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一百一十四受傷【一更】

一百一十四受傷【一更】 (1/2)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5-24 07:40  字數:3445

divlign=ener>

蘭花兒直接就愣住了。

她一直覺得關雎是個沉穩冷靜又懂交際的娘子,有種她無法企及的成熟心態。換成她的話來講就是——關雎是多麼氣場強大的一個御姐呀。她實在是想不到,關雎居然會做出這樣衝動的事情來。

而且那瓢水都全部潑到了趙春玲身上去以後,關雎還是那副淡淡地笑眯眯的模樣。直到呆愣的趙春玲也跟著反應抬起頭的時候,她才換了一幅詫異抱歉的表情,講:

「呀,對不住,我這就手滑了呢。該死……阿蘭,這要辦才好。家裡邊也沒有合適換的衣服呀。阿蘭趕緊帶你姑母到外頭去借一身衣服換了吧。這要是風寒了該才好。」

「你……你……!」

趙春玲渾身上下都濕漉漉的,頭髮尖都在往下滴水,一副氣得不行的樣子。可就是這樣,她也沒有辦法直接向關雎發作。嚷嚷著罵吧,關雎就在旁邊跟著道歉,說真對不起。指著她說「你這是故意的」,關雎又露出一副無辜的表情來。

「哪裡的話。我這是真想要給她姑母勺點兒水燒了喝咧。我實在是不,會是故意的呢。哎,還是趕緊地讓阿蘭帶你到旁邊去借一套衣服,仔細生病呀。」

方甯嬡好像早就了關雎會做這樣的事,臉上連一絲驚訝都沒有,安安靜靜地將灶頭上的都收拾了,又伸手推了推有點呆愣住的蘭花兒,講:

「阿蘭,都收拾好了。趕緊準備出門吧。阿渡他們好餓了咧。」

蘭花兒「哦」了一聲,趕緊將臉上幸災樂禍的笑容給收了,低頭拎起其中一個籃子。

沒辦法,她實在是覺得太解氣了。

她不幻象過多少次給趙春玲一點教訓的。

只是剛開始的時候她年紀小身體弱,和趙春玲這樣粗壯的一個成年婦人衝撞,絕對是她要吃虧的——剛才她被趙春玲捏過的手臂,到現在都還疼著呢。

後來因為趙春玲帶了個年近半百的四阿公上門,也算是本家的長輩。而且說的又是扶靈的事兒。她再不樂意,也不能做些。

現在關雎完全算是一個外人,她就是做了,趙春玲也不能賴到蘭花兒頭上去。

倒是跟在趙春玲身邊的阿虎有些被嚇住了。抬頭看了看關雎,又扭臉看了一眼身上一邊滴水一邊面色猙獰的阿母,突然「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蘭花兒一點兒都不喜歡那個蠻橫的小娃子,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安慰他。只是輕輕拍了拍蹭在她身邊的阿寶,將小傢伙安慰了一下。

「你你……你這個……」

趙春玲氣得都結巴了起來,也不管身邊哇哇大哭的阿虎,伸手指著趙春玲,只是都不該罵才是。

蘭花兒趕緊上前去圓場,說:

「姑母不要生氣,雎雎會故意潑你呢。還是快些到外邊去找衣服換了吧。家裡邊可沒有人的衣服是合適你穿的。」

趙春玲原本就氣得要命,又被關雎的氣勢壓著,不該發泄才是。這會兒一看蘭花兒靠近了,突然咬了咬牙,一手就往蘭花兒臉上扇了。嘴裡邊還狠狠地罵道:

「你這小蹄子,一點兒不學好。在家裡邊交的都是人?!」

蘭花兒這次是真沒想到她會這樣一副癲狂的樣子,完全沒有準備,一下子就被狠狠地扇到了臉上。

所有人都跟著愣了愣。

蘭花兒只覺得臉上一熱,連眼睛都跟著熱了起來。

她一抬頭,就看到關雎和方甯嬡擔憂的眼神,還有趙春玲臉上掩不住的興奮。她這才有些反應了,是被扇耳光了吧。

所有人包括她都以為她會哭出來的,可她卻覺得……意外的冷靜。

眼眶紅了紅,不過是因為對疼痛的本能反應而已。

她眯了眯眼睛,小聲地講:

「既然是這樣,姑母隨雎雎到旁邊借衣服去好了。我和阿甯隨後就跟。」

趙春玲扇了蘭花兒一個耳光,原本正在洋洋自得的,覺得終於威風了一次,將蘭花兒的氣焰給壓下去了。可一回頭就看到蘭花兒冷冷淡淡地看著她,不由得怔了怔。

蘭花兒卻完全不搭理她,扭頭對著關雎講:

「雎雎,你先帶姑母去向林大娘借一套衣服換上。換下來的直接讓林大娘幫忙晾著吧,到時候換再走就是了。累雎雎你了,我和阿甯收拾點,鎖上門了,馬上就跟。」

關雎還皺著眉頭,聽蘭花兒這樣一講,還頗為擔心地看了看她。看了一回,覺得蘭花兒這是真的十分冷靜,才點頭答應了。

趙春玲原本還想刺上蘭花兒幾句的,可蘭花兒和關雎講完那句話以後,就完全不搭理別人了,簡直當趙春玲不存在一樣,拖著方甯嬡就到了後邊去。趙春玲渾身濕漉漉的,難受得緊。

關雎又一副愛跟上不跟上的樣子。

她就覺得無奈,只能扯著兩個娃子,罵罵咧咧地跟著關雎出門去了。

方甯嬡被蘭花兒拖到了院子後邊去,馬上一臉擔心地看著蘭花兒紅腫起來的臉頰:

「阿蘭,你臉上……疼么?趕緊用冷水敷一敷,仔細要腫起來的。」

蘭花兒回頭看了看方甯嬡,突然就笑了起來:

「不,不用處理,就這樣直接出門去。我牽你到後邊來,不過是不想這樣快就出去。阿甯,你看我眼眶還紅著么?」

方甯嬡愣了愣,有些鬧不懂蘭花兒的意思。可也仔細瞧了瞧蘭花兒的眼睛,小聲講:

「眼眶……還有一些紅,不大明顯了。」

蘭花兒「哦」了一聲,先是扯開了的領口,將肩膀露出來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