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二百零八黃金多士【二更】

二百零八黃金多士【二更】 (1/2)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7-23 22:39  字數:3407

蘭花兒覺得跟柳生講話實在是件累死人的活兒,比她到山上去親自拾柴砍柴的都還要來得累。看小說首發推薦去這種累不是身體上的累,一定要說的話,大概就跟和本家的人溝通了一回一樣的那種感覺。

當然了,柳生還不至於到本家人的那個地步,要說他跟本家人一樣的話,可有點兒冤枉他了。

不過原理還真是有點類似。都是一樣的無法溝通,自說自話。柳生這樣的,大概能比本家人要好不少,至少不會把話題全部控制在自己的認知範圍以內,也不會聽不去別人的話,非要將道理胡拌蠻纏的都拉到自己那邊去。可就算是這樣,蘭花兒還是覺得跟柳生講話好累。

因為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例如是蘭花兒拒絕的時候,或者是說不喜歡絹花的時候,他就非要將蘭花兒給腦補成了一個因為擔心家裡負擔過重,從而委屈自己,又不好意思接受別人好意的少女。

沒有呀,蘭花兒忍不住想在心裡邊怒吼出聲來,我是真的不喜歡絹花,那些絹花有什麼好看的,顏色俗得要命,而且還假得什麼似的,就是以前地攤上五毛錢一對兒的頭花也比這個朝代裡頭賣的絹花好看啊!

要是有勇氣把這話摔到柳生臉上去就好了,蘭花兒看著柳生的背影,忍不住默默嘆了口氣。

這也是為什麼蘭花兒會覺得比較喜歡臧狼的緣故。

畢竟臧狼是個從城裡邊長大的人。她不是說歧視什麼的,可她在穿越以前,到底是常常在城裡邊過日子的,雖然兩個不同的時間空間裡邊的城市會有很大的差異,可在一些事情上,人的觀念還是會微妙的重合。

她的有些觀點,只有改花和關雎這樣的人才能明白。要是跟阿茹講了,阿茹也會向她報以無法理解的目光的。

最直接的就是,臧狼做出來的簪子和鐲子,是她喜歡的,而柳生卻總是覺得她是個小娘子,就該愛穿紅戴綠的。臧狼就不一樣,並不是非要將自己的審美強加在蘭花兒身上,他只是觀察得很仔細,發現蘭花兒還是比較喜歡素一些的東西,才會挑了她喜歡的方式給她做東西。

因為蘭花兒顯露出喜歡方甯嬡手上的鐲子的意思來。臧狼才會去給她做的。

臧狼是那種嘗試著去了解對方,然後把對方喜歡的東西送到面前去的人;而柳生比較大男子主義,或者說是比較像這村裡邊一般的村民一樣。只是把自己覺得好的東西送出去。

這麼一比較的話,蘭花兒突然就覺得臧狼是真的很好。就算在現代,她大概也遇不到這樣好的男人吧。或者說,在現代的話,這樣的男人估摸著都輪不到她去挑了。

柳生其實也沒做錯什麼。只是他從來只知道這樣的一種方式,沒有想過有些人可能並不那麼單純,不是所有人都是一個樣子的,覺得某些東西一定是好東西。他雖然說自己常常到鎮上去,畢竟不像改花,是在鎮上討生過日子。也沒有什麼見識。在他的世界裡邊,所有人都單純而一致。

蘭花兒又摸了摸手上的鐲子,忍不住笑了笑。

她回頭的時候跟臧狼講了。說要幫柳生家裡邊做點心的事情。臧狼只是安靜地聽了,點了點頭,又問蘭花兒要不要幫忙。

蘭花兒自然不會跟他客氣的。

平常的時候要做點心,她都恨不得將臧狼給趕得遠遠的。不過這次因為要在短時間之內做大量的點心,有些像是之前幫方甯嬡家裡邊擺席子的時候做的那些。她一個人忙不過來,自然是要使喚臧狼的。

搓粉和面的都是些力氣活。臧狼原本早就想搶過去乾的,這次得了蘭花兒同意,自然高高興興地忙活了起來。

蘭花兒看他這樣高興,還不由覺得有點兒奇怪,忍不住逗他:

「阿狼,你怎麼這麼高興。我還以為你不大歡喜柳生的呢,沒想到你幫著他家裡邊幹活兒,高興成這樣。你不會在麵糰裡邊混進什麼奇怪的東西吧?」

臧狼愣了愣,好像有些聽不懂蘭花兒在講什麼,估計是真的從來就沒想過要做那麼無聊的報復的,隔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就忍不住想要撓頭。可他手上全是面,他只能改成用手背擦了擦臉,滿臉憨厚地講:

「我就是高興和小娘子一塊幹活。」

「……單純。」蘭花兒被他這麼一講,都不知道是該臉紅還是該翻白眼,只能裝作吐槽他似的,一下子就背轉了身去,「像你這樣的,哪天被人賣了還會幫人家數錢的吧。」

臧狼嘿嘿地笑了笑,又搓了幾下麵糰,小聲地講:

「可要是做不好,人家會說小娘子不好啊。那不行。我得好好弄。」

蘭花兒想想,覺得也是。要是真出了什麼問題來,估摸著人家到時候就該找上門來向她興師問罪了。

這麼一想,她又覺得高興了。臧狼到底是個成熟的,不會隨便亂做事,她也能跟著放心一些。

兩人一邊聊天一邊幹活,也沒覺得又多累的,一下子就將活兒都給做完了,剩下的就是最後一道蒸煮的工序。

因為柳生只給了些最常規的材料,蘭花兒挑了點做了幾樣點心,都沒做要油炸的。這油在村裡邊是樣稀罕物,柳生既沒有在材料裡頭給過來,也沒有指名要油炸的點心,她乾脆偷了個懶,全都做成是蒸煮的。

家裡邊蒸籠有些不夠,只能分批進行,最後做好的時候天都快黑了。

幸好她早就算好了今天肯定是沒時間燒飯的,在做點心的時候將分量算得多了一些,兩人就著點兒溫好的豆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