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一百一十三懲潑婦【三更】

一百一十三懲潑婦【三更】 (1/2)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5-24 07:40  字數:3399

divlign=ener>

關雎看著蘭花兒臉色猛地變了個樣,也忍不住在旁邊跟著詫異了起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蘭花兒這種彷彿要爆發出來一樣的表情。

蘭花兒多想就假裝不在家裡邊,將人擋在屋外去。

可趙春玲也不是第一次來了,根本不給蘭花兒關門的機會,就先自開門走了進來。

蘭花兒一看,差點兒沒憋過氣去。

這人果然是厚臉皮的典範。這次的時候又帶了兩個小娃子,估摸著又是打秋風來了的。蘭花兒都要懷疑起來了,趙春玲家難道就沒點兒事的,一天到晚的除了打秋風就沒有別的念頭。

阿寶倒還記得蘭花兒,跌跌撞撞地撲,甜甜地喊了一句「阿娣」,笑呵呵的,口水跟著就流了下來。

蘭花兒看趙春玲完全不搭理阿寶的樣子,實在是沒法子,只能從旁邊拿了塊布巾,給阿寶擦了擦臉。

跟在趙春玲旁邊的阿虎也跟著流口水。不過他流口水可不是因為年紀小,而是被鍋裡邊傳出來的香味給誘得流起口水來。蘭花兒本來就不大喜歡這個好吃好鬧的堂弟,他又是站在趙春玲旁邊的,蘭花兒乾脆就不搭理他了。

趙春玲卻好像一點都察覺不到蘭花兒的不高興,還一臉笑容地,問:

「哎呦,花兒這做的好吃的呀?你這樣惦記著阿寶,我就帶著他來看你來了。怎地這樣熱鬧,又燒了這樣多菜。你這是姑母要,特地給燒的吧。」

蘭花兒在心裡邊吐槽了一句「誰要給你這種人特地燒菜啊」,一邊也扯了個假笑,迎了上去,講:

「哪裡的話,這菜都不夠我們自個吃的咧。姑母你這次來得可真不是時候。家裡邊來了客人,最近都忙亂得很,沒法子招呼姑母了。這人多又亂得很的,可沒法子留你過夜。就是留個飯,這燒的飯菜也不多了。只有稀粥。姑母若是不介意,就留下吧。」

她這樣一講,趙春玲果然就皺起了眉頭來,一邊打量著關雎和方甯嬡,一邊講:

「喲,這是大人物呀,稀罕成這樣?本家的親戚都顧不上了,要先討好幾個外人……咦……」

趙春玲話講了一半,等看清了關雎和方甯嬡以後,一下子就瞪大了眼,臉上的神情也瞬間變了變。也不管關雎和方甯嬡在旁邊一副已經不大高興的神情,一步就跨到了蘭花兒身邊去,非常粗魯地伸手扯了蘭花兒的胳膊一下,將蘭花兒拉到了一邊去,急急忙忙地問:

「這是那貴人派下來的人?嘖嘖,這樣標誌的娘子……貴人又給你許了?這也是給你當使喚的人吧。你還想瞞著我……瞞著本家的長輩?!」

說道後邊,趙春玲的聲音都有些尖銳了起來。

蘭花兒看她那副猴急的樣子,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又覺得手臂上被她拉扯的地方痛得要命,都不是不是淤青了,便怒道:

「你胡說。這兩位都是村裡邊的娘子,都已經成家了的,哪裡是你說的那樣,不覺得折辱人家么。我不你們從外邊聽了話,可我哪裡有被貴人看上。要是看上了,我天天守在家裡邊等著你們上門來撒潑?早搬出去了。」

一邊說著,蘭花兒就一邊掙扎著想要從趙春玲手裡邊掙出去。

趙春玲一愣,沒想到蘭花兒會直接講出這樣撕破臉皮似的話來。之前她和蘭花兒接觸了兩次,覺得這小女娃子雖然不是個會吃虧的,卻也很要臉面,總不會跟她真的鬧起來的。所以她才這樣放心大膽地又準備到趙家來打一次秋風。

她都已經想好了,這次,必須要住個四五天的,然後逼著蘭花兒拿出好來,甚至是要付她銀子,她才慢悠悠地離開。

之前顏大郎和臧狼雖然都對她很不客氣,可也沒有真的就對她樣。所以她一直認為只要厚起臉皮來,蘭花兒就對她沒辦法了。

現在突然見到蘭花兒強硬了一些,她臉上也跟著不好看了起來。特別這還是在外人的面前呢,蘭花兒就這樣不給她臉。

「你這小蹄子講的話。你這又臟又爛,村子又遠,每次上門連口水都沒得喝,好似我願意要到你門上來看你一樣。要不是想著你一個孤女在村裡要受欺負,我好大老遠地跑看你?真是個不知好歹的。」

趙春玲「哼」了一聲,一臉理直氣壯地講。手上卻是把蘭花兒抓得更緊了,一點兒都不放開。蘭花兒痛得都好覺得她是故意的,一副要捏斷蘭花兒骨頭的樣子!

幸好關雎和方甯嬡只是微微愣了愣,見蘭花兒一臉難受的樣子,馬上就回過神來走上前去。

關雎也是滿臉的笑容,講:

「這是阿蘭的姑母呀。遠來是客,這可要多加兩道菜了。走了好遠的路,快讓阿蘭去給你們倒口水吧。」

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去將蘭花兒從趙春玲手上給「拔」了出來。

蘭花兒痛得眼淚汪汪的,不過倒不至於因為這麼點兒小事就真哭出來。

趙春玲一講話,蘭花兒反都冷靜了下來。她趙春玲這樣的人最愛顛倒黑白是非,明明是她要上門打秋風,這樣隨口一講,反而成了蘭花兒是惡人。

可惜臧狼和顏大郎都不在,只有她們三個婦道人家在屋裡邊。真要打起來,也不關雎和方甯嬡會不會幫忙的。

蘭花兒在一邊想著,關雎已經把話給接了。

笑著將介紹了一遍,又講:

「可惜她姑母來得真不是時候。我們這就要將飯送到地頭去。男人在外邊幹活兒,我們總不好將男人就餓著。送完了還要幫忙的,阿蘭到底是沒招呼呀