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二百三十三趕

二百三十三趕 (1/2)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7-29 03:25  字數:3374

那種用泥燜出來的東西實際上味道是十分大的,因為所有香味都被燜在了裡頭,熱氣也被燜住了。在打開的那一瞬間,所有香味都隨著熱浪一起往外頭噴湧出來。蘭花兒以前在現代的時候曾經吃過一次叫花雞,當時那種噴湧出來的香味擴散開的時候,簡直讓人覺得整個屋子都裝不下那種香味來。

要說飄香十里,完全沒有一點誇張的感覺。

現在自然不能像當初那樣,將飯一直燜在泥裡邊,等吃的時候再打開。那樣的話,香味實在是飄得太遠了,根本不知道外頭的災民聞到了香味以後會怎麼樣的。

為了不給家裡邊造成麻煩,蘭花兒在估摸著飯悶得差不多熟了以後就將那些泥塊從灶頭裡邊弄出來了的。

狗蛋還是在旁邊伸頭縮腦地看著,一臉想要上去幫忙的表情,被蘭花兒拍著手趕開了:

「邊兒去,哪裡有讀書人過來灶頭幫忙的。不是說你幫著做事不好,瞧你這笨手笨腳的,仔細衣袖要燒起來了,還不躲邊上去呢。」

狗蛋就在一邊嘟著嘴不高興,「阿狼不是到廚上去做事的么。我又不是啥金貴的,以往還不是在家裡頭幫著做事啊。咱村裡邊的哪裡有這麼些規矩啊。」

「你以前做的那是力氣活,」蘭花兒一邊趕開狗蛋一邊將那幾塊泥塊都夾出來扔到了地上,「這是燒火呢,你又沒做過,仔細被火撩了身子的。」

狗蛋不甘心地在旁邊看著,不過見蘭花兒已經把那泥塊都扔出來了,又好奇地蹲下去看著那幾塊的東西。那泥塊熱得很,他也不敢用手去碰。

蘭花兒剛才是弄這個的時候,用的是濕的黃泥。給糊在外頭的。這會讓泥裡邊的水分已經被灶裡邊的火氣給烘得乾乾的了,一點兒都沒留下來。蘭花兒扔出來的這幾塊東西,簡直就硬得跟石頭一樣。

「燙得很呢,小心點兒。」蘭花兒在旁邊說了一句。

等那些泥塊稍微冷卻了一些以後,她才拿起一根杆子,小心地在每一個泥塊的邊上都敲開了一個小小的破洞來。

這樣既能加速裡頭食物的冷卻,又能讓香味慢慢地飄散出去,不至於太過引人注意。

狗蛋在旁邊抽了抽鼻子聞了一下,小聲地講,「好香咧。」

蘭花兒聽他一說。也跟著朝空中抽了抽鼻子。

仔細一聞的話,空氣裡邊好像還真就有那麼一絲甜甜的米飯香味。不過那種味道十分的淡,要不是認真去分辨的話。根本就分辨不出來。

就是蘭花兒先就知道自己打開了這麼些吃的在外頭,如果不故意去分辨的話,也完全沒有辦法在空氣裡邊聞出味道來。

「你這是狗鼻子么,這麼一丁點兒的味道你也能分辨出來。」蘭花兒笑著說了狗蛋一句,「不會傳到外頭去就成。趕緊到外頭去吧。也別守著了,等阿哥和阿狼家來了咱再吃飯。」

狗蛋點了點頭,跟著也跑到了外邊去了。

蘭花兒回頭望了望灶上的東西,覺著沒有再需要收拾的了,這才走到了外邊去。

她也擔憂著外邊的情形不知道怎麼樣了,可這也是沒法子的事情。要說讓她到外邊去。或是打發狗蛋出去看看,她是萬萬不敢的。唯一讓她覺得比較欣慰的,就是外頭並沒有傳來很大的響動。她聽了好久。也沒有聽到像那天那種喊叫的和打鬥的聲音。

既然沒有聲音傳出來,蘭花兒就跟自己講,外頭一定環境還是很不錯的。不然就不會這樣的安靜平和。

她一直等到了晌午的時候,還是沒能等到人家來。

家裡邊現在就剩下她、小蝶、狗蛋和兩位先生。

雖然已經到了飯點,可大家看著外邊的人還沒回來。都非常默契地沒有催促著要吃東西。

蘭花兒回頭看看家裡邊安靜的人,就覺得心裡邊有些不安穩。

她總想著等外頭那倆男人家來了。大家再一塊兒吃飯的。可現在看看,那倆男人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呢。要是繼續等下去,說不著家裡邊的已經都餓了。

可要是不等呢,要是他們在吃著飯的時候那倆人回來了,瞧見也不知道該多難受。

這樣一路想著,一路又擔心外頭那倆人是不是受傷或者是怎麼樣的,等了好久,門口那邊才傳來了點兒響動。

圍欄那才剛有聲音傳出來,狗蛋就一下子從炕上翻身起來,蹦跳著往門口的地方跑了過去。

他倒是小心,在屋子門前的地方停了停,把門開了一道縫兒,先是往外頭望了望,接著才一下子歡呼起來把門給打開了,「阿哥他們回來啦!」

蘭花兒也跟著站了起來,連旁邊的小蝶都亮著眼睛跟了過去,也不知道她是聽懂了狗蛋的話,還是純粹覺得這就該是改花回來。

楊郎中也跟著慢悠悠地走了過來,一邊笑一邊在嘴裡邊念叨著說,「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也不知道傷著了沒有。哎,你說這村裡邊,怎麼地就這麼多事呢。這人怎麼就不能好好一塊過日子啊。」

蘭花兒回頭望了他一眼,抿著嘴唇笑了笑。

這楊郎中要說老吧,也不是十分的老,可想法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學的是醫術,總是比較中正平和,也比較單純。蘭花兒雖然覺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過她也並不討厭楊郎中的這種想法,就只是笑了笑,跳著跑著到門那邊去接她阿哥和臧狼。

兩個男人這次回來的時候身上都帶了些傷。

改花面上看上去還好,沒有什麼明顯的傷痕,臧狼的臉上跟脖子上卻都有幾個不知道是抓傷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