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二章落魄少年

第二章落魄少年 (1/1)

小說名稱《異界萌靈戰姬》 作者:吹曉風  更新時間:2013-04-20 09:31  字數:2770

「嗬嗬」躺在泛黃的床鋪上,李雲咬著牙,靜靜等著渾身抽搐慢慢過去,此時他身上的汗水早就浸濕了薄薄的床單,甚至開始滴到了地上,整個人猶如觸電亦或被惡鬼附身般,場面看著極為詭異恐怖。

「總算是熬過去了。」良久,李雲抖抖索索的拿下還戴在臉上的虛擬鏡片,鬆了口氣。

「連續使用能力和兩個高手周旋,看來還是勉強了點啊。」喃喃說了一句,李雲緩緩扶額,苦笑起來,「不過,今年是最後一次了,最後一次,不成功便成仁啊」

慢慢從床上坐起,李雲揉了揉依舊還在作痛的太陽穴,隨即肚子不合時宜的叫了起來,提醒著自己這幾天晝夜顛倒只靠著虛擬鏡片就跑遍了整個網遊地界的事實。

「遲會再吃你還能鬧翻天不成?」拍了拍肚子,李雲下了床,三步就來到一個不知道放了幾天的臉盆前,輕輕就著下層已經積澱了薄薄一層污垢,但上層看著還算清澈的水洗了洗臉,待頭腦清醒後,這才又回到床邊,拿起虛擬鏡片,重新戴上。

「叮——玩家身份信息認證,自動認證,認證成功,請選擇進入的遊戲,選擇《殺戮天下》,請確認,確認成功,尊敬的玩家艾澤拉斯,祝您旅途愉快。」

「流氓貓!」

由於虛擬鏡片的渣特性和延遲,尚未完全恢復視覺網路,李雲就聽到了耳邊傳來一聲怒吼,下意識摸了摸臉上的面具,待指尖感受到面具特有的金屬質感後,李雲這才抬起頭,看著面前完全把陽光擋住的巨大黑影。

「抱歉,我的名字叫艾澤拉斯。」抬手指了指自己頭上的名字,李雲繼續道:「如果沒什麼事的話,請讓下。」

李雲現在的角色所處的位置是安全區,他也不怕對方惱怒之下向自己攻擊,只是有點無語的是,他沒想到這頭牛竟會在這裡堵自己,當真是始終沒變的一根筋。

「別他嗎給洒家耍花樣,你知不知道,你剛剛玷污了神聖的戰鬥!竟然和洒家過了一招就鑽進人群里搶殺統領怪,難道那些裝備有和洒家戰鬥重要嗎!?神聖的戰鬥永遠只有勝和敗啊!只過了一招算怎麼回事?流氓貓,是男人就來競技場說話,去《三界》也可以,將我們未完成的戰鬥完成,洒家的名字一直都叫牛傲天!純爺們從不改名!」蠻牛進一步湊到比自己矮了一截的「流氓貓」面前,巨大的鼻孔噴出的熱氣都打在了對方的臉上。

聽到這麼「純爺們式」的挑釁,李雲聳聳肩,轉身對邊上的遊戲服務員說道:「幫我傳送到拍賣場。」

「樂意為您服務。」白光一閃,李雲在一群瞪大了牛眼的雷霆崖公會玩家面前就這麼消失了,只留下仰天怒吼的蠻牛。

-------------------------------------

「黑暗權杖,死亡徽章,嗜血魔劍,荊棘護甲,血色級寵物蛋,精鍊魔石,魔導書殘頁,魔導書殘頁,魔導書殘頁以及高階材料若干。」緩緩點頭確認後,李雲就感到背包一輕,想了想,又把身上穿的一件件散發各種光芒的裝備武器卸下,也一起放到了拍賣平台上,當平台上刷新出這些裝備時,李雲明顯聽到到周圍一群玩家的鬆氣聲,賣了身上的裝備,就表示自己已經放棄了這個網遊,不過這些對他來說都是無關緊要的小事,只是放棄了這個網遊罷了,魔界的網遊文化雖說沒有原生界那麼發達,但網遊依舊是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款,只要隨便找個新出的網遊,換個名字和外貌,至少在前中期內,那些大公會都不可能找得到自己。

