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十六章人情(下)

第十六章人情(下) (1/2)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3-04-20 09:31  字數:3645

張琅,翼魔一族張家的二少,和李雲算是從小認識的——同學,當然,關係一直是屬於那種不冷不淡的而已。

在小時候,李雲還能在貴族學堂里上學時,這傢伙就是個欺軟怕硬,性格懦弱到女孩子也能欺負的傢伙,說是性格扭曲也好,還是口味獨特也罷,總之他的掃把頭在那時候就已經存在了。

不過自從李雲被趕出李家後,今天這次邂逅算是兩人的這幾年來的第一次見面。

看樣子,這傢伙的性格更加扭曲了啊

李雲心裡感嘆了一句,看著還在自己面前做戲的張琅。

暗夜獸族在魔界的尷尬地位,雖然在近百年來有所好轉,但對於大多數獸族平民來說,種族歧視依舊無處不在,特別是貧民區中,無一技之長,又沒身體優勢的弱勢種族,對他們來說,沒有錢學習知識技能,那成為高層、貴族,或者富商的私寵,就是他們最大的奮鬥目標了——無論男女。

就如面前長相清秀的兔族少女,面對張琅作惡的雙手以及醜陋的舌頭,也只能強顏歡笑的倒進他懷裡,咯咯笑著,周圍的一眾同為暗夜兔族的營業員,紛紛不忍的扭過頭去,或者分心做著自己的事。

感到衣角被扯動,李雲低頭看到小梓臉上出現厭惡之色,於是拉著小梓的手就往櫃檯走去。

「怎麼?」張琅往邊上一跨,擋住兩人的道路,「老同學見面,李少,你難道就沒什麼要說的嗎?」

「有什麼好說的?」李雲淡淡看了他一眼,又緊了緊手中小梓的臂膀,使其安心,這才又道:「我們不熟。」

「可我有很多話想和你說,曾經的家族天才,現在的廢物,李少,你的光輝歷程和我的放在一起,簡直就是組成了一個最大的笑話!」

張琅說著,眼珠子突然睜大,看著李雲,笑道:「你知不知道?我也覺醒了,當年被稱為廢物的我,現在也覺醒了!一個是從天才變成廢物,一個是從廢物變成天才,這難道不是諷刺么?」

「哦,是么?覺醒了的天才?」李雲淡淡一笑,有些意味深明的看了張琅一眼,覺醒——這對普通人來講的確是天才了,但放在張家的本家二少身上,似乎是必然的吧?

「你——你什麼意思!?」張琅右手一緊,似乎是被李雲刺激到了痛腳,死死勒住女伴的腰間,左手就欲指向李雲,只是還沒停穩,手就被李雲給打到一邊。

「我不喜歡被人用手指著,你不知道么?」李雲陰沉的話語傳到張琅耳里,頓時讓他身子一顫,回想起小時候的李雲的戰績,心頭的火焰也瞬間熄了下去。

不過馬上,張琅就惱怒的朝李雲吼了起來,「你以為你還是以前的你嗎?就算是,我也不再是以前的那個我了!」

「你要走?好啊!可以!」張琅身子亮起淡淡微光,隨後空中一陣閃現,在周圍一片驚呼中,出現一隻金色長髮的精靈。

喘著粗氣,張琅獰笑道:「只要你說三聲自己是廢物,並且從我的胯下鑽過去,我就讓你走,怎麼樣?」

「你這混蛋——」小梓再也忍不住了,尾巴上的毛一下子炸開,就想跳出來和張琅拚命,但李雲此時卻用更快的速度再次把她按住。

盯著張琅有些癲狂的眼神,李雲眼裡閃過一道藍芒,有些頭痛的撓了撓頭髮,問道:「張琅,我以前有欺負你嗎?你不去找那些個大小姐,堵我的路幹什麼?」

「我就看你不爽。」

「我也看你不爽!」

接下張琅的話的不是李雲,同樣也不是他身後的梓小蘿莉,只聽著周圍兔女一道道高興恭敬的「店長」聲中,一個身材火爆高挑,但稍顯青澀的少女就越過人群走了進來,少女先是看了李雲兄妹一眼,又滿是厭惡的看著張琅,戲謔道:「張琅小弟弟,是誰允許你在我的地盤上鬧事的?」

「喲,連魔靈都召喚出來了,怎麼,小弟弟終於長大了,翅膀硬了,不把姐姐放在眼裡了么?」

無月玲,海魔城數一數二的大家族無月家的小姐,雖然是百年前才入駐海魔城的外來戶,但靠著身後龐大的本家勢力,依舊在這裡牢牢的站穩了腳跟,揮灑著無數靈幣,直接吞下了城中奢侈品行業的二分之一,同樣,也是海魔城排名第二,《三界》排名第二十四的霜月戰隊的東家。

從各種角度上看,無月家都是穩穩壓住張家一頭的存在,更何況,無月玲雖不顯修鍊資質,但極擅理財,不過十歲就開始涉足家族產業,五年間生生讓家族資產上漲了四五成有餘,名聲轟動整個上層圈子,遠不是張琅這個從小就沒被任何人寄予希望的廢物二少能比的。

「無月玲,我堂堂靈師教訓一個平民,難道還要和你報告不成?!」張琅看到無月玲出現,瞳孔一縮,隨即吼道。

「喲,好大的火氣。」無月玲冷冷一笑,不屑道:「還堂堂靈師,只不過是一個靠外力強制覺醒的廢物,求爺爺告奶奶,才在十四歲覺醒了一個同樣是廢物的魔靈,你還就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

「你要幹什麼我的確懶得管,但抱歉,本店新規據,但凡在本店召喚出魔靈的傢伙,一律罰款兩千靈幣。」

「什麼規矩?我怎麼不知道!你當我是新來的?以前的規矩也不過是針對動手的傢伙,我只是召喚魔靈出來,可一直沒想要動手!」聽到罰款兩千靈幣,張琅連抱著女伴的手都哆嗦了一下,氣勢也瞬間弱了不止三分,看著無月玲冷笑的嘴臉,連忙辯解道。

「我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