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二百四十八對策

二百四十八對策 (1/2)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8-13 01:21  字數:3283

蘭花兒從家裡邊勺了碗稀粥,讓趙木棉走到側邊的地方去,盡量不要惹人注意地躲在一邊去,將東西給吃了。給的粥不多,蘭花兒讓她吃完了不夠再要,可趙木棉也沒有再說什麼。

趙木棉還是一如既往的沉默。要是不問她話,她就一句也不說,也不開口討什麼。蘭花兒看著她臉上疲倦的神色,還有乾渴得裂開來的嘴唇,不由得就一陣心軟,幾乎要連當初她做的那些壞事兒都統統要忘掉了。

可是,蘭花兒想了想,覺得還是不能就這樣把人給放進屋子裡邊來。

不說趙木棉一個抽風的又做對她做什麼,要是欺負到了小蝶頭上,她又要拿什麼去給改花交代。她知道阿哥不會怪她,可既然改花把小蝶交給她照顧了,她就得照顧得好好的。

要不是趙木棉當初曾經做過傷人的事兒,她肯定二話不說地就開門了。但現在,一想到當初趙木棉的那個瘋勁兒,她就猶豫了。

現在的坳子村也並沒有多危險的。她讓趙木棉沿著圍欄,一直走著繞到了屋子側邊去,就讓趙木棉坐在那裡休息的。那個位置比較隱秘,又正好是在背對著陽光的地方,人坐在那下頭,剛好可以借著圍欄的陰影來躲避毒辣的太陽。

趙家原本就因為之前給村裡邊的人分了烤肉,所以並不怎麼招災民的,這會兒趙木棉坐在側邊休息,也不會被災民發現。

蘭花兒到外頭去看了幾回,每次都還看到趙木棉拉著那個小娃子,兩個人相互依靠著休息的,這才稍微鬆了口氣。

她可十分怕趙木棉在外頭的時候遇上什麼災民,一不小心出個什麼事情的,那時候她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因此心裡邊一直惴惴不安的。

幸而她所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她來來回回瞧了好幾回,趙木棉仍舊是好端端地坐著,微微垂著頭,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

蘭花兒原本還以為這個曾經有些傲慢刁蠻的小娘子會和她辯論,或者是想一些別的法子來進入趙家的。沒想到她居然一句話都不說,只是安安靜靜的。這個樣子反倒讓蘭花兒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也不知道她是怎麼走到坳子村來的,不知道本家別的人都怎麼樣了。趙木棉也就只來過坳子村一次罷了,那還是之前過年時候的事情了,這一路上就只有她拉扯著一個小娃子。

蘭花兒帶入了自己想了想,總覺得這事情有些無法想像的。這麼想了一會兒。蘭花兒已經覺得心煩得很了,乾脆就將所有念頭都給拋開了,轉身回到屋子裡邊去。準備著晚上要吃的東西。

因為趙木棉突然地出現了,蘭花兒想了想,還是做了比平常要多一些的晚飯。

不管最後改花要不要讓趙木棉進屋子,可人都已經站在門口了,又空著手。一身疲累的,總不好真就讓人餓死在門前。雖然家裡邊也是緊巴巴的,可不到過不下去的時候,真要說連口飯都不給,實在有些做不出來。

蘭花兒心神不定地在家裡頭備著東西,好幾次都差點切到自己的手。得虧她已經是做習慣了的。現在這年頭也沒有好多東西給她準備的,不過是切些辣菘菜,這才沒把自己的手都剁掉。

改花和臧狼家來的時候。蘭花兒正在灶間燒水,聽得門口有動靜,急急忙忙地就將灶頭裡邊的柴火抽出來了一些,讓火變小了,這才趕緊跑到外頭去。

「阿哥。」蘭花兒一見著改花的面,趕緊地就伸手將他往旁邊一帶。「趙木棉過來了咧。」

改花這才剛回到家來,正想著事兒,被蘭花兒這麼往外頭一帶,不由愣了愣,「誰?」

「啊喲,還有誰吶。本家的……哪房的堂姐?反正是本家的。也不知道怎麼地就過來了,她一個人,帶了個小娃子。那娃子我不認得,也不知道是不是本家的人。」蘭花兒跺了跺腳,一邊將改花往側邊的圍欄那拉,「阿哥你記不得了,還在本家見過咧。後來她跟著來過咱家一回,還給我臉上潑了……」

蘭花兒這話說了一半就停住了。她現在倒沒有什麼報復的心思,只不過改花一副想不起來的樣子,她一著急,跟著就隨口說了下去。她也沒想過說要不要讓趙木棉進家來的。她自己都還在糾結這個事情咧。

改花聽她這樣一講,好像總算想起了這個人來,「哦」了一聲,又皺了皺眉頭,「我想起來了。你沒放她進屋吧?」

「哪能呀,我不怕她再給我來一下子么。」蘭花兒搖了搖頭,用下巴朝著趙木棉坐著的那個地方示意了一下,「我給了她水和吃的,讓她在那邊坐著,等你家來。我也說不好該不該放她進屋,就想著小心些總是好的吧。」

兩人正說著話,臧狼已經把東西放回到屋後邊去了,這會兒也走了出來,整好聽見兩人在講話,臉色跟著也沉了一下。

蘭花兒一抬頭看到他的臉色,就知道這人是不想讓趙木棉進屋的。不過他也知道這事情輪不到他開口,乾脆就忍了,只是拉著張臉,有些不高興地站在一邊。蘭花兒哪裡不知道他的心思,抽空朝他皺了皺眉頭,揮揮手讓他趕緊先進屋去。

臧狼卻偏不,就根個木樁似的杵在旁邊,默默地不高興。蘭花兒拿他沒法子,就隨他去了。

改花順著蘭花兒的指使,稍微過去看了看,也沒跟趙木棉搭話,只是瞧了一回,然後就轉過身走了回來,正好看到蘭花兒在對臧狼揮手的,不由就笑了,「你別不高興,我難道不心疼阿妹么,怎麼可能讓傷過她的人住家裡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