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一百一十五麻煩【二更】

一百一十五麻煩【二更】 (1/2)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5-24 07:40  字數:3455

divlign=ener>

蘭花兒以前完全沒見過臧狼露出這種眼神來。在她面前的時候,臧狼一直是那個溫厚的大狗子模樣,就是她第一次見到臧狼的時候,臧狼渾身上下都是傷的,他的眼神也還是很平和的。甚至在看到楚江開的時候,還是帶著點兒喜悅。

而且之前趙春玲上門的時候,他雖然拎了根扁擔攔在門外,可他當時的態度也是十分認真的,也不是像顏大郎那種二話不說就動手的。

所以蘭花兒一直覺得,不管樣,臧狼都不像顏大郎那樣銳利有殺氣,而且應當是是那種性子非常隱忍的人,一點兒不帶兇狠的。

這次突然看到臧狼眼神一利,就連蘭花兒都跟著嚇了一跳。

臧狼只是低頭看了一眼蘭花兒臉上的傷,再抬起頭來銳利地瞪了趙春玲一眼。

蘭花兒估摸著趙春玲都好被嚇得腿軟了吧。

然後在誰都還沒反應的時候,臧狼已經沖了,一腳踹在了趙春玲的肚子上。

以前只臧狼力氣大,可到底大到了程度,蘭花兒一直是沒概念的。這次她才真正的意識到臧狼的武力值是樣的。

趙春玲雖然算不上特別壯的,可好歹也高啊,整個人分量在那兒的,被臧狼一腳踹,居然整個人被踹得倒摔了出去。

蘭花兒完全被臧狼那副兇狠的樣子給嚇住了,呆了呆,第一個反應就是衝上拉住臧狼的手,將他摁住不讓他再跑上前邊去揍人。

她一下子衝出去倒不是擔心趙春玲會樣了,而是……她沒有想到臧狼一出手就這樣狠。這要是真鬧出人命來了,臧狼豈不是要去償命。而且趙春玲這人雖然一肚子壞水,可也不至於真就要被打死。

臧狼倒其實很冷靜。沖踹了趙春玲一腳以後,只是冷冷地看著她抱著肚子躺在地上呻吟。

蘭花兒跑拉著他的拳頭,他的眼神才緩了緩,低頭看了看蘭花兒,就講:

「你敢再碰小娘子,我殺了你。」

還是那種非常認真的語氣。

可這次趙春玲估計不敢把他的話當成是單純的一句話。

方才臧狼的動作太快,快得其他人都沒反應。趙春玲都來不及尖叫,旁邊兩個娃子也被嚇住了,獃獃愣愣的樣子,連哭都忘記了。

蘭花兒也不該辦才好,她自然不會說些「算了」之類的話,卻又實在不希望臧狼再繼續,只能拉住臧狼的手,輕輕磨蹭,希望他消點兒氣,甚至都忘了她不能和別的男人這樣親熱的。不過在場的也沒有人注意到這些。

趙春玲縮在地上小聲的呻吟,也不人樣。

最後還是藍渡走拍了拍臧狼的肩膀,小聲地講:

「行了。別管她,讓她。」

然後就和蘭花兒一起,將站在那兒的臧狼給拖開了。

等將臧狼從趙春玲身邊拖開去了,蘭花兒這才覺得一陣脫力。這好像是她兩輩子加起來,第一次看到有人這樣狠地打架——不對,這都不能叫打架了,只不過是單方面的揍人罷了。而且原因還是因為她。

她到現在心跳都還停不下來,又忍不住回頭望了望躺在地上的趙春玲,和旁邊兩個嚇傻了的娃子。

藍渡在旁邊看到蘭花兒一副心神不定的樣子,就跟她說:

「沒事的。阿狼有分寸,那人躺著裝死罷了。」

蘭花兒「啊」了一聲,回頭看了一眼趙春玲,又看了一眼藍渡,這才又扭頭去看臧狼。

臧狼的眼神已經完全恢復了,伸出沒有被蘭花兒拉著的手,撓了撓頭,講:

「我沒敢下死手,怕連累小娘子。小娘子要,我補一腳。」

這話說得,感情他只要再補一腳就能把人踹死啊?

蘭花兒趕緊搖頭:

「給點教訓就是了,仔細鬧出大事來還更麻煩。」

臧狼答應了一聲,又低頭看了看的手。蘭花兒還一直沒有意識到她異常親密地牽著臧狼,臧狼盯著看了看,臉色微微紅了一些,居然也沒有掙開。

顏大郎本來就是個狠的,連關雎都好像對臧狼做的事沒感覺。

只有方甯嬡帶著有些擔憂的眼神往趙春玲那邊看了幾眼,卻也是都沒說,只是靜靜地將她們放在籃子背簍裡邊的吃食取出來了,分到各人手裡邊去。

蘭花兒拿著吃的,心思卻完全不在飯上邊。她總是忍不住地往趙春玲那邊看。

到她看不第幾次的時候,突然趙春玲已經爬起來了,連威脅的話都不敢放下,非常狼狽地走了,還差點兒就忘了旁邊兩個小娃子。

蘭花兒突然覺得臧狼做得有些——至少嚇著阿寶了,讓她覺得有些愧疚。而且看到趙春玲這副樣子,又真挺讓人可憐的。

不過她馬上又想起來,臉上還有些火辣辣的呢。

她就嘆了口氣,終於專心地將飯給吃完了。

整個聚餐的環境居然一點兒不壓抑。好像除了蘭花兒以外,都沒有人在意臧狼剛才做的事。

蘭花兒忍不住在心裡邊嘆了口氣:難道真是她太沒見過世面么。

她倒是想開口問問臧狼的,可看他們都一副「剛才特別事情都沒發生過」的樣子,她又覺得真問出來,只能顯得傻。

臧狼倒是皺著眉頭把她臉上的傷看了一遍又一遍,又問到底是回事。

用不著蘭花兒開口,關雎已經先將事情都講了。又嘆氣說是的,沒把蘭花兒給護好了。

方甯嬡在旁邊講了蘭花兒手臂上帶著的傷,臧狼就跟著撓了撓頭:

「踹輕了。」

顏大郎也跟著在一旁冷著張臉:

「還能爬起來,踹太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