不過如今連搶了兩大頂級公會,若是他們聯合封鎖鎮壓自己,那日後他要再靠網遊賺錢,就難上加難了。

「反正——是最後一次了。」看著掛在平台上的裝備價格被慢慢抬高,李雲淡淡笑了笑,選擇了原地下線。

--------------------------------------

「叮——退出成功,請選擇進入的遊戲,選擇《黑暗史詩》,請確認,確認成功,尊敬的玩家艾比拉斯,祝您旅途愉快。」

「叮——退出成功,請選擇進入的遊戲,選擇《機甲無雙》,請確認,確認成功,尊敬的玩家艾拉斯,祝您旅途愉快。」

「叮——退出成功,請選擇進入的遊戲,選擇《死亡格鬥》,請確認,確認成功,尊敬的玩家拉比利亞,祝您旅途愉快。」

「叮——退出成功,請選擇進入的遊戲。」慢慢下拉著遊戲目錄,當看到最下方的《三界》時,李雲頓了頓,考慮了一會,搖了搖頭:「若是之後自己能成功覺醒,三界還是需要的。」

「不過,成功覺醒?」苦澀的笑了笑,李雲拿下了虛擬鏡片,「盡人事聽天命,這十年來,自己已經努力了,這最後一步,走還是要去走走的。」

「就當是給自己這十年畫上圓滿的句號了。」

-------------------------------------

遊戲里雖然是黃昏,但拿下虛擬鏡片後,從已經破了一個大洞的門外看去,卻是陽光正好的午後,火辣辣的陽光從破洞處射進來,似乎整個房間的霉味都淡了許多,李雲默默的下了床,把床單抱在手中,出了門口,將之掛在走廊上,回來後發了會呆,這才慢慢把思維從遊戲里過度到現實,知道了自己如今要做什麼——吃飯。

李雲如今租的屋子是在城西的貧民區的套樓中,三樓的302室,想要到市區吃飯,就得走過凌亂的小巷,橫穿花園,繞過富人區,之後才是廣場。

地界雖然偏了一些,而且沒水也斷了靈能,不過無所謂,樓下有一口井,能住在這裡的人也不可能會奢侈到買得起家用靈器,李雲主要是看中了這裡的房租便宜,而且平時也安靜,絕對是像他這種生活出現困難的人的天堂。

而房東是個慈祥的老太太,整天就是笑呵呵的曬太陽,也不會去管住戶的生活,即使這群傢伙做的實在是有夠過分。

小心的避開樓道上破碎的玻璃,生鏽的斷刀,各種長在馬賽克上的未知野生蘑菇和被住戶臨時在樓梯上開闢的一小塊梯田後,李雲終於從樓上走了下來,陽光打在臉上有點火辣辣的意味,不過坐在院子里的房東老太太依舊毫不在意的哼著小曲,一頓一頓的下巴看出她現在過的是有多愜意,估計待會等他吃完飯回來,然後看到老太太就這麼坐在椅子上安靜的死去,大概李雲也不會有任何驚訝。

當然,這想法只是在李雲腦子裡轉了一圈就灰飛煙滅了,身為一個貧窮的住戶,如此咒一名善良的房東可是對誰來說都是大不敬的。

悄悄從邊上走過的李雲並沒有發現,本以為是閉著眼睛的老奶奶此時身子頓了頓,抬起頭看了眼李雲的背影,又看了看天上那火辣辣的太陽邊上一閃而過的璀璨,沉思了一會,這才繼續閉眼重新哼起了斷掉的小曲。

「明天就是報名的日子,還是早點吃完回來補覺好了。」摸了摸肚子,李雲看向前面似乎沒有邊際和出口的小巷,計算了下一來一回所需的時間後,心裡也不由哀嘆了一聲:「穿越十年後依舊一事無成的穿越者,當真是傷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