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一百八十四亂鬨哄

一百八十四亂鬨哄 (1/2)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6-22 12:28  字數:3485

等臧狼出去以後,蘭花兒才有心思講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了一半,然後看看身體裡邊的傷口。幸虧現在還是春天,天氣並不十分炎熱,還是有些涼意的,因此人穿得也多。一碗湯潑出來以後,大多都潑到了衣服上邊,底下被蓋著的地方並沒有受到多少傷害的。

反倒是臉上、脖子上這些地方,直接被湯潑到了,雖然蘭花兒自己看不見,但想必已經紅成了一片。她伸手摸了摸,只是輕輕的觸碰已經讓皮膚上邊感覺到了一種灼熱的壓力了。

可惜現在趙家沒有鏡子,她只能用手摸和靠著自己的感覺,去確定自己身上的傷勢。

雖然看不見,但就算只是用手摸和自己感覺,蘭花兒都能感覺得出來自己臉上和脖子上一大片皮膚火辣辣的,幸虧她當時閉了閉眼睛,熱湯沒有能澆到眼睛裡邊去,還不至於讓她受好大的傷。

她該慶幸么,這湯得虧是先出鍋,她又怕太燙了,就讓臧狼放到最後再端出去的,又給勺到碗裡邊了,好歹不是剛燒開的沸騰的,直接倒到她臉上去。

這要是真的是一鍋子剛燒開的沸水倒臉上,估摸著這會兒就不是在這洗涼水的,都要直接到楊郎中那去不要動刀子了——不過這古代沒法子動刀子,估計整個臉被這麼一燙,直接就該廢了的。

蘭花兒也不管外邊到底吵得怎麼樣了,先到房間裡邊去換了身衣裳,又洗了一塊方巾,將微濕的方巾敷在受傷的臉上。

趙木棉往她身上倒的是熱湯,湯裡邊還有些蘑菇、青菜和蔥段之類的東西,而且還有油漬。蘭花兒順手將頭髮上沾著的東西都洗了洗,又將臟衣服給放到桶裡邊去泡著。等慢慢地做完這一切。她才想著要走到外邊去。

她甚至覺得那本家人是不是她命裡邊的剋星了。

好像每一次見到本家人,她都得不到任何好處。上次還被趙春玲扇了一巴掌呢,這次直接是熱水澆到臉上來了。下一次那些人都不知道是不是要剁她一隻手才甘心。

因為這樣,她就愈發不想到外邊去見本家的那幾個人了。憑心而論,她是實在無法相信趙木棉這次是不小心的。當然了,趙木棉一定會說自己只是好心眼地想把湯端給她,一不小心才潑到了她面上去。

可這哪裡有人一手滑就都手滑到她臉上去的,真是一滴都沒有浪費。

蘭花兒十分糾結地想了想,覺得自己還是沒有辦法原諒這麼一個專門要毀她臉的女人。

要她到外邊去的話,說著不原諒。可到底還是要在人家面前做個姿態的,現在讓她去端著個態度說原諒,她覺得實在是有些太過為難自己了。

可要是讓臧狼直接把人打出去。蘭花兒又覺得實在是有些太便宜趙木棉了。

憑什麼這人差點兒要把她給弄毀容了,還讓這人被打出去就完了呀。她心裡邊覺得彆扭,又不想到外邊去,乾脆就慢悠悠地躲在屋子後邊的廊子裡頭偷聽外頭的情況。反正在到前邊屋子去之前,灶間和前屋之間還有一條短短的走廊。讓她可以在裡邊站著偷聽的。

「你這死丫頭,剛才你堂弟還在那呢,你就一碗湯過去了,要是傷著你堂弟了怎麼辦。」

「你講的這是什麼話。阿棉這哪裡能是故意的,她就是好心,想要把湯端過去給阿蘭的。這不過是手滑罷了。她哪裡有什麼壞心思的。你這樣講,可也不怕傷人心啊。」

蘭花兒一走到廊上,馬上就聽到了外邊屋子裡頭爭吵的聲音。

臧狼一句話也沒講。趙木棉也是沉默著的,好像就只有趙春玲和大阿公一邊在互相指責著。不知道是阿虎還是阿寶的哭聲就像是這次爭吵的伴奏一樣,哇哇嗚嗚的,也沒有人搭理,刺耳得很。

蘭花兒聽了一會兒。除了覺得有些膩味以外,又突然覺得有些好奇了起來。

她一直沒有聽到趙木棉開口。突然就在想,趙木棉現在不知道是怎麼樣的一個表情,又會說什麼呢。

要說,蘭花兒覺得自己好像從來沒有招惹過趙木棉。之前到本家去的時候,蘭花兒曾經和趙木棉說過一次話,可也就只有那麼一次罷了。雖然那次趙木棉被她說得滿臉通紅地躲開了,可趙木棉總不至於因為那樣,就把她給記恨上了吧。

而且這次趙木棉到家裡邊來以後,兩人連話都沒有說上一句的。

蘭花兒自問自己做得並不差,一直在後邊忙活,就是為了要給本家的幾個人準備一頓飯,給的吃食也不差。

她實在有些想不出來,趙木棉為什麼好像一直對她帶著深深的敵意。

蘭花兒在後邊想了想,又權衡了一下,最後還是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外邊去。

不過,她可不敢再站到趙木棉面前去,一踏進外邊的屋子,她就趕緊三步並作兩步地走到了臧狼身邊,一下子就躲到了臧狼身後去了。

趙木棉原本是一直低著頭的,看到蘭花兒走出來的時候,突然猛地一下子就抬起了頭來,眼神裡邊都帶著一些怨恨的,將蘭花兒看得莫名地打了個寒顫。當她看到蘭花兒拉著臧狼的衣擺,整個人都縮著躲到臧狼身後去以後,她眼睛裡邊都像是快要噴出火來的一樣。

那眼神裡邊帶著深深的怨恨和悲憤,真讓蘭花兒在心底狠狠地打了個顫兒,就覺得好像是自己搶走了趙木棉的男人似的。

還沒等蘭花兒反應過來,趙木棉已經尖著嗓子開口了:

「我就是故意的,潑她這個小狐精。她算什麼玩意兒,連族譜都進不了的,在家裡邊藏了個男人養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