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二百四十二說狼【一更】

二百四十二說狼【一更】 (1/2)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8-08 04:55  字數:3406

臧狼跟著顏大郎一塊到山上去了。。

蘭花兒在家裡邊盯著山上望了好久,最後才被改花給喊到屋裡邊去了。

楊郎中和長梧是照例要到外頭去幫著災民和村民看病做法事的,狗蛋自然是跟在楊郎中身邊。家裡邊的空閑人也就剩下蘭花兒和小蝶兩個人了。改花雖然也是在家裡邊的,可他總歸要到外邊田裡去幹活,少不得還是得離開。

等家裡頭終於只剩下蘭花兒和小蝶的時候,她又開始期期艾艾地望著外頭後山的方向,滿臉地長吁短嘆起來。

得虧在她身邊的是小蝶,不會說她什麼。不然她大概是要被說得羞死了的。

不過她自己也不覺得有什麼,橫豎她現在都已經習慣了把臧狼給放在心上了的,這會兒的確也是去得有些兇險,也難怪她自己心裡邊惦記的。而且,既然改花已經看出來了,也不反對,那她自己還有什麼可隱瞞的咧。

她自己在後頭站了一會兒,等站得腿都麻了,這才慢吞吞地走回到屋子裡邊去,琢磨著這一天都要做些什麼活兒。

菜種她一直就挑出來了,存在一邊。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絕對不會拿來當糧食的。要想往外頭種,現在還顯得有些不是時候。雖說是自己家圍欄裡邊的地吧,可蘭花兒一想到當初那些災民那副瘋狂的模樣,不由得就有些頭皮發麻。

都能夠衝進人家裡邊去搶吃的了,就更不要說偷偷爬進院子裡邊去挖點兒菜苗這樣的事情了。

種出去了,也不過是平白浪費了,蘭花兒可不想把家裡邊好不容易才省下來的菜籽就這樣給斷送了的。所以現在這個時候,她也沒法子在後邊做什麼栽種的活兒。

所以來去想了,也不過是些清潔打掃的。蘭花兒做得熟悉,又有小蝶在旁邊幫襯著。不一會兒就將活計都給做完了。

至於燒飯的事,蘭花兒更是熟悉得很,甚至都不用怎麼去想的。她一邊在家裡邊切著吃食,一邊心不在焉地想著事情,好幾次差些將手給切傷了。她自己還是渾然不在意。反正也是沒有切到手上的,她還是那副心裡藏著事的樣子。

得虧小蝶從來不在旁邊瞧著她做事,不然肯定會被她給嚇壞了的。

晚間改花家來的時候,很明顯地發現了蘭花兒的狀態不對,不由得在旁邊小聲地笑著講,「阿妹這是怎地了。這樣的焦躁。飯都燒得半生不熟的,忘記下水了吧?」

蘭花兒被他一調侃,也忍不住有些臉紅。還以為自己做飯的時候真的就心不在焉,連水也忘記加了,急急忙忙搶過去看。

只是,那鍋一掀開,還是好端端的一鍋稀粥。哪裡有半分不熟的樣子。

她馬上就知道自己是被取笑了,忍不住皺了皺鼻樑,「阿哥你倒是會笑我。我哪裡是做事這樣糟糕的,這稀飯不是還燒得好好的么。我就是……就是忍不住覺著擔心,也不知道他們在山上怎麼樣了,遇著危險沒有。那後山上頭猛獸多得很咧。又沒有過夜的地方。阿哥你難道不想著么。」

改花聽她這樣一講,也慢慢靜了下來,點點頭。講,「自然是擔心。可擔心著也沒用,不能跟著一塊去的。你倒可別在山下的時候傷著自己了。回頭他們回來了,一身清爽,反倒是瞧著你手上帶傷。不是讓人笑話。」

蘭花兒雖知這人是可以逗笑,可板了板臉。還是忍不住聽著改花的話笑了出來,「哪裡有阿哥想的那樣沒用。就是想得多一些罷了,你可見我切著手了么。」

「現在是沒,可再這樣下去,可就保不準了。」改花煞有介事地講了一句,不再搭理蘭花兒的反駁,轉身端著東西就出門到飯廳去了,「趕緊的吧,我瞧今兒狗蛋和先生他們都餓了。」

蘭花兒跟著答應了一聲,也急急忙忙地收拾了東西就出去。

改花走了兩步,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突然折回身來,問,「阿蘭,你同那長梧先生熟悉嗎,可知道他平日……」

他這話只講了一半,便定住了,連腳步也跟著停了下來,好像正猶豫著要不要繼續這個話題。

蘭花兒不由覺得好奇,就開口說,「平日怎地了?阿哥你怎地突然有心思關心起那個神棍的事情來了。我和他可不熟悉。要說,就是村長給我安排的一個住客。怎麼了?」

改花又猶豫了一下,最後只是搖了搖頭,講,「沒什麼,只是隨口問問罷了。往後……算了,我還是自個去同他講。不是什麼大事,我就是想問個事。」

蘭花兒答應了一聲,也沒怎麼將這事放在心上。

可就是改花這樣同她講了,她還是免不了常常在心裡邊惦記著臧狼和顏阿林,猜想著他們在山上現在過得怎麼樣了,有沒有遇上危險,又有沒有順利獵到獵物。甚至是在夜間的時候,她都特別用心地豎起耳朵去聽外頭有沒有傳來猛獸的叫聲,就好像她聽到了那些聲音以後,能夠知道臧狼他們的消息一樣。

這兩天卻過得還算平靜,並不像之前那樣常常地有成群結隊的猛獸在村外頭朝天嘶吼。

蘭花兒一會兒跟自己講,說臧狼他們肯定在山上異常順列,獵殺了不少猛獸,所以下山來的猛獸才變少了;一會兒又猜測是不是他們兩人遇到了什麼麻煩,好多猛獸都在山上將他們給圍困起來的,所以才無暇到村裡邊來找吃食。

她這樣煩惱了兩天,只覺得自己平生長得這樣大了,還從來沒有如此掛心一個人。她便在心裡邊勸慰自己,說臧狼這次是去得危險,她便多惦記著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