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一百一十九就是噁心你【三更】

一百一十九就是噁心你【三更】 (1/2)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5-24 07:40  字數:3406

divlign=ener>

「?!你家的也在鎮上私塾裡邊?」

趙春玲顯然沒有想到趙家居然也有能力將人供到鎮上的私塾去,頓時就大吃了一驚。她以前一直趙改花和狗蛋都在鎮上,卻以為那兩都是在鎮上打短工掙錢的,從來沒有想過狗蛋居然是在鎮上私塾裡邊上學。

因為本家那邊供著一個在私塾裡邊的,所以趙春玲也要供一個人到鎮上私塾去是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就算是人供了,也並不代表著一定就能通過鄉試。

她愣了愣,可馬上就反應了,眼神也跟著變了變:

「喲,還說這是沒被富貴人家看上呢?要不是被鎮上的貴人瞧見了,你們趙家哪裡能有這樣的富貴,能將你阿弟送到鎮上私塾去。嘖嘖,我說你這娃子哪裡來的這樣傲慢呢,原來是勾上了個大方的。也不愧是柳燕燕的女兒呀,連發家的方式都是一樣的。」

這話講得難聽,蘭花兒卻根本懶得去反駁。

首先她根本沒有搭上富貴人家。是得了兩次賞,不過那都是她應得的。還有一次給家裡招了偷兒呢,其實到手的也沒有多少。覺得錢多,不過是因為村裡邊的人太窮罷了。

而且趙家的柳娘子的確是個紅姐兒,旁人不,本家的人和蘭花兒當然是的。既然是事實,蘭花兒也就沒想著要說。

橫豎那也不是她親娘,只要趙春玲不是講得太過分,她也不想因為這種事情動肝火。

臧狼倒是覺得有些不高興的樣子,蘭花兒本來想伸手摸摸臧狼的腦袋,後來根本不夠高,只能又像之前那樣,拍了拍臧狼的手背,小聲講:

「沒事兒的,不管她。要是她每次說咱都給個大反應,那不是抬舉了她。趙家和我的確是有個紅角兒的阿母。又不是丟人的事兒。阿狼你看我長得好看么,可都是阿母傳下來的樣子呀。」

臧狼本來就不太覺得紅角兒是壞事。只是趙春玲講話難聽,他才不高興的。現在見蘭花兒都不在意,就點了點頭,也不再搭理後邊的趙春玲了。

趙春玲以為說得有道理,蘭花兒不敢接話,因此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在後邊絮絮叨叨地自說自話。還一邊教訓阿虎,繞著個彎兒說蘭花兒不好。

蘭花兒是無所謂的。她原本就不喜歡阿虎,都沒有想著要給阿虎做好吃的。剛才也是看著阿虎巴巴跑的份上,這才逗了他一下。既然現在人被趙春玲捉了,蘭花兒也整好樂得不再去搭理那個小娃子。

阿虎好像還是惦記著蘭花兒講的好吃的,可他又掙不脫趙春玲的手,只能淚眼汪汪地跟在後邊,還一副不高興的表情看著被臧狼抱著的阿寶。

在他心裡邊,大概是覺得阿娣好不容易答應了要給他好吃的,結果卻被他阿母拖了,所以他還在用一種委屈的眼神看著趙春玲。

趙春玲自然沒有注意。要是注意到了,大概會更氣得厲害。

蘭花兒在和關雎方甯嬡分手之前,就已經給她們講過了,讓她們先家去以後,就將家裡邊存著的都給收一收,不要放在外邊顯眼的地方。所以帶著趙春玲以後,屋子裡邊的確是空蕩蕩的,幾乎都沒有可以帶走的。

趙春玲一進門,果然又是照例地在屋子裡邊巡視了一圈,卻沒有像之前那樣看到有野味和晾著的熏魚,連雞窩那邊的雞都不到哪裡去了,不由得也愣了愣,轉頭問蘭花兒:

「你家裡邊的呢?」

「家裡的都在這了。姑母這是要找?不過,原本就是我家的,姑母要找來做。」

蘭花兒這麼一問,趙春玲倒是被噎住了。她又不能直接講說要找帶家去,只能沉著臉,一屁股做到了旁邊的凳子上。

關雎馬上走了,將趙春玲之前濕了換下來的衣服遞了,笑眯眯地講:

「她姑母,還是趕緊換了衣服家去吧。夜路不好走咧。」

「?!」趙春玲一瞪那衣服,聲音就拔了起來,「你們這是要趕我走?!喲,我就說你這關的不是個好。這是誰家呀,這不是花兒的家么。你這是哪裡來的人,就敢對著我這個長輩指手畫腳的。」

蘭花兒在旁邊聽了,差點沒「噗嗤」一下笑出來。她都不趙春玲是真的蠢還是的,到現在這個時候,還敢跟著關雎擺譜么?

關雎倒是沒跟趙春玲生氣,只是將衣服塞到了她手裡,淡淡地講:

「還是換了趕緊家去吧。不然哪裡能趕得上晚飯。」

趙春玲扭頭往蘭花兒那邊瞪,卻只見蘭花兒抱著阿寶,轉身就走到灶間裡邊去了,擺明就是一副不搭理不管不問的態度。趙春玲眼珠子轉了轉,馬上又找了個借口:

「花兒將我的娃都抱走了,難道我能自個先家去?」

蘭花兒馬上從灶頭那邊喊了一句:

「我這是給阿寶拿些吃的在路上吃咧。家裡邊也就這麼點兒了,你要是不高興他要,我就不給了。你瞧,家裡邊就是都沒有,你不要,我還省下來了唄。」

趙春玲一頓,顯然沒想到蘭花兒會這樣回答。

她倒是還想瞎鬧,可是看著臧狼坐在旁邊,最後還是把話給咽了下去,讓關雎帶著她到後頭房間換衣服去了。

換衣服的時候,她還因為實在是氣憤,故意在林大娘的衣服上扯出來了好大一個口子,然後地將口子個疊著藏了起來。想著等蘭花兒直接把衣服還的時候,讓蘭花兒給丟個大臉。

她將那套衣服給疊好了放在房子裡邊的炕上,心裡邊不由得得意起來。

只是,她原本是想在趙家蹭個飯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