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一百六十一燈會【三更】

一百六十一燈會【三更】 (1/2)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6-16 09:31  字數:3484

蘭花兒總覺得這麼進場一次,就跟脫了一層皮似的,而且還是被剝皮了。。

她就是以前不知道這燈會有多麼的火爆,這麼來一次以後,光是進個門,她就知道這燈會實在是個受歡迎的活動。估摸著是這古代的時候也沒什麼好的休閑娛樂活動,這元宵燈會又整好碰上大家都閑著的時候,所以來的人就格外的多。

而且聽說還兼有著相親和以詩會友的功能,還能免費將獎品抱回家什麼的,來的人自然就更多了。

蘭花兒都生生地被擠出一身汗來了。這大冬天的,她進門了以後伸手摸了摸額頭,上邊密密麻麻的一層汗珠。

她伸手拉了拉臧狼的手,發現之前臧狼撐著外邊人群的手都有點兒微微發抖的。方才旁邊壓過來的人群力道太大,就他這樣的,都費了好大的勁兒,才一直給蘭花兒撐出個空間來。這還得虧他們是順著人流走的,不是要往外擠。

要想往外擠,估計臧狼現在是真的連手都舉不起來了。

蘭花兒一進門就扭頭往旁邊看了。

不過這時候四周人多得厲害,又已經都黑了下來的,雖然旁邊有好多燈籠照著的,可還是不比白日,哪裡能看到改花和狗蛋在哪裡。

她環視了好久,最後也只能放棄了。想著自己和臧狼先逛一回,到時候再各自回去睡覺的地方就是了。

臧狼跟著蘭花兒進去了之後,也又周圍望了望,大概也是想找改花和狗蛋吧。等周圍看了一圈也找不到人以後,這才將頭低了下來。

他一低頭,就抽了抽手:

「小娘子……」

蘭花兒愣了愣,這才想起自己現在還兩隻手捉著臧狼兩隻手的,姿勢看上去無比的怪異。她趕緊把其中一隻手給鬆開了。一手拉著臧狼的就往前邊走。

臧狼愣了愣,又往回扯了扯手,小聲地又喊了一句:

「小娘子。」

「啊?怎麼了……你要讓我鬆開么。不要不要,這人這樣多的,方才我就是拉著阿哥的衣袖的,結果一下子就被衝散了。你瞧我現在一個人在這裡邊逛的,你能安心么。拉著嘛,又沒人盯著咱看。」

臧狼伸手撓了撓頭,好像還是有點兒不知所措的。可是望了望周圍來來往往的人群,最後還是安安靜靜地給蘭花兒拉著了。

這燈會裡邊的人的確是多了一些。他生怕蘭花兒真就丟了,默默地就握緊了蘭花兒的手。

不過看他的樣子,一點兒不像是來逛燈會的。反而像是條被主人牽著出門的大狗——而且還是那種性子沉默內斂的大狗子,一點兒不喜歡往人多的地方湊的,只是為了陪主人出門,才勉強被牽上牽繩,默默站在旁邊要保護主人的。

蘭花兒回頭看了他幾次。總覺得他在這麼個人來人往的地方一副拘束不安的樣子。看臧狼這麼個模樣,她都想著要不要直接領著人就回去算了。可後來一想,臧狼要是一直不接觸人群的話,估摸著永遠也就是這幅德行。要想他更放開一些,還是要讓他多跟外邊的世界接觸的,所以就乾脆拖著臧狼。邊走邊玩兒。

燈會佔地並不算十分大,大概也就兩三畝地的地方。可裡邊商鋪實在多,他們才剛走了一點兒距離。就已經看到了好多賣燈籠的攤位。自然也有賣小吃的,都是些零零碎碎的東西。有炸的也有烤的,甚至還有賣糖果和糖葫蘆的。

蘭花兒跟臧狼一起在旁邊盯著那糖葫蘆瞧了好久,最後蘭花兒實在是忍不住了,過去一人給買了一串。臧狼在旁邊搖手說不要不要的。被蘭花兒瞪了一眼,只能默默地將糖葫蘆給接了過去。

自然也有賣燈籠的攤位。

燈籠是用竹條和柳條給紮起來的。外頭用彩紙糊成各種各樣的形狀,好看得很。

蘭花兒總指著些奇形怪狀的燈籠讓臧狼瞧,臧狼在旁邊小聲地講:

「小娘子,我也會做。」

蘭花兒就在旁邊笑他:

「我知道你肯定會扎,可你做得有人家做得那樣好看么。哎呀,那個燈籠還會自己轉兒呢,那是不是叫跑馬燈的?我以前聽說過有這樣的,還沒見過真紙糊——真做出來的呢。」

臧狼在旁邊捉了捉她的手:

「能做得比這還好看。小娘子你要買?」

蘭花兒想了想,倒真覺得有興趣了起來。就探著身子過去問了價錢。

那賣家都一臉笑眯眯的,大概也沒有看到蘭花兒後邊拉著個臧狼的,就說:

「普通的給三文,轉燈的要五文。小娘子好福氣,要不要買一個回去,看看能不能在這兒給碰上有緣人的咯?不是我說呀,要買就買好看的,到時候配上對兒了,也能配上個好點兒的人物是不是。你給買了以後,我們還給你再上點兒油,能亮好久的咧。」

蘭花兒一聽就給笑了出來,覺得這些人賣東西也真挺有趣的。不過想想也是,這邊的人要是真將那種偶爾的巧合事件給當真了,想著要發展什麼的,自然會希望自己遇到的對象什麼都優秀。既然是這樣的話,說不得也就捨得花多兩文錢,給買個好點兒的燈籠了。

要是連燈籠都只捨得買便宜的,家裡邊的情況能好到哪裡去?

不過,估摸著也有覺著便宜燈籠就是和眼緣的,或是家裡邊的確不那麼富裕,想著要找個門當戶對的。

蘭花兒倒是挺喜歡那個轉燈的,只是嫌略貴了一些,就笑著擺了擺手。那賣家也不惱,朝她笑了笑,就跟著去招呼旁邊的客人去了。

賣燈籠的攤子十分多,一路上幾乎排得滿滿當當的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