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二百六十八打什麼主意

二百六十八打什麼主意 (1/2)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9-01 20:54  字數:3384

改花從鎮上回來的時候還帶了些從鎮上買的東西,不過他原本帶的銀子就不多,這次到鎮上去,原本也沒想著要買什麼東西的。要是鎮上現在還有糧食的話,肯定要比村裡邊的還要貴的——雖說在這村裡邊,可沒有人願意掙這個錢。家裡邊自個兒吃的都不夠了,怎麼還有那個心思把東西騰出來賣。

趙木棉也跟著改花一道回到了坳子村,只是她不聲不響的,甚至都沒過趙家來打個招呼。要不是改花在家裡邊還順道提了一下趙木棉的事情,蘭花兒都差些要忘記還有這麼個人存在了。

她都好要以為趙木棉是真的留在鎮上一去不復返了呢。

畢竟之前趙木棉走的時候,蘭花兒就已經有不少猜疑在裡邊了。趙木棉又沒什麼非到鎮上去不可的理由,這麼急匆匆地跟著改花離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甩下雷雷這個包袱的。雖然這樣想不大好,可蘭花兒實在也想不出來什麼別的理由。

現在倒好,人是回來了,卻有些不見蹤影的味道。

蘭花兒原本還想著要是趙木棉過來打個招呼,她還得準備著給些東西,讓趙木棉這個跑了好些天的人稍微吃得好一點兒。改花已經說了,他們在鎮上的時候,哪裡也找不到賣糧食的,每日糧倉門口排了長長的隊伍領粥的,他們也不大好意思去。就是好意思,也不一定能輪得上。

改花他東家那頭倒是還有些存糧,可也不多了。改花自己心裡邊算了算,也實在不願意讓東家還負擔他的吃食,所以兩人一直吃得十分的節省。

他還到了狗蛋上學的私塾去看了看。一來是瞧瞧學堂開學了沒有,二來、之前狗蛋也說了,他們趙家還有一個狗蛋的堂兄在私塾裡邊,沒有離開。那人算著年紀,應該是改花的堂弟。

改花自然是不認得那個堂弟的。不過兩兄弟一塊住在鎮上,晚上閑了沒事兒的時候,多少會提起有這麼個人。狗蛋曾經和那人接觸過幾次,說是個溫和的,改花便想著過去看看,要是有什麼需要的,那也到時候再說吧。

他心思單純得很,只是想著既然知道了人家在鎮上,怎麼的也得看一看,能不能幫上忙。

不過改花過去得有些晚了,私塾裡邊的人講,說當初雨一停了,那人就急急忙忙地往家裡邊趕回去了。算著日子,早該到家了才是。

私塾裡頭的人都以為改花是那人家裡邊的,還以為那人一直沒有回家,大大地嚇了一跳。還害改花忙著解釋了好久。

「不管後頭堂姐打的是什麼主意,這會兒人是家來了,他們那邊既然有她瞧著,也就用不著咱每日掛心了吧。」蘭花兒倒是一點兒不在意。她就是擔心改花的安慰,又想著後頭雷雷的事情。

現在趙木棉既然回來了,那麼照料雷雷的責任自然是又回到了趙木棉的身上,誰讓她是親姐姐呢。趙木棉不來趙家找蘭花兒,蘭花兒也就直接當做是沒那回事兒。只是從那天起就不再算上後頭那人頭飯,也不再讓狗蛋把飯往後頭送了。

狗蛋在見到改花以後很是樂了一會兒,纏在改花身邊問了好一通鎮上的情況,又忍不住搖頭晃腦地學著感慨了一番,作出一副憂國憂民的姿態來。結果等吃完飯以後,到後邊灶間轉了一圈,跟著就跑到了前邊來,拉著蘭花兒,講:

「阿姐,你今日怎麼沒給雷雷準備吃的了。你給忘了么,可別餓著他了。」

「你倒是記得緊呀。剛開始的時候不是說不歡喜人家的么,現在反是惦記上了?」蘭花兒颳了刮狗蛋的鼻子取笑了一句,接著才講,「你沒聽到阿哥講吧,堂姐也跟著一道回來了。既然她回來了,也住在後頭了,雷雷自然是歸她管了。她也沒往家來要吃食,誰知道她在鎮上買了些什麼?我也不圖她真還咱糧食,可自己做吃的,這總可以的吧。咱家也不能一直就養著他們姐弟。」

蘭花兒倒真不是小氣。如果有需要,在家裡邊的人可以保證吃飽的情況下,她也不介意分出去一些糧食。可這畢竟是有限度的。她又不是什麼救世主,哪裡就必須得把自己的東西分出去。既然趙木棉不上門來講,大概人家家裡邊已經有準備了。兩家又不是特別親,她真犯不著拿了東西巴巴地給人送過去。

這不是拿熱臉貼人家冷屁股么。

也就是鐵生家和顏大郎家這樣的,相互之間幾乎就不講什麼你我的,常常都有往來,才真的是可以直接就拿東西過去,也不怕尷尬。

狗蛋聽了蘭花兒這樣講,撓了撓頭,也不講話了。

他一臉憋了好多話想要說的模樣,圍著蘭花兒轉了好幾個圈,最後還是什麼話都沒講就跑走了,估摸著是去找改花說話去了。

改花和趙木棉回到了村子的這件事,前者引起了全村人的注意,後者卻好像沒有一個村民發現。畢竟改花帶回來了一個對全村人而言都是好消息的消息,而趙木棉不過是個外來者罷了,又不怎麼和村裡邊的人往來,更不講話,自然沒有人會對她上心的。

就連蘭花兒也沒有把趙木棉回村的事情放在心上。

這趙木棉回村來了,那她就把完好的雷雷交人家手上,這就是了。往後她用不著再想著多做一個人份的東西,這也就是對她的唯一影響了。

趙木棉也的確沒有往趙家去。

可沒過多久,蘭花兒就發現趙木棉又有了個愛好——或者說是習慣吧——她開始跟在臧狼後邊上山。

因為在後山上開闢了一塊荒地,臧狼現在幾乎每天都要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