棍帶著風聲呼呼甩下,而對面的小子似乎已經嚇呆了般躲也不躲,翼魔獰笑著,手上又加了三分力。

就在柺棍即將貼上臉頰的當口,李雲上身後仰,頓時柺棍掃過幾縷發尖,甩了個空,而跟著巨大的慣性,翼魔身子前歪,雖不至於跌地上,但也把自己脖頸露在李雲面前。

眼見對手空門大開,李雲眼中閃過一絲意動,只是直到自己後仰的臉龐漸漸擺正,他依舊沒有做出任何舉動。

因為——就在抬首的瞬間,李雲看到了天上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你小子——」見自己吃了如此大的虧,翼魔猶不知自己剛在冥界門口走了一遍,只是大怒著,再次揮出了手中的柺棍。

「哼。」

冷哼自小巷後方傳來,李雲再次後退一步,避過了翼魔的第二擊,之後,他就看見面前的翼魔雙臂轉瞬被卸下,噴著鮮血,對方慘嚎了起來。

「怎麼回事?」

直到處罰完面前的翼魔,出手之人才堪堪問出第一句話。

「大人,他懷疑我和昨夜之事有關,所以打算對我搜身,檢查是否攜帶不法之物。」李雲對站在小巷門口的窈窕身段微微躬身,並做出了解釋。

「大人,不是這樣的!是——」翼魔在地上疼得瘋狂打著滾,但也不知是魔族的體質特殊還是什麼,面對劇痛,他還是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